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五年中共官場發生巨震,逾百萬名貪腐官員落馬,尤其是眾多中共江派高層的落馬,其背後隱藏著驚心動魄的生死較量。

習王反腐觸動利益集團

根據中紀委近日公佈的資料,在過去五年的「打虎」反腐中,235名省部級(含副省部級)以上高官落馬,中國31個省市有近萬名廳、處級官員被查,基層官員更達134.3萬人。中共高官落馬已成常態。

習近平與王岐山,一個主導反腐,一個操刀反腐,觸動了很多權貴利益集團,引來了以江派為首的利益集團瘋狂反撲。海外親北京媒體多維網引述中南海匿名人士消息說,正因如此,中共的安保部門不得不針對他們二人採取超然的安保措施。

該人士還說,媒體對「王岐山的神隱」,更樂於猜測他又在辦理大案,而忽略了他時刻面臨的危險。外界往往聚焦習近平強勢的領導風格,而沒有想過他面對眾多強勢對手時的死亡威脅。

據中共喉舌人民網的消息,2017年7月26日,習在向黨內重要官員發表講話時表示,這五年來「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有評論說,在解決這些「難題」與辦成這些「大事」的背後,卻隱藏著習的「生死博弈」。

近幾年來,網上關於習、王遭暗殺的消息一直不絕於耳。對於這些消息,中共不可能去給予「證實」,也不會闢謠,大家也只好在習在中共內部發表的「個人生死⋯⋯無所謂」的表態中加以「印證」。

孫政才落馬 習當局放出重話

2017年7月24日,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7月26、27日,習當局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規模空前,參加人員包括政治局七常委、在京政治局委員、人大、政協高層、省部級高官、軍方將領等。但該會只許聽、不許記錄,桌上沒有紙筆,暗示會議內容異常敏感。

政治評論家陳破空指出,孫政才先落馬,隨後習主持高層會,無筆,無紙、無水杯、無橫幅。這種「四無」會議在中共歷史上是罕見的。這種會議的召開,證明中共高層內部的權力鬥爭極為激烈。

陳破空還表示,孫政才參與了或圖謀了某種形式的政變——反習勢力集結,推孫政才為他們的龍頭,讓習與其決一死戰,拿下孫。這與過去五年不斷流傳的政變、軍變、暗殺、謀殺等等陰謀完全相關。

據報道,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作出了四個「不惜代價」的說法,其中包括「不惜代價保護陷入風頭浪尖的高層領導」。據信這是對海外流亡富商抹黑王岐山的反擊。

海外網站流傳,孫政才疑似因為參與或背後支持這名富商而遭罷黜。

這名富商本人也曾在視像中公開讚揚孫政才。

周永康落馬前後 習近平內部講話流出

2014年7月29日,中共正國級高官周永康被正式立案審查。周是迄今為止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

周落馬不到一周,中共地方黨報《長白山日報》8月4日不經意間披露了習的個人生死講話。習說:「與腐敗作鬥爭,個人生死,個人譭譽,無所謂。」

據《大公報》披露,同年6月26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也曾作出類似表述,「有人威脅說要我們走著瞧,我要正告他們,誰怕誰!當年朱鎔基說要準備100口棺材,99口給腐敗份子,最後一口留給自己⋯⋯今天我們也要有這樣的勇氣」。上述講話之後的第四天,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被「開除黨籍」並移交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2013年12月1日,中央決定對周永康展開調查後,《東方日報》12月7日援引海外媒體披露,接近中南海人士的消息稱,在2012年8月的北戴河會議前後,周至少兩次試圖暗殺習。一次是在會議室置放定時炸彈,另外一次是趁習在301醫院做體檢時打毒針。由於當時形勢危急,習一度移居西山軍事指揮中心,以防不測。

消息稱,這些暗殺都是由周的助理和警衛談紅實施。談紅於2013年12月1日被捕。也有傳聞稱,習成功躲過這兩次暗殺,是因為時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暗中向習告了密。

《東方日報》2014年3月29日報道稱,周永康家族被揭私設「軍火庫」儲備武器彈藥,而周永康兒子周斌與四川富豪劉漢關係密切,劉漢也被控擁有龐大軍火庫,警方抓他後檢獲軍用手榴彈三枚,美製白朗寧手槍等槍枝二十支、鋼珠彈二千多發等。

報道稱,隨著周永康家族軍火庫曝光,相信有關周「政變」內幕也將逐漸浮出水面。2012年2月重慶事件爆發,曝光了周永康和薄熙來實施的政變圖謀,他們企圖在「十八大」讓薄熙來接任政法委書記,在之後兩年內從習手中奪權,但因王立軍出逃致使政變陰謀中途流產,引爆中共高層公開分崩與權鬥。

習近平警衛級別超「一級戒備」

外媒援引南韓《中央日報》2015年5月19日的報道稱,習有「五道防火牆」式的防護。第一道防火牆是在習周圍1至5米處進行保護工作的「貼身警衛」,警衛員的數量是一般國家的兩倍。第二道是習走下車輛與當地人直接見面時啟動的「便衣警衛」。這些警衛分散在人群中,應對萬一出現突發狀況。第三道是「固定警衛」,負責在習訪問地的附近提前掌握容易進行攻擊的地點。第四道是「提前警衛」,負責在當地調查,一旦發現異常情況,將立刻取消相關日程。第五道是應對習不幸遭到狙擊等最壞可能性的「緊急警衛」,負責與訪問地的醫療團隊保持24小時的密切聯繫。

報道稱,這五道防火牆均由中央警衛局指揮,警衛局兵力屬於國家機密,推測可達數萬人。

今年「七一」訪問香港,當習準備離開機場時,他乘坐的防彈車周邊布滿安保人員,他們甚至跟著啟動的汽車一起跑動,直到車輛達到一定速度,再由其它安保車輛與摩托車隊跟上。

香港是江派重要窩點,也是江派頻頻發動針對胡錦濤、習近平的攪局行動的基地。

令計劃落馬後 習王講話透露反腐難度

2014年12月22日,前中央辦公廳(中辦)主任、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調查。該案被認為是中共建政以來,最錯綜複雜、政治影響最嚴重的案件之一。

中辦主任直接為中共最高層服務,位置重要,權力很大。《紐約時報》2012年12月引述中組部的一名官員說:「官員們說,令計劃打的電話就相當於胡錦濤的電話。」

令計劃的罪名為「嚴重違反政治規矩」和「違法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第一條罪名可表現在令計劃買通中共高層的身邊人員或相關人士,監控眾多中共高層。他還建立了自己的情報系統,該情報系統早就針對習近平在作業。

令落馬後,習開始對中辦進行大清洗。中辦至少有3名副主任、4名局長被調離或調離後不久就被處理。還有近百名處級以下的官員被調離、辭退或接受調查處分。

令落馬前,習或做過暗示。中辦主管的刊物《秘書工作》2014第6期刊載了習2014年5月視察中辦時的講話內容,習提出了「五個堅持」的要求,首條就是「絕對忠誠」。

令落馬後,習、王兩人的話透露了當時反腐的難度之大。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登了2015年1月13日習在中紀委會上發表的講話。習表示,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

據傳媒報道,王岐山在2015年第一季度中紀委書記會上放出一句重話:「反腐鬥爭工作是直接關係到生死存亡的決鬥,生死未卜,絕不能有絲毫鬆懈,絕不能產生厭戰、畏懼。」

整頓軍隊:又一番生死較量

中共一直以來依靠槍桿子和筆桿子維持政權。江澤民在其執政、干政的二十多年中,為鞏固權力晉升了大批將軍。其軍中心腹、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就幫助江實現了「垂簾聽政」,架空胡錦濤。兩人還在軍中大肆賣官鬻爵,他們提拔的軍官遍佈軍中。

為了徹底整頓軍中貪腐亂局,防止被江派架空,有分析稱,習就是「豁出去」也要掌控軍權,以敲山震虎之勢清洗軍中江派勢力。習在2015年11月的軍改工作會議上發狠話說「誰反對軍改,就是反對軍隊進步,誰就下台!」

有外媒評論說,習這五年面臨最凶險的境況莫過於對軍隊的整頓與對軍權的重新掌控過程。軍隊高層人事調動可謂是一番「生死較量」。

大陸微信圈熱傳的一封題為「知情幹部上書習主席、黨中央」的公開信揭露說,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曾在酒後揚言說:「有人想鼓搗我們家,白日做夢,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都在要位上幹著」。如此可見,習近平肅軍的難度非同一般。

徐才厚下馬後,郭伯雄成為下一個目標。《南華早報》2015年4月引述軍方消息披露,和徐相比,軍委在處理郭時更加小心。因為郭作為軍委第一副主席,權力更大,影響力更勝徐,徐主管政治教育和軍隊人事,而郭在2002年成為軍委副主席時,已控制軍隊作戰和訓練任務超過10年。

當時有人擔心,習若要繼續推倒郭,被逼急了的郭可能會聯絡其提拔的軍人一起來對抗習。這種擔憂其實也正反映了當時習所面臨的風險。

郭在徐落馬後還聯合徐派在軍中的勢力,要「團結一致」對抗習。「總政知情幹部」的一封網絡舉報信透露,2014年中,郭秘密召見心腹商量策略,形成了比較一致的看法和計劃。內容包括,針對習對軍隊運用各個擊破的戰術,必須縝密籌劃主動出擊,否則,必然坐以待斃;習在軍內最大軟肋是沒有自己人,我們的最大優勢是從上到下都有自己人。因此加強團結比甚麼都重要。

為了避免抓郭過程出「意外」,習還採取了防範軍隊反抗的措施。據外媒披露,中共十八大前及軍中大老虎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抓前後,中南海和軍委大院內有一支聽命於習的神秘隊伍,始終關注軍隊內各「山頭」動靜的同時,指揮多個軍隊部門保持戰備狀態。

在做好防範的同時,習、王也對抓郭進行了周密布局。2014年7月10日,《明報》稱,郭正鋼夫婦因涉及相關案件被中央軍委紀委帶走調查。

但到了2015年1月14日,郭正鋼卻被意外晉升少將。有報道指,這一舉動使得郭伯雄下面的馬仔都以為郭沒事了。但這是王岐山使用的「穩軍之計」。

2015年4月9日,中央決定對郭伯雄進行調查。而郭正鋼雖然先被晉升了少將,但最終還是被立案調查。

在這之後,習又開始全面清洗中央軍委,其中聯合參謀長房峰輝以及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雙雙落馬。此外,習還將海陸空三軍司令全部換掉。房峰輝據稱是郭伯雄「頭馬」,張陽則是徐才厚的親信。

對於習、王所經歷的生死較量,外界只能從官方媒體及消息人士所流出的只言片語中窺測一二,而實際兩人在這五年中所遭遇的風險或許比報道出來的更加令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