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愛吹牛的人,三百年前一碰面,就比起大小高下來了。過了這許多年,還比不出結果來。是「須彌山灰」小,還是「蚊子肝」大?看官來評一評。

《笑得好》*笑點:須彌山灰與蚊子肝比大小

甲乙二人相遇,各有惱怒之色。

乙問甲說:「請問兄台臉上為何有怒色?」

甲答道:「我雖身居中國,耳卻能聽萬里。我剛才在靜坐中,聽見了西天有一個和尚在那裡誦經,我嫌聒噪,喝住他不要誦,那和尚不睬我,不肯停下。我一時間怒起,就把一座須彌山拿在手裡,當作一石塊摜過去撞他。誰知那和尚,當山墜來的時候,只把眼睛一眨,用手抹一抹,口裡唸唸有詞:那裡飄來的砂灰,幾乎瞇了我的眼睛。說完仍舊去誦經,我究竟不曾打著他絲毫,叫我無法治他,豈不可惱。」

甲說完,因而問乙說:「你也著惱,卻是為了哪樁?」

乙答說:「昨日有一客人到我家來,我沒東西款待他,就捉了一隻蚊蟲,破開蚊蟲的肚腹,取了蚊子的心肝,用刀切成一百二十塊,下鍋炒熟了請他吃。豈知那客人,吃下肝去,噎在咽喉裡不上不下,只說我肝切大了,怨恨著我。而今還睡在我家裡哼個不停,豈不可惱?」

甲說:「那有這等小咽喉的?」

乙道:「你既然有這等聽西天的遠耳朵,容須彌的大眼睛,難道就不許我有這等噎蚊子心肝的小咽喉麼?」

*《笑得好》作者簡介: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人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謔稱「毒笑話」。石成金是清代的醫家,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佚失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向佛,認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經意識到:物慾橫流昏蔽了善性、風氣敗壞墮落了人心,腐蝕敗壞的世道人心已經是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了!石老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話」醍醐灌頂。過了近三百年後的今天來看看《笑得好》,果若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 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針」三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