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法院上訴法庭8月17日就2014年「衝擊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宣判,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前常委羅冠聰、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被改判監禁,3人分別從社會服務或緩刑,改成入獄6、7、8個月,成為香港首批政治犯。

1個多月後,台灣前民進黨黨工、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自3月19日從廣東入境中國大陸時失聯,到9月11日終於能與家屬見面,但是是在「被認罪」的情況下,被中共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審判,也是第一位因該罪名被中方起訴的台灣人。

成功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梁文韜指,中共「維穩」的費用已超過軍費,共產黨的存亡比國家存亡更重要,兩宗事件是中共「維穩」必採的策略。對黃之鋒等人改判監禁,是要嚇倒、壓垮茁壯中的香港新一代年輕政治人物;李明哲則是對台灣拘捕中共情治人員的反制。

「香港年輕一代不會就範。」梁文韜說,部份年輕一代可能會被嚇倒,但會有更多人願意站出來,中共也會用更高壓的手段打壓。中共對香港採取強硬的態度,都是以維護共產黨生存大前提做考慮。中共把香港反對人士都當成港獨,黃之鋒主張民主自決並沒有主張港獨,戴耀廷不可能是港獨,都被冠上港獨。「大部份香港人唾棄港獨,只要不聽話,中共就貼上港獨標籤,這是中共製造敵我矛盾的鬥爭手段,對外部敵人當然不能手軟。」

梁文韜指出,李明哲則是用來嚇阻台灣人士跟中國境內民運人士或維權份子串聯,並且警告台灣不要再隨便抓中共的人。中華民國政府逮捕匪諜不久後,就發生李明哲拘捕案,中共已跟監李明哲5年,早就可用同樣罪名起訴或抓捕他,卻趁著他到中國的時機抓他,就是要利用他嚇阻台灣拘捕中共情治人員。

中共對台灣是否也像對香港一樣採取強硬的態度?梁文韜表示,台灣比較難,畢竟香港幾乎完全被掌控了,台灣還沒到中共可以掌控的地步,但如果台灣人進入中國境內,被認定侵犯中共權威或跟反動份子勾結,中共就抓人。他們不在澳門或香港抓人,到了中國境內才抓,中共對台灣還是會稍微收斂一些,民進黨態度越強硬,反而比較安全。

中共輸出貪腐 統戰全世界

「中共不倒世界不會變好。」梁文韜表示,中共輸出貪腐、滲透,如滲透澳洲,利用僑領對當地華人進行滲透、收買澳洲政治人物。中共對全世界滲透,包括孔子學院、文化、政治、經濟、「一帶一路」,全部都是統戰,輸出不按規矩、非常惡劣的做法,擴張他們的勢力範圍,全世界都被感染。

梁文韜說,面對一個獨裁專制極權,披著羊皮的狼,台灣很脆弱。台灣人不能在中國境內拿中華民國國旗,但中共可以在台灣隨便插五星旗、成立外圍共產黨組織,還有唆使黑道統促黨騷擾社會安寧。民主就是容忍,但容忍到發現事態嚴重時,已經沒辦法反制,因為中共已經收編很多台灣人,且中共在台灣有很多走狗、打手,如國民黨裏的一些人,到要反對時就沒甚麼人反對。

對於台大濺血事件是否是中共打手趁機作亂,梁文韜表示,白狼張安樂在馬英九執政時回台,非常明顯是中共派他回台,馬英九也被迫接受。他回來就是要宣揚一國兩制、搞亂台灣,因他有黑道背景,大家怕被報復也不敢明顯反對他。

對於民進黨雷厲風行抓黑道,對制裁白狼是否有效,梁文韜說,重點不在掃他們的酒店、在台灣的利益,而是他們在中國的特殊經營,還有最近菲律賓毒品,也跟竹聯幫有關。菲律賓等很多亞洲國家,中共的影響已經滲入了,搞不好中共背後支持黑道,透過毒品餵養他們。

「中共進行政治上、文化上、宗教上還有身份認同的統戰。」梁文韜表示,中共不用花錢就收編台灣政治人物,國內某個黨派跟中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也搞不清他們內部到底多少人已經被收編。中共以前用「大中國」、「大中華」洗腦,現在變成用「台獨」、「港獨」洗腦。如果不跟中共劃清界限,就沒辦法保護自己。不管從現實上或有沒有被洗腦,都要跟中共切割。

捍民主自由 台最後一道防線

此外,他說,中共利用「中國」這名義製造貪官撈錢、不斷擴張權勢,中共根本是一個最大的黑道。郭文貴清楚戳破,中共喊出中國或中華民族主義都是中共耍出的手段,意圖繼續維持他們的影響力,傳承到他們的接班人、兒女。

面對中共暴政,台灣應採取哪些行動捍衛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對此,淡江大學未來學研究所長紀舜傑說,民主自由是台灣唯一跟中共不一樣的地方。台灣唯一的優勢就是生活型態與民主制度,台灣應該捍衛民主自由,這是台灣最強、最該驕傲、最該堅持的價值,也是最後一道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