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十九大」,北京城強力「維穩」,氣氛更見緊張。一個訪民的周邊幾乎都佈置了近30個監控人員,並在通信軟件上24小監控,也有訪民表示,國家信訪局網上投訴系統這幾天已無法投訴。

有民眾向大紀元爆料,10月1日、2日這兩天向國家信訪局網上投訴系統發投訴材料,發了幾十次都不成功,顯示「提交失敗」,換了幾台電腦也不行。新註冊用戶也註冊不了。可能是為了「十九大」關閉了舉報系統。

一個訪民向大紀元記者說也遇到同樣情況。10月3日她在國家信訪局網上投訴系統投訴,填完投訴請求後提交,一直沒動靜,也沒出現提交成功或提交失敗,就當在那兒。顯然是被關閉了,不讓投訴。

訪民10月3日向國家信訪局網上投訴系統發送材料,畫面停止不動。(訪民提供)
訪民10月3日向國家信訪局網上投訴系統發送材料,畫面停止不動。(訪民提供)

30人看管1訪民 滴水不漏

據北京當地訪民所述,現在北京城各街口佈滿了人,有帶紅袖章的,有穿便服不帶紅袖章的,看見外地訪民馬上帶走遣回戶籍地,或關黑監獄或軟禁。而當地訪民則被大量的維穩人員監視著,滴水不漏。

訪民住家出入的每個路口都有7-8個維穩隊伍,氣氛緊張恐怖。(訪民提供)
訪民住家出入的每個路口都有7-8個維穩隊伍,氣氛緊張恐怖。(訪民提供)

北京房山區訪民劉慧珍告訴大紀元記者,「北京在地訪民很多幾乎都被看著,出入、走路都有人跟著,到哪兒都跟著。外地訪民現在已經很少了,只要被他們查到就會被帶走。」

訪民住家出入的每個路口都有7-8個維穩隊伍,氣氛緊張恐怖。(訪民提供)
訪民住家出入的每個路口都有7-8個維穩隊伍,氣氛緊張恐怖。(訪民提供)

「現在我住的地方有近30個人在四個路口守著,有當地的人和外地陌生的人,說馬上『十九大』了輪流值班,可都在我的住家四周幾個路口。表面上他們是不會承認看著我的,可是大家都明白,不然為甚麼要值這個班。」因為她住的南邊和東邊雖然沒有人住,可每個路口都是7、8個人守著。

劉慧珍說,「我住的這區路口很多帶紅袖章的,不帶紅袖章的人,來回地轉,前天晚上(10月1日)12點,我起床來看一下外面,有2個人面對著我房裏用燈照著看,每天都提心吊膽的。」

劉慧珍說,她家被強拆了,現在住的是附近還沒被拆掉的房子,有電但沒有水。

「十九大」的恐怖氣氛前所未有

北京平谷區訪民鐘在民向記者表示,「今年『十九大』的恐怖是前所未有的,現在是群情激盪,民心激盪,『維穩』狀況是跟以前差不多,只是更加緊張和恐怖,監控軟件、跟監,然後能拘留的拘留,能軟禁的軟禁,能跟監的跟監,封口等等這些狀態,從網絡到現實生活都是這種狀態。」

鐘在民說,「我的軟件24小時被監控,都在它的監控之中,跳跳群封了我485個,我一個人的跳跳群陸續封了我185個,QQ號包括超級會員號、普通會員號已經封了我50多個了,然後手機、電腦給我抄走了,現在就剩一部手機還可以用。」

鐘在民被關二個月黑監獄,才剛放出來一個月,他說,現在就是會有點頭暈,到晚上7、8點鐘時就會肚子疼,疼得滿身是汗,一個多小時後就過去了,然後還有黑便,被打掉二顆牙,現在身體還需要休養,暫時是無法上訪,但外面巷道路口都是人在監視著,出門都要非常小心謹慎。

「十一」上訪 警察揚言武力鎮壓

陝西訪民康素萍發出消息說,「進京的途中,在候車室被拍照,上車前被員警使用執法記錄儀錄音錄影,並且詢問進京目的及返程日期等,警察手持紙質資料,我要求看內容被拒絕。8月,買票欲進京遭遇小寨街辦和小寨派出所的強烈阻撓,並揚言要武力鎮壓我,前路吉凶未卜。」

也有一些訪民計劃「十一」進京上訪,但在9月底前就被綁架關黑監獄,或被送進學習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