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青梅竹馬的Walt和Annie來說,在經歷了挫折苦痛的巨大考驗後,養女誕生那一刻,上蒼的慈悲向他們展現了。

緣份真的天註定嗎?在當今心理治療中,有一種前世回溯療法,通過催眠讓人們看到彼此的宿世因緣——在醫生們看來,這種「註定」超越了今生今世。人生中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冥冥中真的都有安排?

這是個美麗而真實的故事。主人翁Walt Manis起初並不想收養孩子,在抱起養女那一刻,他意識到懷裏的寶寶和自己少時夢到的女兒一模一樣。

Walt和妻子Annie Manis是一起長大的,兩家人是朋友,住的地方就隔著一塊草坪。

對青梅竹馬的Walt和Annie來說,在經歷了挫折苦痛的巨大考驗後,養女誕生那一刻,上蒼的慈悲向他們展現了。

緣份真的天註定嗎?在當今心理治療中,有一種前世回溯療法,通過催眠讓人們看到彼此的宿世因緣——在醫生們看來,這種「註定」超越了今生今世。人生中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冥冥中真的都有安排?

這是個美麗而真實的故事。主人翁Walt Manis起初並不想收養孩子,在抱起養女那一刻,他意識到懷裏的寶寶和自己少時夢到的女兒一模一樣。

Walt和妻子Annie Manis是一起長大的,兩家人是朋友,住的地方就隔著一塊草坪。

青梅竹馬

Annie受訪時笑說:「從小到大,我都覺得,Walt Manis太棒了。我總是想,我長大後要找個像他那樣的男朋友。」

命運大概就是這麼安排的,很巧合的是,Walt和Annie,這一對童年的青梅竹馬在大學裏又再次相遇,立刻愛上了對方。

他們很投緣,相處的時間不覺越來越多。Annie還記得,有一天坐在Walt的車裏,兩人無所不談,談未來、談夢想,她承認自己總是想當媽媽。

「我覺得上蒼要讓我成為母親,這是我最渴望實現的願望,我就是想當媽媽。」她回憶說。

未來孩子的名字

她接著告訴他,她已經為未來的女兒想好了名字。至於為甚麼未來會是個女兒,她也說不清。只是隱隱這麼想的。

令她驚訝的是,Walt回應道:「我也是!」

「我覺得這真怪,因為男的不會想這些吧!」她說。

然後Walt問她:「好吧!你想的是甚麼名字?」Annie回答說:「Chloe。」

「你開玩笑!」他大吃一驚。Walt說自己12歲時,眼前曾浮現出一幅景象:未來的自己正把懷中的小女孩開心地拋起,神告訴他:「這是你女兒。」女孩有著深色的眼睛、深色的皮膚,同時一個聲音告訴他這小孩名字叫Chloe。

多年來,這幅圖景深深印在他腦海中,他內心知道自己將來會成為那個小女孩的父親。而他不知道的是,Annie也有這樣的夢想。為人父母是他們最大的期望,對他們來說,生養一個叫Chloe的女孩,像是人生中註定要完成的事。

然而,Annie的皮膚顏色很白,眼睛瞳孔的顏色一點也不黑,他自己也不是深色人,那麼該如何解釋未來女兒的相貌呢?不管怎樣,這樣的默契讓他們非常驚喜。

「我想,我們很早就知道我們會結婚。」Annie說:「準確地說,Walt給我感覺就像是家。」

他們結婚後,並沒有想馬上要孩子。他們想先旅行,於是在婚後的頭幾年都在世界各地從事人道援助工作。有一天,他們覺得是時候了,夫妻倆對彼此說,是啊!我們要個孩子吧!當時並不覺得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很久。

「幾個月變成幾年,一晃4年過去,還是沒結果。」Annie說。

對於這對年輕夫妻,這是個巨大打擊。「我一直沒忘記上天給我的應許。」Walt說。

他們對彼此的感情非常專一,深信他們是天作之合,而且他們都真心想為人父母。因此,一直沒能生育孩子的處境令他們難以接受。

Annie說:「無論對我們個人、對我們的婚姻,還是對我們的信仰而言,這段日子真的很難捱。」

身邊的朋友們紛紛有了後代,他們笑著說真為朋友們高興,心裏卻那麼苦澀。

「每當聽到有人懷孕,我們就會絕望地想:『我們不會有這樣的好運,我們只是兩個傻瓜。』」Walt說:「我們是想要孩子的傻瓜,而這對我們像是永遠沒有實現的可能。」

收養過程的驚奇

4年多過去,Annie的心態發生了變化。她覺得,即使不當媽媽,生活也可以幸福美滿,通過人道工作「去深入地接觸孩子,就可以達致人生最深刻的滿足」。矛盾的是,她想要孩子的願望卻越加強烈。

他們與親朋好友分享自己的經歷,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信函潮水般地湧入。有的人說,會在心中為他們加油,有的會為他們禱告;還有的說,如果需要,他們會隨時前來。

這之後, Annie開始考慮收養。

Walt起初很不情願:「Annie當時說:『也許我們應該收養個孩子。』而我堅決反對,我說,這叫作『邦迪(創可貼)寶寶』——我們在掙扎、在受傷,於是需要創可貼。而我不只是想要彌補傷痛。我想要個我們倆應該擁有的孩子。」

好在他很快扭轉了觀念,支持Annie尋找收養對像,於是他們到收養機構做了登記,並且準備了所有需要的文件。他雖然支持妻子,但心裏卻對收養沒有信心。

沒過多久,Annie收到一封收養機構發來的電子郵件,主題為:「是個女孩!」信中說,有一位即將生產的孕婦想要見見他們。

那時,Annie和Walt想給養女取名「Chloe」已經是不需要討論了。夫妻倆都愛這個名字或許只是巧合,而他們心裏都已放下了這個夢想,準備順其自然往前走。

隨後,他們見到了這位準媽媽。

見到那位準媽媽時,Walt吃了一驚。這位婦女馬上令他想起夢境中顯現出的孩子樣子。只不過是成年版。他回憶說:「她打開了門。她的樣子就像我腦海中那個小女孩的成年版。當時我心裏感覺:『哦!我的天,到底怎麼回事?』」Walt說:「這個名字立即回到了我的腦海。」

準媽媽Alison開始和這對夫婦交談,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他們。幾個小時之後,陪同他們的義工說:「好了,咱們商量一下孩子的名字吧!」

在Alison聽說Walt夫婦之前,她就知道她自己會生女孩,想給她取名叫Chloe。所以當義工問她時,她就脫口而出:「想叫她Chloe,不知道夫婦倆是否會喜歡。」

「我們倆都驚呆了。」Walt說:「我全身都在顫抖。」

「我只知道我哭得不成樣子了。」Annie說。

Alison也很驚詫,她以為他們不喜歡這個名字,於是馬上道歉,說這只是一個想法,他們不必採納。

Walt說:「我們倆在哭,而她以為:『哦!你們討厭這名字。』天哪!不是,我們好愛這個名字。」

故事到這裏,似乎已經完滿。

對Walt和Annie來說,往昔的挫折苦痛不啻是對信念的巨大考驗,如今,上蒼的慈悲向他們展現了。

寶寶出世前,「那一瞬間,我已經成為父親。」Walt說。

「我意識到我曾經多傻,我的個人痛苦扭曲了我的觀念。」Annie則說。他們的人生劇本彷彿早已寫就,「電影」的製作也進行了多年,他們這才感覺到,一切都有精心的安排。

接下來的幾個月充滿期待:來年的2、3月份,他們就要成為一個叫Chloe的女孩的父母。

「那天早上我緊張得不得了,事情突然間真的發生了。一陣忙亂過後,Chloe就在那裏!」Annie說。

第一次抱起她,她靜靜地說:「嗨!我是你媽媽。」這一刻像是在做夢。

「很久以來她已經是我人生的一部份,現在她終於來到這裏。」Walt說:「我的心飛上了雲霄,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不是偶然。真是太神奇了,是奇蹟。」他的眼角淚跡未乾,「別人可以說這只是巧合,但說服不了我。」

這對夫妻相信:人生就是一個劇本,只是按照安排在演出。雖然在醫生或者科學家看來,這種「命中註定」不可理解,但冥冥中註定的安排卻是實實在在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