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亞洲之行,受到了中日韓三國的熱情款待,尤其是中國行讓特朗普感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亞洲戰略研究專家翁明賢教授接受大紀元專訪,從外交策略角度,對特朗普這次訪問中日韓三國進行了詳細解讀。

首先,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所長翁明賢教授從特朗普訪問中日韓三個國家所受到的不同待遇,來說明三國的戰略部署。

他表示,特朗普在日本、南韓並不是所謂的國是會議,在中國習近平把這個訪問定為「國事訪問+」,即比國是更高一級的訪問,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三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戰略考量。

「日本希望能夠強化與美國的關係,共同防禦美日的西太平洋的第一島嶼,希望美國能夠支持日本,未來走向正常化國家進行所謂的憲法修定。對南韓來講,希望美國支持他來防備北韓的武力威脅、核武發展。」

「對中國來講,搞定美國基本上就是搞定中國在亞洲的地位。透過特朗普的來訪,讓中美能夠共同去思考,不僅是所謂的貿易上問題、知識產權問題,還包含整體全球事務的發展。所以這個對中國來講也是有很大的幫助。」

他認為,中日韓三個國家費盡心思安排特朗普之行,也有特朗普個人的部份因素。「因為特朗普自當選總統以來,常被認為不確定性,一直在變。特朗普有務虛的一面,也有務實的一面。」

他認為特朗普務實的一面:「就是特朗普強調要一切以美國的經濟發展為優先,創造美國就業機會。所以這三個國家都會投其所好在這方面增加對美貿易的採購,或是未來採購美國的重要武器、增加對美國的經貿的投資,平衡對美的經貿外匯順差。」

在日本,首相安倍將會購買大量的美國軍備,雙方就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達成一致。在南韓,雙方也達成軍售,並在北韓問題上有突破。在中國,相關企業跟美國企業代表簽了將近2500億美元的合作意向書或相關協定,創造一萬多個的工作機會。

他進一步表示,這三國也知道特朗普務希望展現美國強大,喜歡得到尊重和稱讚,所以為特朗普作了一些特別安排。

在日本,安倍陪他打高爾夫球,並安排世界級高爾夫球名將松山英樹作伴,還帶他去見天皇。

在南韓,文在寅原準備同特朗普一起乘直升機視察三八線,但因大霧而取消。在食物方面也做了精心安排,文在寅的夫人花了數周時間製作傳統茶點迎接他,還使用了珍藏360年的醬油。

在中國,習近平安排在故宮迎接特朗普,先在藏寶之地寶蘊樓茶敍,隨後帶他參觀最重要的前三殿,並在故宮內觀看京劇,還破例在乾隆皇帝的「建福宮」宴請特朗普,晚宴後到乾隆皇帝的書齋三希堂茶敘。享受了一番「皇帝」待遇。

翁明賢教授表示,習近平的安排會讓特朗普更感覺到「他真的是一個國賓,是美國有史以來任何一個總統到中國被安排的待遇最高的一個。所以特朗普覺得中國對他的招待讓他印象深刻,所以他就提到未來中美可以共同來處理討論一些國際上的問題。」

中共官媒也聲稱,中共已經竭盡全力滿足美國的願望,甚至犧牲了中朝關係,特朗普「不能要求更多」。

翁明賢教授還表示,特朗普亞洲行三國的順序安排上也有他的戰略考量。日本作為首站,「是因為美日有安保同盟,特朗普非常重視跟日本的關係。加上日本首相安倍在其當選之後,就非常積極地跟特朗普建立私人關係。安倍是第一個到美國祝賀特朗普當選總統,也是第一個跟特朗普在美國打球的外國元首,因此他們私交非常好,也說明日本的重要性。」

把南韓作為他的第二站,「是因為美韓也有共同防禦條約,在南韓也有美國的駐軍,美國必須要維持這個地區的穩定,再加上特朗普的亞洲行重要目的是來呼籲各國共同因應北韓核武發展,共同以多邊方式來制裁北韓。」

「到中國主要的目的是跟中國討論有關貿易逆差的問題。事實上,特朗普跟習近平這一兩年來見面至少包含三次,一次在美國的海湖山莊,另外是在柏林的G20會議上,這是(習特)第三次見面。」

他表示,「中國這次給特朗普雖然2500億只是開始,未來能不能夠達到是最重要的問題,但至少表現中國的誠意。所以某種目的來講,中美的貿易大戰有可能雙方的用心,給足了面子,所以不可能再次爆發。」

「未來中美的戰略架構不可能一下子就改變,但是雙方的對峙會比較緩和。主要是未來中美有可能進一步共治亞洲、共同處理亞洲一些事務,北韓問題、釣魚台問題、南海問題,或者更進一步地,中國表示願意協助處理阿富汗問題,更有助中國一帶一路的開拓。也就是說中美未來的戰略格局,在亞洲區某種程度會因為習近平跟特朗普這樣一種大國關係能夠緩和,至於未來在亞洲以外地區還要看後續的發展,這還是個未定數。」

在特朗普離開北京之後幾個小時,中共宣佈將去除對銀行、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外國股權的限制。此舉是外國金融公司期待已久的。

翁明賢教授還認為,特朗普這次亞洲行在外交上基本上是滿載而歸,可以對內有很好的交代。「不但搞定日本、南韓、中國,又參加APEC高峰會議、東盟的高峰會議。亞洲之行對他來講是綽綽有餘,能夠彌補他在內部治理上面臨的問題。某種程度也有助於他後續民意聲望的提升,當然更有助於他未來施政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