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員越來越缺乏「政治忠誠」,而只是把入黨作為獲得好工作、以權謀私的途徑。黨員們根本不把「黨」放在眼裏,許多人不再交黨費。

針對這樣的情況,中共亮出毒招。官媒報道說,最近在天津,官員們從國企的12萬名黨員身上收取了2.77億元人民幣拖欠的黨費。這激發了黨員們想要退黨的討論。

知情人說,在那些拖欠黨費的人當中,有中共組織部的官員。組織部就是負責催繳黨費的部門。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最近幾年,中共開始強制要求所有黨員參加政治學習,恢復毛澤東時代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在過去十年,中共已經很少強制要求補交黨費了。但是去年,中共突然在全國發起催繳黨費的運動。

在一家大型國營電信公司北京分公司,幾十名雇員被命令補交多年未交的黨費。一名銷售經理告訴《華爾街日報》:「我們都覺得難以置信。」

她的丈夫也是黨員,在另外一家公司工作。他們兩人一共補交了5萬元人民幣黨費。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迪克森(Bruce Dickson)說,對於大多數普通黨員而言,中共過去對他們沒有太多要求。「如果它開始要求他們繳納拖欠的黨費,參加會議等等,一些人可能決定,不值得保留黨員身份。」

官媒《中國青年研究》2011年發起一項調查。在受訪的1559名本科生當中,有40%的人同意,「大學生入黨主要是為了獲得好工作」。

紐約水牛城州立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麥克勞林(Joanne Song McLaughlin)估計,去年中共黨員的收入比非黨員高出7%~29%。

許多政府機構和國企要求黨員每個月至少參加一次政治學習。一些官員每周組織討論,或安排參觀「革命遺址」,或要求黨員每天花一個小時自學政治。普通黨員必須在學習雜誌上做筆記,然後交上去檢查。黨員還常常需要參加考試,考試內容包括黨章、黨的規定、黨的政策。

一名中共法官說,新的要求給他繁重的工作增加了負擔。司法部門其他工作人員也怨聲載道。

「即使在工作繁忙的時候,我們的主管仍然組織學習會議,詢問我們是否關注了黨的全會,或是否觀看了晚間新聞。」這名法官說。「這是在不合理地使用我們的時間。」

這名法官最後從法院跳槽到私人企業。

催繳黨費的運動激起廣泛的抱怨。社交媒體和網上論壇充滿了黨員的埋怨,以及是否要退黨的討論。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一名雇員寫了一首詩,哀嘆一次性補繳的黨費相當於「五年的交通費或者半年的奶粉錢」。

官媒批評這樣的反應是對黨缺乏忠心的表現。但是私下裏,一些共產黨官員免除了一些退休黨員補交黨費的「義務」。

中共章程說,黨員可以自由退黨,並且如果他們六個月未參加黨的活動,未交黨費,就被視為自動退黨。但是實際上,退黨並不容易。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龔先慶去年在黨刊上撰文說:「有些黨員不敢退黨,不被允許退黨,實際上不能退黨,因為對於退黨的含義有過度政治化的解讀。」

一些著名學者說,他們試圖退黨,但是被斷然拒絕。

張鳴十年前曾經擔任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因為批評中國缺乏學術自由被撤職。自那之後,他試圖通過不交黨費的辦法退黨。但是他去年被學校官員告知,他的黨員身份是不會被撤銷的。

「他們對我的退黨要求一直拖著。」張鳴說。「我感到很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