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全國人大選舉又開始了。眾所周知,所謂「人大代表」,無論在何區,由北京至廣東、由內蒙自治區至香港特區,都只是小圈子選舉,甚至是中共欽點的人選。

1982年中共修訂的《選舉法》將宣傳候選人的方式由79年的「用各種形式宣傳代表候選人」改為只能「在選民小組會上介紹所推薦的代表候選人」,這個修改造成了選民見不到候選人,候選人不見選民也能當選的局面,競選根本就是笑話。只要再看看在人大的投票程序和結果,居然可以出現零票反對、零票棄權的情況,便知道這班「人大代表」只不過是言聽計從的舉手機器。當人大會議的主持人點票時問可有反對和棄權票時隨著所說的兩聲「沒有」,聽者又怎會不會心微笑、或捧腹大笑,心知「中國式選舉」何其荒謬絕倫。

這屆的港區全國人大選舉,民主派早已表明無意參選,當然明知不會當選又何須張羅?一早知結局的「中國式選舉」又何必參與鬧劇的演出?可悲的偏偏有數名民主派選委現身會場,浸大民選校董王凱峰等四名高教界選委,率先表明將提名票交予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稱是「兩害取其輕」的選擇,又再次重蹈去年特首選舉盲撐曾俊華的覆轍。

去年特首選舉,不少民主派人士患上了政治幼稚病,以為「民主300+」足以左右大局,居然去支持一個聽命梁振英、配合中共政策的曾俊華,完全放棄原則的去捧一個建制派,甚至稱曾俊華為「民主之父」?還懵然不知其實中共運籌帷幄,欽定的林鄭月娥又怎容你們顛覆選舉結果?

話說回來,這次的港區全國人大選舉,參與的民主派除了上述提及的高教界選委外,原來還有幾位出席會議,部份人在全體選舉會議成員表決主席團名單時舉手反對,也應嘉許,但寥寥可數幾隻手怎會影響結果?即使行使提名權把票交予譚志源,也只是錦上添花,最後哪些人當選不又是中共說了算?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稱「能促使某人當選或落選」,不是自視過高便是政治幼稚,還以為民主派開會討論作策略性投票可以有所作為?

共產黨要譚志源入局,又何須民主派協助?當然中共可以策略性製造假相,讓你們民主派的提名似乎有作用,以便向港人顯示這是民主選舉,民主派支持的提名人也有機會當選。如此這般,民主派又一次被耍,偽民主派的選委可能又「成功爭取」某些人當選,自欺欺人。

歷史告訴我們,能獲選人大代表的都是「愛黨」人士,忠於共產黨多於愛人民,有哪一位曾要求平反六四?哪一位曾為國內維權人士發聲?為劉霞爭取人權?為港人爭取真普選?想著譚惠珠、梁愛詩、范徐麗泰、羅范椒芬等這些人大代表,我們還對人大代表這個選舉有幻想嗎?根本上這群人就是共產黨的奴才婢女,代表著中共一制專政下的傀儡政客,代表著一小撮既得利益者。港區人大代表壓根兒不足代表大多數香港人,別再自欺欺人了。全國人大代表?代表著13 億老百姓,甭開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