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中共十九大新一屆政治常委公開亮相,新一屆政治局委員名單出台,十九大終於塵埃落定。此次十九大新一屆中央委員、政治局和常委的人事安排,是中共高層激鬥的結果。僅僅在1天之後,官媒就發表長文,從側面透露出十九大的激鬥內幕。

10月26日,中共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表主題為〈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的長文,不僅對此次中共領導人產生過程中的諸多內幕細節首次曝光,而且這些信息也證實了此次十九大政治博弈的激烈。

習近平主導人事安排

文章中透露,由於黨的十七大、十八大採取「會議推薦」的方式,過度強調票的份量,帶來一些弊端,例如有人在會議推薦過程中簡單「劃票打勾」,導致投票隨意、民意失真,甚至投關係票、人情票。 中央已經查處的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人,就是曾利用「會議推薦」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

由於過去兩屆中央最高領導層的組成出現賄選行為,因此今年4月下旬至6月,習近平專門安排時間,分別與現任黨和國家領導同志、中央軍委、黨內老同志等57人談話,聽取意見。其他中央高層亦聽取258位正省部級、軍隊正戰區級、十八屆中央委員的意見。

這些信息透露出,習近平吸取了此前胡錦濤兩屆任期持續10年的執政時期在多方面被江派架空的教訓,在十九大的高層權力爭奪戰中,親自上陣,全力安排和控制政治局和常委人選,避免了在十八大上江派人馬大量佔據政治局和常委的被動局面。

揭秘江派大員落選原因

文章還披露,「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也不是『鐵椅子』『鐵帽子』,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能留能轉、能上能下」。

這顯然是在解釋3名江派大員落選的原因。十八屆中共政治局中,已是兩屆政治局委員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未進入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因此也未能再進入政治局;中共中央黨建領導小組副組長張春賢和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則入中央委員會而未再次進入政治局。這3人均未到退休年齡。

在官方說辭的背後,其實這3人落選還有真正原因。

李源潮具有「太子黨」、「共青團」、「江蘇幫」等多重身份,政治背景複雜。李源潮在升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之後,即陷入到令計劃「新四人幫」的朋黨活動中。令計劃2014年落馬後,就傳出李源潮與令計劃相互勾結的消息。李源潮在江蘇擔任省委書記期間的大秘、江蘇省委秘書長趙少麟、及多名舊部季建業、楊衛澤等都已經落馬。

張春賢是江派前常委周永康的心腹。去年中共兩會,由新疆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了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在國內外造成了重大的政治影響。據悉,參與此事件的有多名江派人馬,包括新疆書記張春賢、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還有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及江派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人。

去年人大會議期間,有媒體記者向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提問是否支持習近平的領導時,張春賢僅稱「再說吧」。去年8月29日,張春賢被免去新疆書記職務,隨後轉任無實權的中共中央黨建領導小組副組長,成為江派常委劉雲山的副手。

中宣部部長劉奇葆曾是江派大員羅干的副手,羅干任國務院秘書長時,劉奇葆任副秘書長。劉奇葆2007年主政四川,而四川是江派大員周永康的地盤。據港媒披露,周永康要求劉雲山推薦、擔保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為中宣部部長,劉雲山聽從周永康的要求提名劉奇葆,劉才得以出任中宣部部長。劉奇葆主政中宣部後,與江派主管文宣系統的常委劉雲山沆瀣一氣,不斷利用「筆桿子」與習近平對著幹,多次不發表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等人的相關講話,對習近平「高級黑」、「捧殺」等。

這3名江派大員在十九大上出局,是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激烈博弈之後的結果之一。

肯定王岐山

文章還透露,對「主動表示退下來,讓相對年輕的同志上來」的「一些黨和國家領導同志」,給予了「寬闊胸懷和高風亮節」的褒揚。

文章這段表述,其實是對一直是十九大上爭奪焦點的王岐山的肯定。習近平執政5年可以拿上枱面的成績只有反腐,這與王岐山的全力配合輔佐密不可分。習近平十九大上失去王岐山,等於被斷掉一條臂膀,是一大損失。從此可以看出習近平與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團之間,在十九大上的激烈博弈程度。

分裂半公開化

文章還表示:「不能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一票否決;對黨中央決策部署態度曖昧甚至心懷不滿、另搞一套的,一票否決;骨頭不硬、見風使舵、愛惜羽毛、當所謂『開明紳士』、不敢擔當的,一票否決……」

這些表述,等於把中共高層的分裂半公開化。被否決官員的這些表現,也都與官媒中對習當局反腐打虎中落馬高官的定位大同小異。這些信息也間接透露出,不能和習當局保持一致的高官,將成為接下來反腐打虎的對像。

結語

十九大的硝煙還未散去,中共高層的新一輪博弈又將開始。權力逐漸穩固的習近平將如何展開接下來的政治行動,值得外界密切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