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中共十九大新當選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兼中央黨校校長陳希在官媒《人民日報》上撰文談「如何培養選拔幹部」。在文章中,他強調「選人、用人首先要看政治素質」,並稱少數人「大搞拉幫結派、結黨營私、任人唯親、封官許願等活動」,已經到了「肆無忌憚、膽大妄為的地步」。他還再次點名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孫政才、令計劃等人是「政治野心家、陰謀家」。

很明顯,基於這樣的標準,陳希在談到五類人要不得的第一類就是這種「有政治野心的」,與中央「唱對台戲的」,不能「維護『習核心』地位的」。至於其他四類人分別是:「信鬼神,敬『大師』,信奉西方三權分立、多黨制,對社會主義前途命運喪失信心的」;「在涉及原則問題的政治挑釁面前無動於衷、遇到重大政治事件和敏感問題沒有態度,當『牆頭草』的」;「馬克思理論功底不深,缺乏政治敏銳性和鑑別力,甚至對挑戰政治底線的錯誤言論和不良風氣聽之任之的」;「視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兒戲、我行我素、無所顧忌的」。

如果按照上述標準選拔中共官員,筆者高度懷疑還有多少人可用。首先說說「野心家、陰謀家」。說白了,這些人都是意圖推翻或取代習近平掌權的江派高層勢力,在北京高層拿下上述被點名的「野心家、陰謀家」後,江派高層在中共黨內的現任高官中勢力已然大降,但由於卸任的江澤民、曾慶紅等幕後推手還未被拿下,中共現高層內部會否再現「野心家、陰謀家」也未可知。

其次,來看中共官員的信仰問題。無需多言的是,中共官場從上到下都心知肚明,當今中共黨員信仰共產主義、馬列主義的少之有少,且不說研究馬列的中共官員們一再曝出醜聞是怎樣莫大的諷刺,但從過去五年曝出的諸多落馬官員的情況看,中共高官、官員「信鬼神,敬『大師』」,見佛就拜、見廟就燒香的並不在少數。比如周永康相信風水大師之語重修祖墳;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將親人墳墓遷往四川都江堰後,曾請風水先生做道場,花費上千萬元;而遊走在政商人士中間、長袖善舞的江派「國師」曹永正,涉及的官員就包括周永康、李東生等在內。至於江澤民多次上九華山、泰山等廟宇求拜,並在家中抄《地藏王經》也早已不是甚麼秘密。坊間傳說的中共高官身邊少不了甚麼風水大師和氣功大師,也不是空穴來風。

因此,這樣的限制對於了解中共官場內情的官員來說,不過就是用來限制中下級官員的,而多副面孔運用嫻熟的中下級官員,除了受中共無神論洗腦洗得很徹底的外,也自然有應對之招。

暫且撇開對神的信仰不談,試問,當下有多少受過高等教育且出國感受過西方社會的中國人、中共黨員沒有意識到西方民主的優越性?沒有喪失對「社會主義前途命運」的信心?任何為國家、民族命運憂心忡忡的黨內外有識之士都業已意識到,當今民主是世界潮流,是大勢所趨。看看僅存的幾個共產國家中國、北韓、古巴、越南,有哪個是西方國家民眾所嚮往的?在全球化的當下,在國內外交流無法控制的前提下,中共有何方式控制自己的官員不發生「蛻變」呢?

再說說「牆頭草」官員。按照中共的定義,多指那些心無主見抑或揣著明白裝糊塗、看風使舵者,而大量這樣的官員出現也正是由中共的一黨專制體制導致的,因為缺乏安全保障的眾多各級官員們,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思想和主張,為了保持官位的安穩,唯一的選擇就是迎合上意。領導說「白雞下個黑雞蛋」,他說「親眼見」;上級說「砂鍋能搗蒜」,他說「砸不爛」⋯⋯當今哪個中共高官不是如此呢?考慮到當下的現況,筆者揣測陳希的意思大概與其第一條相通,即要對「習核心」忠誠,那些曾追隨江派的官員不要首鼠兩端。

至於另外兩類「馬克思理論功底不深,缺乏政治敏銳性和鑑別力,甚至對挑戰政治底線的錯誤言論和不良風氣聽之任之的」與「視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兒戲、我行我素、無所顧忌的」,在中共上上下下官員中更是普遍現象。試問,中共有多少官員知道馬克思理論究竟是甚麼的?究竟有多少人了解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思想、鄧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習思想」其實在相互打架呢?

在筆者看來,如果按照陳希文章中提及的用人、選人標準,那麼中共官員可用的實在是少之有少,中共官場運作根本無法維持下去。事實上,說一千道一萬,說到的這五類不能用之人,其實就一個標準,那就是是否對現高層忠誠,而忠誠又該如何衡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