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富豪選擇瑞士銀行存錢避稅。德國不擇手段搞到銀行客戶的機密文件,揪出逃稅富豪,瑞士則千方百計堵上泄密漏洞。於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德、瑞間諜大戰驚心動魄地展開了。

丹尼爾(Daniel M.)當過警察,在銀行幹保密工作10年,卻為牟利把銀行客戶信息出賣給德國。在瑞士被捕後,他被瑞士情報局收編為特工,反過來刺探德國稅務部門的情報。但他遇到德國頂級特工,再加上瑞士銀行、德國和瑞士兩國情報局之間錯綜複雜的較量,事情變得撲朔迷離,總之,丹尼爾終究成了階下囚。

法蘭克福高等法院11月9日對瑞士經濟間諜做出了判決,由於被告主動認罪,法庭僅進行了四次庭審就匆匆結案。此案的主角是這名54歲的瑞士人,但涉案人員包括幾名高級偵探,還有瑞士和德國兩國的秘密情報局,事件甚至有可能影響德、瑞兩國關係。此案背後隱藏著很多至今不可公開的秘密,說出來對大家都不利,也許這也是法官匆匆了斷此案的一個原因。

瑞士間諜丹尼爾日前被德國法院判處緩刑1年10個月,他還須上交罰款4萬歐元。德國當局指控他在2012—2015年期間,拿著9萬歐元現金在德國從事商業間諜活動,企圖賄賂德國官員,從他們那裏獲得信息。他還被控,企圖在北威州財政部門安插內線。

丹尼爾在庭審中承認,2012年接到瑞士秘密情報局(NDB)的指令,獲取德國購買逃稅光碟的情報。在法蘭克福高等地區法院上,丹尼爾對自己的間諜行為表示後悔,說自己錯誤地估計了形勢。

信口開河 雙面間諜兩面三刀

這個案件十分複雜,德國法院想知道,瑞士政府為了阻止德國稅務官得到德國逃稅富豪的情報都採取了甚麼措施。於是和丹尼爾進行一場交易:只要他開口提供口供,法庭就放棄取證,判決也從輕,但條件是證詞必須「可信、合情合理」。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丹尼爾是自己把自己送入德國監獄的,因為他信口開河,透露了太多信息。2015年,瑞士當局逮捕了丹尼爾,懷疑他是犯罪團伙頭目,竊取瑞士銀行客戶的信息販售。

丹尼爾為了洗清這個罪名,向瑞士當局保證,自己是站在祖國立場上的,本意是為國家效力。他開始講,他是如何取得德國稅務官的情報的,他甚至炫耀,在北威州財政管理部安插了一個線人。

這些口供陰差陽錯地出現在莫斯(Werner Mauss)的卷宗裏,這位大名鼎鼎的前特工因為逃稅指控,當時正在北威州波鴻法院受審。於是,此事就被報告到德國檢察院了。

不過他對德國官員又講了另外一個故事:他說,他對瑞士官員所說的線人的事是他杜撰的,他與北威州的稅務稽查官其實根本沒有聯繫。

德國不滿本國富豪到瑞士避稅

整個事件要從德國富豪到瑞士存錢避稅說起。因為著名的瑞士《銀行保密法》,德國有錢人紛紛把錢存到瑞士銀行裏。德國當局對此非常惱火,因為逃稅屬於違法行為。

這時,全球化大潮也衝擊著瑞士金融業,瑞士跟歐盟的貿易關係越來越重要,瑞士的銀行保密傳統越來越不合時宜。於是瑞士制定了世上最嚴的《反洗錢法》,與歐洲其它國家商談、簽署稅務信息通報協議。但各銀行對新規拖延、牴觸。

德國財政部門耐不住性子了,2009年,時任德國財長的斯泰恩布呂克警告瑞士,再不抓緊改變現狀,就要「派騎兵團」衝進去了。

急不可耐的德國人開始花錢買被人竊取並秘密兜售的瑞士銀行客戶資料,尤其是北威州。從第一張逃稅光碟開始,稅務部門查到很多令人吃驚的信息,於是一個又一個逃稅者被曝光。

當拜仁慕尼黑足球俱樂部主席赫內斯逃稅被揭發出來後,德國逃稅富豪的自首潮達到高潮。

在德國各州當中,北威州在這方面下的功夫最大,前後至少花大價錢買了11張逃稅光碟,上面記錄了在瑞士銀行開戶的德國公民的信息。

瑞士則對銀行客戶資料失竊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因為客戶資料在瑞士被視為無比崇高和重要。於是瑞士展開調查,必須查清楚:這些資料究竟是誰偷的?誰賣的?誰替德國人買的?

瑞士人把德國北威州的幾位稅務稽查員列入黑名單,如果這些人膽敢進入瑞士就立即逮捕。這幾位據信是參與購買逃稅光碟的人員。

螳螂捕蟬 誰給誰下套?

因為懷疑丹尼爾替德國人竊取銀行客戶信息,他在蘇黎世警方一次調查銀行資料失竊案行動中被捕。他被懷疑,兜售了一份銀行客戶信息的光碟給德國人,當時他和同夥得到了北威州支付的250萬歐元。丹尼爾被判入獄2年,而他的同夥後來在監獄中自殺了。

在監獄裏到底發生了甚麼,很難說清楚,但2012年之後丹尼爾開始反過來跟德國人對著幹了。

據他自己說,瑞士情報局還培訓過他,但後來瑞士情報局一口咬定沒這回事。也許他的表現令人失望,也許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暗中交易,不能見光。總之,丹尼爾希望瑞士情報局分擔他訴訟費的要求被回絕了。而且丹尼爾還撞到了德國兩位頂級專業偵探的手中。

他奉瑞士情報局之命,要找出德國稅務部門購買逃稅光碟的信息。他聯繫到了德國前聯邦情報局特工迪特爾(Wilhelm Dietl)以及世界聞名的偵探莫斯,或者說,兩位德國人設圈套引誘他上鉤。

這兩位都是高深莫測的神秘人物,丹尼爾完全被耍弄了。迪特爾為德國情報局工作到1992年,之後他轉行當了記者、作家。莫斯更是涉獵過無數大案的高手。

兩位德國人給丹尼爾開出誘人的條件,指定要甚麼信息。丹尼爾有所不知,他們2014年8月到12月在酒店的四次碰面都被偷偷錄像,包括他點錢的細節。

更重要的是,這兩位德國人還和瑞士銀行UBS串通。據電視一台《Monitor》節目的追蹤調查,瑞士銀行和莫斯是十幾年的合作夥伴。因為瑞士銀行更急於知道,究竟銀行秘密是如何泄漏的。

更有甚者,德國情報局其實也知道此事。但畢竟情報局不方便直接出面,因此就在幕後與莫斯溝通。

真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到底誰在和誰鬥,誰被誰坑了,說不清楚。間諜都是背地裏行動,畢竟是見不得光的。

大戲落幕 德瑞銀行互通有無

德國北威州多次透過非法渠道買了逃稅光碟,據《世界報》報道,這幾年花了近1,800萬歐元。儘管瑞士大叫「這是違法行為」,北威州卻一再出手,該州財政部稱,截至2015年中,透過此舉成功追繳的偷漏稅額及罰款超過18億歐元。

回到法蘭克福法庭的雙面間諜案,丹尼爾全面認罪後,得到從輕發落。他在德國監獄裏被關了半年,很快就能出獄了。不過他房子也賣了,而且54歲的他得另謀生路,靠倒賣銀行資訊混飯吃是行不通了。

估計因為逃稅而引發的德瑞間諜戰也會告一段落。因為從2018年1月1日起,德國財稅部門將自動獲得瑞士銀行業中的德國客戶數據,不會再有甚麼銀行秘密了。目前,瑞士各銀行已經只接受稅務紀錄清白的德國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