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高層人事格局已經塵埃落定。政論家陳破空分析「十九大」派系鬥爭激烈,習近平取得兩個成功和兩個失敗,而王岐山被迫以退為進。

這次「十九大」,「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寫入黨章;新一屆中央委員會、中紀委委員會、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名單出爐。習近平、李克強留任常委,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5人新晉常委。而此前的「入常」熱門人選胡春華和陳敏爾均未「入常」。

25名新一屆政治局委員中,15人是「習家軍」,包括習的多名舊部和親信等。同時一些習的舊部和親信也意外「出局」。

而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紀委委員會中均不見備受外界關注的王岐山的名字,意味著他的卸任。

在海外新唐人電視台的熱點互動節目中,作為嘉賓的陳破空對「十九大」常委、政治局委員、王岐山的卸任等外界關注的熱點問題進行了解讀。

他首先表示,十九屆7名常委的組成,在預料之中。「十九大」開幕後,「我就說,習近平的報告洩露了新一屆常委的組成。因為他的報告四平八維、沒有新意、代表派系的恐怖平衡」。

陳破空指,7名常委中,習派人馬3名(習近平、栗戰書、趙樂際),團派2名(李克強、汪洋),準江派2名(王滬寧、韓正)。王滬寧和韓正都出自於江派,但不是頑固的江派,他們算是風派——誰當總書記他們就跟誰走,所以「三朝不倒」。

而在25名政治局委員中,習派佔15人。可以說,這次「十九大」習近平大獲全勝——「習家軍」全面上位,江派大勢已去。

陳破空認為,這是「十九大」習近平取得的一個成功。胡春華、陳敏爾的「失常」,表明習廢除了中共「文革」之後內部形成的任期制和接班人制度(隔代指定的制度),這是習的另一個成功。

陳破空說,習近平廢除中共接班人制成功之後,他要走什麼路?要落實在哪裏?這是關鍵。

陳破空認為,習近平在「十九大」還有兩敗:一是王岐山未能留任,第二是黨主席制沒有提上日程。「十九大」前,黨主席制傳言甚高。

王岐山以退為進,為習近平贏得政治空間

陳破空表示,王岐山「十九大」卸任,是各派惡鬥的結果。由於海外的負面爆料,對王構成了巨大的壓力;同時在中共黨內,江澤民、曾慶紅派系對王岐山應該有強大的攻擊。按照中共「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上屆常委有5人都超齡,如果王岐山留任的話,江派常委(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就要叫板,至少也要留一個。這樣的情況下,派系平衡,大家都下。

「也可以反過來理解:王岐山以退為進,以與江派三常委同歸於盡的方式,為習近平贏得政治空間。讓江派沒話可說,只好三個人都下去。正如胡錦濤在『十八大』裸退,讓江澤民無法干政,使習派與江派徹底對立起來。同時胡錦濤也贏得了習的信任,形成胡習聯盟,換取了卸任後的安全。」

至於今後王岐山的去向,陳破空認為,王岐山雖然卸任了,但他還是習近平重要的智囊和參謀,甚至作為主席特使出訪都有可能。因為王岐山是習近平過去5年最有力的臂膀,習近平反腐鞏固權力,主要靠王岐山掌握的中紀委。

另一名嘉賓、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表示,「十九大」上,習江博弈異常激烈,江派也知道,這次是他們最後一次機會。

他說,「十九大」前,有不同的政治局常委版本先後流出,總共有三輪。到第三輪時才趨於實際的版本。經過這樣反復的激烈爭奪,從結果來看,習近平已經從「十八大」的微弱優勢,變成現在的絕對優勢。

李天笑認為,「十九大」上,「習家軍」全面上位後,必然要對江派進行徹底圍剿,最後抓捕江澤民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