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齊齊哈爾市看守所。北方早春天氣很冷,張艷華只穿著單薄的線衣和外套。

三個犯人將張艷華按坐在廁所的瓷磚台階的下一層,她們站在上一層。一盆接一盆地往她身上澆。一個打手衝過來一拳打在她的胸部,扇耳光,將她打倒在水泊中。張艷華凍得青紫,身體不住地顫抖。

這是法輪功學員張艷華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市看守所所遭遇的一幕。2017年7月4日,她在這裏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醫急救,3天之後被放回家。

張艷華,女,原齊齊哈爾市車輛廠職工,身患冠心病、心臟病,工作機件指標完不成,總是拖車間的後腿兒,人家上班一個月工資600元,她只拿回50元。1993年,張艷華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不知不覺中所有病症消失了,每月也能開600元工資了。整個人變得陽光開朗,工作及人品得到領導和同事的認同。

2017年3月21日,張艷華準備出門上班,中華街派出所警察及國保人員蜂擁而入,將她和孩子帶到中華街派出所。

他們將張艷華反銬在鐵椅子上,雙手在椅背的兩個圓窟窿伸出去後再反銬,腳脖子卡在椅子腳處,一個半圓形鐵箍越勒越緊。

張艷華說,「下午5點後,兩個警察用書卷成筒,抽打我的臉、肩,用皮鞋狠狠踹我的腿;我的雙腳被腳鐐固定,腰部擱在椅子背的頂端,兩個人一人拽一個胳膊抻,身體被拉直、抻到極限;他們又將我左手腕的裏側外擰,向右連拉帶拽將近一圈,痛得我生不如死。」

酷刑折磨到晚上9時,坐鐵椅子直到半夜12時。

第二天,張艷華出現心臟早搏症狀,身體極度虛弱。三天兩夜後被劫至齊齊哈爾市看守所。

北方早春三月,她被澆「冷水澡」。被澆完後,渾身顫抖的她回到鋪上直接坐在涼鋪上。犯人將窗戶打開,她光著腳,只穿著線衣褲,身體抖了一個多小時。晚上睡光板鋪,不給被蓋。

睡過去後,張艷華出現心臟堵、憋悶等症狀,奄奄一息。她們將她身體從側面翻過身來她咳兩聲,才緩過氣兒來。這時才扔過來一條破被,連鋪帶蓋,就這樣熬過了一夜。

第二天,張艷華被送到醫院強制插管灌食;四天後,繼續灌食,並被上手銬腳鐐「反串」酷刑。

「反串」,是將人雙手背銬、雙腳戴腳鐐,同時將手銬、腳鐐用最短距離串起來;上此酷刑,人不能坐,也不能躺,極其痛苦。

灌完食回來不摘「反串」,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躺。犯人的謾罵不停。

獄醫程堯指使打手李涵往食物裏大把抓了兩把鹽,灌食後,張艷華的胃和頭疼痛難忍、噁心、手腳無力虛脫。

從醫院回到看守所,「反串」摘了,但時常出現窒息、呼吸停止的跡象。

她說,「我睡覺時,她們兩小時換人看著。半夜她們按鈴,獄醫來量早搏,脈搏特別弱,喘息粗重,生命垂危。」

張艷華被轉到七號監舍躺鋪板,身體依然抖個不停。第20天時,大小便失禁,蹲在那裏出汗虛脫。

此前,張艷華曾被判刑7年,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迫害,請見:她冤獄七年 揭黑龍江女子監獄的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