第二天早上,廟祝便到了揸匙人家,幫他驅除身上的邪氣。然後便一起到烏溪沙處理朋友的住宅。到了烏溪沙後,大家都推說不方便聽到屋主的私隱,便提議到附近商場的酒樓閒聊,等廟祝與屋主辦完正事後再閒話午餐。其實一眾凡人朋友,都怕惹鬼上身,無膽捱義氣,一同上樓面對!

大家在酒樓閒聊,有位經常留意靈異事件的朋友便吹水說:「烏溪沙以前是日本軍營,死過很多人,好猛……另外這處是填海地,運過來填地的泥沙,不知有甚麼?」時間過了約90分鐘,廟祝與屋主便一同到了酒樓,屋主便說:「真的好可怕,那天晚上我回到家睡覺,總是聽到門邊有唧唧聲,初時我以為有風,但分體冷氣機基本上十分寧靜,而且又沒有開窗,門不應該有聲。第二晚我用門塞將所有門頂實,但整晚也聽到門邊的唧唧聲,間中更聽到皮靴的踱步聲,整晚辛苦地在恐懼中度過,幸好今天有人解救,卻不是你們這班……」

廟祝便說:「我一到她家,開門便見到兩個日本兵,除了他們,還有些跟著她去了外國,所以她由年初便事事當黑,美國公司那邊還有人偷她的東西。這些流落異鄉的軍人,多年來都尚未輪迴,仍然流連在這區。一個住宅新與舊,其實與有沒有靈體滋擾是無關,新樓新屋苑,一樣可以有問題。這個屋苑是新填海落成,填海時,亦壓死不少眾生,運過來的泥,乾淨與否,更沒有人知,有時問題便因此出現。」很奇怪,廟祝對香港的地理發展一無所知,卻一入門便對屋主說這是填海地所起的屋苑,更說有日本兵卻不說有英國兵,是她分身聽到我們在酒樓的閒聊內容,還是神真的無處不在,能知過去未來?

大家看著屋主的氣息,額頭與眼眶間的暗灰色也減退了很多,另外再問揸匙人感覺如何,他說這兩個多月,很久已未試過如此精神。是心理因素,還是其它原因,兩人表裏都有好轉?人有三衰六旺,身體也有陰陽強弱的變化,似乎大家都應該好好愛惜自己,時時刻刻保養好精氣神,精衰氣弱神缺,自然易受風邪。廟祝說:「大家可能覺得很迷信,搬遷必須擇日揀時辰入宅,這其實相當重要,為甚麼要有良辰吉日?有好日子自然一切順風順水,順順利利,如果偏要不信邪揀破日或病日,只能保祐你可以逢凶化吉。有好日子才能過好日子,懂嗎?」聽完,是命裏有好日子,還是真的有好日子?虛心受教,如果心理上安心,行動上不難,照做又有何不可?

原本今次廟祝到港,是要幫助另一朋友看家宅,他一家三口,同樣也是今年初新居入伙,可是入伙後,爸媽女兒都同時患病,很可惜,人未趕及到他們家看望,那位爸爸便已去世。女兒到賓館詢問廟祝,原來未過七七四十九日,她不能親身到她家處理幫忙,但卻在神思中看到她家黑兵充滿,異常晦暗,無奈必須過了這幾星期後,才可辦事。紅塵俗世,真真假假,虛虛實實,表裏有何意義?大家無非也是想過點平凡好日子,小一點傷心感而已。以香港現時樓價高企,想找安身立命之所也非易事,「住宅」,真的可以「住而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