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月17日召開的中共十九大首場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庹震稱,「經十九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確認2,280名代表資格有效」。而就在9月29日,中共官方剛剛公佈了最新參加中共十九大的代表名單,共2,287名。這與7月公佈的2,300名代表相比,已經少了13人。而且根據中共中組部負責人隨後披露的消息,由於重慶代表是重新選舉,因此實際上有27人不能參加十九大。如今,在十九大召開的前一天,又有7人被確認無緣十九大。這7人來自哪裏?

由於中共沒有公示新的代表名單,筆者通過比對,搜索到缺席者中有3人應來自上海代表團。今年5月和9月公佈的上海代表共有73人,然而,在10月17日《解放日報》的報道上海代表前往北京的新聞中,上海出席十九大的代表變成了70人。那3人出了甚麼問題?

此外,缺席者中還有1人來自山東代表團。9月公佈的山東代表為76人,但齊魯網報道抵京參會的代表為75人。少的一個人是誰?出了甚麼狀況?

再者,與9月公佈的代表人數63人相比,抵京的河北代表團成員變成了61人。或許是為了避免引起外界的關注,《河北日報》在報道相關新聞時並沒有提到抵京代表人數,但在介紹代表團成員情況時,還是不小心露出了馬腳。新聞中稱,河北代表團中,各級黨員領導幹部39名,佔63.93%;生產和工作第一線的黨員22名,佔36.07%。也就是說,代表只剩下了61人。被除掉名字的那兩個代表究竟是誰?因何是由?

最後一個神秘缺席代表隱藏在其他代表團的名單中,筆者尚沒有搜索到。

按照第二次公示十九大代表名單後中組部負責人接受官媒訪問時所言,被選出的代表要符合以下兩點:一是「堅持把政治標準放在第一位」,即要堅持「四個意識」,與「習中央」保持一致;二是人選要過廉潔關。筆者理解,無論是第二次公示名單被排除在外的27名代表,還是此次無緣十九大的7名代表,應該在這兩方面或者是其中的一方面出了問題,而剛剛被擋掉的這7人應該是在近一個月被查證出問題的。那具體問題會是甚麼呢?

10月初據《信報》報道,除去重慶市委常委14人被取消代表資格外,另外13人中包括吉林省政協主席黃燕明、黑龍江省委統戰部副部長林寬海、山東威海富豪威高集團董事長陳學利、陝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楊照干、甘肅甘南州長趙凌雲等。筆者隨後撰文指出黃燕明、陳學利皆與江派存在關聯,而林寬海的石油背景,楊照乾的煤炭背景,都與周永康派系有關係,趙凌雲則或搭上落馬的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顯然,他們的缺席,應是肅清各種流毒的結果。

由此推之,十九大即將召開前被擋在門外的這7人也應該與北京高層要肅清的各種流毒存在關聯,比如河北應是肅清周本順流毒,而山東、上海則都是江派根基深厚之所在。沒有人否認,中南海之所以如此嚴格把關,應是為防止有人在會議期間興風作浪。只是搞笑的是,曾經的中共「優秀代表」如今被摒棄在門外,究竟是誰的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