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媒體之間,誰是誰非?這個問題的討論從某種意義上說本不應該存在,在美國,被視為「第四權」的媒體「批評」政府是其天職之一,即使偶有不公正的報道,之前的總統們也常常聽之任之。不過現在一些媒體對特朗普的批評是否過火?一位前總統有自己的答案。

《紐時》在10月21日刊登了卡特專訪內容,特朗普10月28日發推說:「剛剛閱讀了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提到我以及新聞界(假新聞)惡劣地對待我的內容,謝謝您,總統先生!」

在《紐時》的採訪中,前總統卡特批評了媒體對特朗普的報道,他說媒體可以為所欲為地、自由地寫下他們想要的內容。卡特說:「據我所知,媒體對待特朗普的方式,比對待任何其他總統都要來得嚴厲。」「我覺得他們可以恣意地將特朗普描繪成一個精神紊亂的人,而且是為所欲為地報道。」卡特說。

卡特並不是唯一有這樣觀察的人,根據POLITICO/Morning Consult Poll 在10月18日發佈的民調,46%的美國人認為媒體編造了有關特朗普及其行政部門的假新聞。

除了為特朗普抱不平,卡特還談到了特朗普面對的艱難外交問題,並且指出這些問題早在特朗普入主白宮前就已存在。更不尋常的是,身為民主黨人的卡特,在訪談中批評了前總統奧巴馬的外交政策。卡特指出,奧巴馬「拒絕」與北韓對話,並對奧巴馬讓美國捲入也門空襲事件,感到遺憾。

卡特對奧巴馬的批評,呼應了特朗普的想法。特朗普曾經說過,過去的行政部門應該處理北韓問題。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10月19日表示,只要幾個月,北韓就可以將核武器裝在彈道導彈上了。

特朗普說,解決北韓危機的唯一辦法是使平壤無核化。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利用外交、經濟和軍事等各方面手段施壓北韓,促使其同意放棄核武。特朗普將在11月3日啟程訪問亞洲,韓國為其行程之一。

卡特還說,特朗普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努力,有機會成功。「我觀察到了阿拉伯世界,包括巴勒斯坦在內,他們對家庭成員的高度尊重,可以為其付出高昂代價。」卡特說。

此外,卡特駁斥了特朗普為贏得選舉勾結俄羅斯的陰謀論。「我不認為有甚麼證據可以證實俄羅斯改變了足以左右大選結果的票數,或者任何一張選票。」卡特說。

卡特還反譏地批評了奧巴馬和克林頓運用職權獲得財富。他說:「我不在乎奧巴馬成為富人,或者克林頓有錢了。」「我不想自我吹噓,我不是想要這樣做,但是,當我敗選時,我宣佈我不會到任何一家公司,擔任它們的董事,也不會試圖賺取演說費。我是效仿前總統杜魯門。」

卡特還說,他和妻子用自己的積蓄建造了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羅莎琳和我把錢投入卡特中心,我們永遠不會從中取回任何一分錢。」他說。

10月17日,《國會山報》(The Hill)報道,克林頓夫婦在奧巴馬執政時間,和俄羅斯進行鈾交易,並接受俄國的賄賂。該報道說,俄羅斯涉及「賄賂、給回扣、敲詐勒索和洗錢」,目的在於增加普京在美國的原子能事業。

對這筆鈾交易感興趣的俄羅斯投資者,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給克林頓基金會,當時擔任國務卿的希拉莉,參與了鈾交易的決策過程。與克里姆林宮有關係的俄羅斯投資銀行,還在美國決定這項交易時,支付克林頓50萬美元的演講費。這筆交易讓俄羅斯在美國得到20%以上的鈾礦控制權。

《國會山報》的報道還透露,聯邦調查局雖然掌握了俄羅斯這個賄賂行動,但是沒有採取行動。相反,當時的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還在2009年飛往莫斯科,帶給俄羅斯重量約10克的高濃度鈾樣品。

今年6月,司法部任命穆勒擔任通俄門案特別委員會的特別檢察官,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是否和俄羅斯勾結。現在,已有人要求被媒體爆料和俄羅斯有關聯的穆勒,應該辭去特別檢察官的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