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is his work so beautiful?
Are there Muses in his soul?
As grandeur as Pheidias’,
Or, as subtle as Praxiteles’.

— Di-Son Kuo, 2015

在希臘的三大美術領域——建築、陶繪和雕塑裏面,最精彩的莫過於雕塑了。精彩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希臘在雕塑方面所達到的美學成就,是後世兩千餘年來都無法超越的。

其二是希臘雕塑在那段時期驚人的成長速度。各位從我在這一集裏的分享,就可以看到:從公元前650 年到公元前450年這短短的兩百年間,希臘雕塑走過了在藝術成長上很長的一段路程。

在人類的藝術史上,我只能想到另外四個類似的例子:

    一、中國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書法;

    二、中國五代和兩宋時期的山水畫;

    三、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美術;

    四、歐美在十九世紀後半期和二十世紀初的美術。

正因為這麼快速地成長,所以藝術史家將這兩百年及隨後的一、兩百年劃分成幾個時期。而這些時期的名稱,翻譯成中文之後,容易互相混淆,所以我還是保持使用它們的英文名稱。

當希臘文明剛剛走出黑暗時期之初,希臘人開始從周圍比較沒受到黑暗時期影響的地區學習了美術和工藝。

在雕塑方面,他們最主要的學習來源,來自埃及和西亞,包含美索不達米亞地區。所以這個時期的雕像,受到這些地區的影響很大。

羅馬宙斯坐像,大理石和青銅材質,仿菲迪亞斯作品,收藏於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
羅馬宙斯坐像,大理石和青銅材質,仿菲迪亞斯作品,收藏於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

奧林匹亞宙斯雕像是一個巨大的坐像,高約13米(43呎),由希臘雕塑家菲迪亞斯(Pheidias,約公元前480年~前430年)於公元前435年左右在希臘奧林匹亞聖殿製造,並在那裏建立了宙斯神廟。
奧林匹亞宙斯雕像是一個巨大的坐像,高約13米(43呎),由希臘雕塑家菲迪亞斯(Pheidias,約公元前480年~前430年)於公元前435年左右在希臘奧林匹亞聖殿製造,並在那裏建立了宙斯神廟。

藝術史家給這個時期起了幾個不同的名稱,有些稱它為「Orientalizing Period」(東方風格時期,或美索不達米亞在希臘的東方),有些借用陶繪上的名詞,稱它為「Geometric Period」(幾何圖案時期),更有些藝術史家借用希臘神話故事,稱它為「Daedalic Period」。

我個人比較喜歡「Orientalizing Period」這個名稱。基本上,它從黑暗時期之後,直到公元前600 年。

從下面兩件這一座博物館對這個時期的收藏,可以看出:

    一、埃及雕像體態的僵硬;

    二、愛琴海地區遠古雕像常用的倒三角形面部;

    三、美索不達米亞雕像對頭髮和衣物的處理方式等的影響。

不過改變很快地就要到來了。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從公元前600 年到公元前480 年這一段期間,藝術史家稱之為「Archaic Period」(古風時期)。

在這一段期間裏,雕像由僵硬的體態開始轉變,變得逼真,而且活靈活現。原來併攏的兩腳開始變得一前一後,使重量的分配變得自然一些。體表肌肉的呈現,也開始受到關注。

許多雕像的臉上,都有一種既安詳、又帶些神秘性的笑容,藝術史家稱之為「archaic smile」(古風式的微笑)。(行雲提供)
許多雕像的臉上,都有一種既安詳、又帶些神秘性的笑容,藝術史家稱之為「archaic smile」(古風式的微笑)。(行雲提供)

雅典學院前古希臘知識和智慧女神雅典娜雕像。
雅典學院前古希臘知識和智慧女神雅典娜雕像。

臉部輪廓則比以前要寫實許多,頭髮也不再像假髮或髮罩。最特別的是,許多雕像的臉上,都有一種既安詳、又帶些神秘性的笑容,藝術史家稱之為「archaic smile」(古風式的微笑)。這種archaic smile,後來因為亞歷山大大帝東征而被帶到印度河流域,後續融入當地的腱陀羅美術(Gandharic Art),並從那兒成為傳入中國的佛教美術的一部份。直到今天製作的中國佛像的臉上,都還可以隱約找到archaic smile的痕跡。◇

──轉自作家行雲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