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7天、關係到中共第六代領導人接班佈局的十九大今開幕。圍繞十九大,中共祭出歷來最嚴的安保措施,被批評極度擾民。從禁止買賣刀具、加油站禁售汽油,到全國萬家企業停工、營造「藍天白雲」的假象,令中國經濟損失慘重;隨著十九大臨近,北京遍佈便衣、嚴管輿論,不少市民乾脆離開高壓之城──北京,加上各地趕去開會的數千名代表,令機場、火車站等處人滿為患。

中共十九大今日(18日)上午9時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全國各地38個代表團、2,200多名黨代表已於16日抵達北京,並完成報到程序。

天安門密佈公安武警便衣

大會前夕,大會堂旁的天安門廣場氣氛緊張。身穿制服的公安、武警,以及各式便衣人員,比遊客人數還多。

一般遊客在天安門城樓前,如果拿手機與相機拍照,甚至開視訊與親友連線,就會發現被一些穿著便服的人以銳利的眼光打量,而且總好像反覆遇見。據在京採訪的記者稱,在廣場外的安檢點,被再三要求出示採訪證件,並被告知經官方核准才能在廣場上自由採訪。

接近天安門廣場的首都大酒店戒備同樣森嚴。大門外停靠多輛警用車,沿路擺滿紅色三角錐,進入的車輛都要停下接受盤查。

各交通樞紐「人物同檢」

各大地鐵站、火車站等因安檢升級「人物同檢」,隨身攜帶的包和物品全部要檢查,導致人群滯留人滿為患,甚至需要排隊一個小時以上才能進入地鐵站。乘客都被堵到站外的行人天橋。北京市民苦不堪言,正常生活遭嚴重擾亂,出現很多前所未聞的亂象。

關萬廠保藍天 經濟損失重

為營造「藍天白雲」、歌舞昇平的面子工程,中國發出歷來最大規模的停工令。在十九大前兩個月,中國數萬間工廠,包括過萬間排污工廠被下令關閉,單是四川省就有超過7,000間工廠已被關閉或暫時關閉,山東省淄博市就關閉5,000家化工企業,還未計另外29個省份。

此舉造成當地經濟損失慘重,導致一系列商品供不應求,嚴重影響全球的供應鏈。

據報,有德國汽車生產商因當地零件製造商突然關閉,損失數十億美元。水泥價格已達3年高點,用作動物飼料防腐劑的「蟻酸」,亦在8月底價格貴了一倍,化肥價格亦比去年同期上升1/3。

知名作家鄭義表示,像北京閱兵或者舉辦甚麼重大活動的時候,都要讓一些污染企業停工或者半停工,或者受到種種嚴厲的限制,但起的作用並不大。民間環保專家吳立紅稱,10月份有十九大,明年3月份有兩會,聯繫起來看正好是秋冬季,「現在環保問題都跟政治相掛勾的」。

安檢加嚴,16日北京地鐵站嚴重堵塞。(網絡圖片)
安檢加嚴,16日北京地鐵站嚴重堵塞。(網絡圖片)

禁買刀停加汽油 夜店關門

停工令甚至連夜店也受波及。十九大前夕,北京工人體育場各大夜店發出聲明,自15日起暫停營業,預計為期11日,理由是「由於不可抗力因素」。

此外,北京暫停一些民宿平台的在京預訂服務;北京的加油站也停止了自助加油服務;而超市刀具從購買實名制到乾脆這段時間全部下架;北京也已停止進京快遞服務,要到10月底才會恢復正常。

由於北京城已變成高壓鍋,不少市民乾脆離開京城外出躲避,導致北京的機場、火車站人頭湧湧,到處都是準備離京的市民。

維權異見人士被「旅遊」

目前無法得知,中共為十九大到底投入了多少安保人力。不過,據早前陸媒報道,僅朝陽區實名登記註冊的「朝陽群眾」就有13萬人,加上沒登記註冊的「維穩人員」多達19萬,參與人數可謂空前之多。當地街道委員會給這些他們稱之為「積極份子」的補貼每人每月300至500元。另外,北京市所有的派出所(警署)被要求取消休假一周上班7天。

居住在北京的多名敏感和異見人士被監視、騷擾,16日相繼被帶往外地「旅遊」。住在北京的獨立記者也被要求在十九大期間離開北京,廣州的異見人士被要求不得接受採訪。

前人民大學副校長謝韜之女謝小玲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24小時看管她的很多是協警,「這些人都是00後、90後,就是那種在農村根本沒有工作、不能上學、買不起房、有病看不起(醫生)的這種人,但是他仍然會為了三、四千塊錢把我看得死死的。」警方都忙不過來,甚至有監控她的片警(所屬社區的警察),乾脆把休假的孩子都帶來上班。

謝小玲說:「整個北京城管都緊張到一個可笑的程度,都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公共汽車在北京街上不許開窗通風,(京西)賓館周圍的住家不許開窗戶,飯店停業都很普遍。」

另外,為保十九大不出現任何中共當局不想看到的狀況,比如民間抗議的橫幅、傳單等。北京市公安局下令排查轄區內所有提供打印複印服務的商店,重點檢查登記上報有幅面寬度超過A3尺寸的打印、噴繪、複印、轉印設備,備案並上報設備規格型號用途及使用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