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田園風光聞名的元朗南生圍,其中熱門景點「婚紗橋」所在的漁塘,自近日起水位急降逾米,「婚紗橋」橋躉外露,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有該區義工透露,漁塘水位急降是自從上次十號風球後,山貝河河道淤塞致河水無法倒灌入漁塘中造成的。

大紀元記者今天早上到現場發現,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婚紗橋」橋躉外露,部份塘底淤泥已露出水面,塘邊和水閘中可見有多條死魚,偶爾傳出臭味。漁塘中上千條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據了解,該漁塘中的魚群以鰂魚為主。漁塘由於水量大幅流失,水中含氧量下降,故魚群需要探頭出水面呼吸。

多年在南生圍做義工服務的根哥,早上到該漁塘邊修剪蘆葦草。他表示,如不剪去蘆葦草,魚兒在水中鑽進蘆葦草後會被困,無法脫身。

對於漁塘水位下降的成因,根哥解釋稱,漁塘的水是靠漲潮時,海水湧進山貝河河道而帶來的。但在今年八月的十號風球「天鴿」襲港時,「天鴿」為山貝河帶來大量泥沙,把河道淤塞,河床升高,海水湧入河道的水量變少,故無法帶來足夠的水源進入漁塘,造成漁塘水位急劇下降。

他又稱,本月由於退潮較多,漲潮大約要每隔兩星期才出現一次,加上今年氣候變化特殊,從河道帶來的水量較往年少,又適逢冬天水量減少,故漁塘水位明顯下降。除了從河道帶來水量外,平時只能靠雨水補充漁塘水量。

在漁塘連接山貝河的人工水閘上,清𥇦可見目前的水位高度,跟漲潮時的水位高度足足相差逾一米。水閘上亦出現多個破洞,塘中的水不斷外流。據了解,該水閘亦同在颱風下受到破壞。不過,根哥表示很難修復水閘,只能任由塘水流走。

不過,經常前來釣魚的陳伯,早上仍如常在「婚紗橋」釣魚。他不擔心漁塘有死魚,又稱漁塘水位下降時有發生,不覺得奇怪,表示會繼續在該處垂釣。

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昨午(28日)帶同地政總署和渠務署人員實地視察蘆葦田一帶水位下降情況,但尚未查明原因。渠務署表示會作出跟進。黃偉賢亦表示已通知業權人恒地,得到對方答允今天派員到現場了解情況。

南生圍熱門景點「婚紗橋」。(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熱門景點「婚紗橋」。(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熱門景點「婚紗橋」。(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熱門景點「婚紗橋」。(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婚紗橋」蘆葦田漁塘水位大幅下降,漁塘內的數千條鰂魚在淺水中不斷探頭出水面呼吸,瀕臨死亡。(陳仲明/大紀元)

塘邊的死魚。(陳仲明/大紀元)
塘邊的死魚。(陳仲明/大紀元)

經常前來釣魚的陳伯表示漁塘水位下降時有發生,會繼續在該處垂釣。(陳仲明/大紀元)
經常前來釣魚的陳伯表示漁塘水位下降時有發生,會繼續在該處垂釣。(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義工根哥解釋由於河道淤塞,造成倒灌入漁塘的水量不足,導致漁塘水位大幅下降。(陳仲明/大紀元)
南生圍義工根哥解釋由於河道淤塞,造成倒灌入漁塘的水量不足,導致漁塘水位大幅下降。(陳仲明/大紀元)

漁塘水閘被颱風破壞,出現多個破洞,加劇塘水外流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漁塘水閘被颱風破壞,出現多個破洞,加劇塘水外流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山貝河河道淤塞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山貝河河道淤塞情況。(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