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政府正在華盛頓進行一項諮詢,試探白宮官員們對任命海軍上將哈里斯(Admiral Harry Harris)為澳洲大使的反應,迄今為止獲得的反饋非常積極。

《悉尼晨鋒報》的政治和國際事務編輯哈切爾(Peter Hartcher)分析,這表明這位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四星上將指揮官會被委任這一職務的可能性變大,同時美國也在有意發出一個信息,表達其對澳美軍事聯盟的承諾。四星海軍上將是和平時期美國海軍中的最高軍銜。

那麼美國發出這一信息所針對的對象到底是誰?哈切爾認為,第一個是堪培拉,因為美國想要向有些焦慮不安的澳洲盟友再次表明美國的立場;第二個是北京,因為特朗普政府想告訴中共,它不可能將澳洲和美國分開。

前布殊政府的亞洲政策主管格林(Mike Green)說:「哈里斯將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被派往坎培拉的第一位國家安全專家。鑑於目前亞洲複雜的戰略格局,這是合理的。」

過去澳洲有八位美國大使具備軍事經驗,最近的一位是1993年至1996年期間的珀金斯(Ed Perkins),但無一人能達到哈里斯的資歷水平。外界知道哈里斯和他的夫人布拉德利(Bruni Bradley)願意承擔這項工作,總統特朗普欣賞哈里斯並且也想讓他接手此工作。

過去澳洲有八位美國大使具備軍事經驗,但無一人能達到哈里斯的資歷水平。(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過去澳洲有八位美國大使具備軍事經驗,但無一人能達到哈里斯的資歷水平。(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哈切爾認為,哈里斯將會受到堪培拉的熱情接待。哈里斯是對中國的鷹派人物(主戰派),也是北京最不喜歡的美國人之一,中共政權不希望他在任何地方擔任任何官方職務。這對特朗普政府來說,卻是一個額外加分。

不過目前委任哈里斯做澳洲大使存在一個時間問題,因為哈里斯要到明年五月才結束在夏威夷太平洋司令部的任期。而目前有沒有明確的繼任者,北韓問題又是太平洋司令部的職責所在,所以哈里斯不可能很快就任,會有一段時間的延遲。事實上美國駐澳洲大使的職位在特朗普的任期內已經空缺了九個月。

但是,澳洲和美國政府在等待任命大使期間都不會怠慢,雙方都在努力強化雙方之間的關係。哈切爾舉了幾例。

長期支持美澳聯盟的美國共和黨重量級人物麥凱恩(John McCain)曾詢問澳洲駐美國大使霍基(Joe Hockey),澳美兩國一起合作已經有多長時間?得到的回答是可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國北部的哈梅爾戰役。美國人加入了由澳洲將軍蒙納什爵士率領的盟軍,正是這場戰役打垮了德國人可怕的進攻。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美國人首次在外國指揮官帶領下的戰鬥,而且是在1918年的美國獨立日7月4日進行的。麥凱恩的這段陳述在美國被廣泛報道,談到的是一個世紀的共同奮斗和犧牲,和「一百年的夥伴關係」。

上周,霍基還在美國國會議員中發起了一個核心小組,名為「澳大利亞之友」。初始成員有52名參議員和議員。許多國家在美國國會早已建立起了這樣的小組,現在澳洲也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