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房地產商在明年將迎來償債高峰,但在中共的調控之下,大陸房地產已經降溫。而房地產的波動將給中國整體經濟帶來風險。

據《華爾街日報》9月28日報道,穆迪投資者服務(Moody’s Investor Service)的數據顯示,房地產市場對中國整體增長的貢獻接近三分之一,所以房地產的波動會直接影響中國整體經濟的增長。而一旦抵押貸款激增引發的房地產市場過熱驟然降溫,將波及其它經濟領域。

目前,中國房地產商面臨諸多壓力。

中國房地產銷售在中共的調控之下已經開始下滑。麥格理集團研究中國問題的經濟學家胡偉俊認為,今年三線城市強勁的房屋銷售勢頭不太可能持續,明年房屋銷售將進入下行周期。

房地產銷售下滑首先造成房地產公司現金回款放慢,影響公司的資金鏈。

另外,開發商發債成本也可能上升。據數據商Wind資訊的消息,去年,只有約25%的開發商發行的人民幣債券利率為6%或更高,今年的比例超過33%。信用分析師預計這一比例還會進一步上升。

報道認為,因為很多人用房子作為貸款的抵押物,房價下跌或加劇人民幣債券、銀行貸款和中國監管鬆散的民間放貸領域的違約,可能給中國金融系統帶來影響。

大陸房地產大亨任志強日前表示,以房子抵押信貸的大概約有五六萬億人民幣。抵押來的錢用於幹工業、幹商業、幹其它東西了,這一部份有風險。

中共在房地產市場去槓桿的過程中,推出了很多調控措施,如在熱點城市限購,給新樓盤上市限價,上調首付比率,限制房地產開發商在境內交易所發行人民幣債券,禁止私人資產管理公司從事某些類型的房地產債務融資的規定等等。

據香港鳳凰財經9月27日消息,2017年截至日前,大陸已經有超過100個城市(縣級以上)發佈了各種相關房地產調控的措施150餘次。北京一個城市就發佈了調控政策超過20次,15個核心熱點城市發佈調控政策均超過4次。

這些調控措施導致住宅銷售放緩,資金回流減慢,違約風險上升。面對這些調控,小型開發商因為其債務負擔很高尤其易受衝擊。中共這些調控措施可能會打消小開發商投資新項目的熱情。

據Wind資訊的數據顯示,2018年房地產企業到期人民幣債券總額將飆升64%,至少達到人民幣2,300億元,到2019年則會再增加87%。

許多人民幣債券持有人有權從明年開始要求企業提前償付,而到2019年和2020年,這種情況會更多。信貸分析人士稱,一旦債權人紛紛要求企業提前償付,或引發一波資產出售潮,並造成新項目開發資金枯竭,進而可能導致房企財務狀況進一步惡化。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的數據顯示,大陸房企持有的現金今年已經下降了。標普稱,獲評級開發商的現金與流動負債比為1.6倍,而去年是2倍。

有海外評論人士表示,一旦房地產市場大幅降溫將給中共整體經濟帶來下滑,中共會放鬆對樓市的調控,用樓市拉抬GDP。

任志強今年也曾經表示,在兩個前提下中共會放鬆對樓市的調控,其中之一就是經濟大幅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