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5日是本月22日日本國會眾院選舉前的最後一個禮拜日,日本各政黨黨魁傾盡全力地奔走街頭,舌戰拉票。這一幕幕也讓眾多遊客看在眼裏,有中國遊客就表示大開眼界,「這真是跟中國不一樣」。

15日首相安倍在北海道札幌市車站做助選演講,安倍向民眾訴說自己的外交政策時表示,已經向中國的習近平主席、俄羅斯的普京總統、德國首相默克爾談過有關北韓問題,他們均表明會協助日本。

此外他再次強調自己上任首相近五年,與多國的首腦建立了人脈關係,這次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主導了制裁北韓的議案。他又說明了「安倍經濟學」令僱用及就職機會大增,倍增的外國遊客也給各行各業帶來了活力。

圖為10月18日,日本首相、自民黨黨魁安倍晉三在埼玉市為自民黨拉票。(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圖為10月18日,日本首相、自民黨黨魁安倍晉三在埼玉市為自民黨拉票。(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山口黨魁則身在神戶,在街頭演講時提到現今的僱用狀況。他說,當年民主黨主政時,想工作都找不到心儀的工作,而今天的情況是,學生可以自己選擇喜歡的工作。

與執政兩黨相比,曾一度人氣火爆,而近期冷落下來的希望之黨黨魁小池,則現身在東京淺草街頭拉票,她強調自己在都議會的成績,包括削減了知事及都議會議員的報酬。希望之黨反對增加消費稅。她說,先凍結增加消費稅。想增稅就要先進行自身改革,包括削減國會議員的年費。

圖為10月15日,希望之黨黨魁小池百合子在東京街頭雨中助選,為希望之黨拉票。(TORU YAMANAKA/AFP/Getty Images)
圖為10月15日,希望之黨黨魁小池百合子在東京街頭雨中助選,為希望之黨拉票。(TORU YAMANAKA/AFP/Getty Images)

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則出現在名古屋街頭,他直指「安倍經濟學」實施五年來擴大了貧富差距,恢復經濟活力必須要糾正貧富懸殊。

圖為10月11日,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在千葉縣松戶市進行街頭競選演講。(KAZUHIRO NOGI/AFP/Getty Images)
圖為10月11日,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在千葉縣松戶市進行街頭競選演講。(KAZUHIRO NOGI/AFP/Getty Images)

日本維新會的黨魁是身兼大阪府知事的松井,他在大阪府河內長野市拉票演講時也提到消費稅的問題。他主張,在增稅前必須先答應減低國會議員的年費。

時事通訊社日前根據全國各個分社,通過採訪調查預測了選舉結果。預測指,在465個議席中,原有的290個自民黨議席預計可獲得280個,加上公明黨的議席,估計拿下300議席沒問題。而曾經人氣紅爆的希望之黨目前陷入低谷,估計可拿下57議席,而立憲民主黨方面或可從15議席增添至40議席。

選舉拉票 各國遊客反應不一

臨近大選,各黨街頭的拉票演說陣勢也意外地成為觀光節目之一。如人氣觀光旺地的京都街頭,議員的街頭拉票演說頗受遊客矚目,更有遊客主動上前與議員握手。

日本國會選舉期間,人們在街頭聆聽候選人發表演講。圖為10月11日,靜岡縣燒津市的民眾在道路兩旁聆聽自民黨候選人的競選演講。(KAZUHIRO NOGI/AFP/Getty Images)
日本國會選舉期間,人們在街頭聆聽候選人發表演講。圖為10月11日,靜岡縣燒津市的民眾在道路兩旁聆聽自民黨候選人的競選演講。(KAZUHIRO NOGI/AFP/Getty Images)

據《京都新聞》報道,隨處可見到外國遊客的京都街頭,有不少遊客將議員們的選前拉票站視為景觀之一。

來自美國的遊客說,感覺很意外。因為在美國,議員的街頭拉票演說,都會選擇在一個很大的廣場,觀眾也很多,不像日本,在街頭只有幾十人。

年輕的台灣學生林小姐就對比台灣說,這次是首次在街頭看到參選者的頭像海報並排貼出來,台灣的選舉拉票,是幾個人同時聲嘶力竭地大聲訴說,場面狂熱,但日本只是一個人靜靜地拿著麥克風自己演說。

選舉場面,尤其看到在野黨公開批評首相安倍,讓來自中國的遊客大開眼界。一位年輕的中國小姐就表示,在中國,即使不喜歡執政者也不敢表示反對。也有中國人見到候選人在街頭發表演講的場景表示吃驚,說跟中國完全不一樣啊。

京都在去年有超過660萬的遊客到訪,是過往以來最高的數字。在日落的傍晚,繁華的街上,熙熙攘攘的遊人開心快樂地喧鬧著。街頭一旁,一名參選議員靜靜地手握麥克風,幾個後援人員向支持者派著傳單,選舉車的錄音喇叭在一旁「演說」著,場面略顯滑稽。

來自英國的遊客就表示,英國當年議論脫歐時,分成兩派互不相讓,發生很大衝擊,日本的民眾沒有在街頭大叫,都是冷靜地靜聽。

來自以色列的遊客夫婦,聽著街頭演說後同樣認為,日本人都是很安靜的,以色列比較吵鬧一些。經營公司、了解各國經濟動向的這對夫婦在談到眾議院選舉的論點時表示,「安倍經濟學確實恢復了日本GDP和僱用」,但講到改憲時就面帶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