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在一半西歐國家,Uber(優步)都遇到過被禁止的危險,有時峰回路轉,有時Uber被迫退出。如今,世界最富庶的城市之一倫敦也要把Uber趕走。

4萬名司機加350萬名乘客,這讓倫敦成為Uber在英國的最大市場。9月22日倫敦交通局的一個決定激起千層浪:Uber營運執照於9月底到期後,不會頒發新執照。次日就有六十多萬人在網上請願呼籲交通局收回決定。Uber也表示會上訴。

倫敦政府:Uber缺「企業責任感」

倫敦交通局在聲明中表示,Uber的營運模式表示他們缺乏「企業責任感」,例如Uber沒有或未及時向警方舉報一些如性侵犯等刑事罪行,沒有對旗下司機作出足夠的背景及健康調查,以及使用可阻礙監管機構執行監管職能的軟件(Uber已公開否認)。

相關決定得到倫敦市長Sadiq Khan、傳統黑色的士公會和一些支援就業的組織支持。

但倫敦貿易部長Greg Hands、Uber司機和用戶則表示強烈反對,認為每次使用Uber服務時,乘客事前已知道司機名字、車牌號碼,這已大大減低了司機以身試法的動機,對乘客提供了很大的安全保障。

Uber惹上官司 員工權利是軟肋

據《星期日泰晤士報》消息,Uber為尋求轉機,已準備在乘客安全和司機福利方面作出讓步,如限制工時、提高假日支付司機的費用等。交通局則暗示有協商的可能性。

這不是Uber第一次在英國惹上官司,去年7月,兩名Uber司機指控公司未給司機提供假期和病假工資等員工權益。Uber則認為司機不是「員工」,而是獨立承包商,所以不享受這些權益。

去年10月英國法院裁定Uber敗訴,要求其將司機視為「員工」,並提供最低工資、病假工資和假日薪水等各項基本權利。

倫敦華人這樣看

在倫敦以開Uber為生的林先生認為,起碼最近一年之內還不用著急找新工作,因為上訴期間Uber仍可以正常營運,而Uber很可能會一直上訴到最高法院。

如果Uber最終敗訴,林先生認為司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再就業,他認為很多司機會轉到其它私人出租車公司。作為搬家方便的單身人士,林先生還多了一個選擇:「我也許會考慮去其他英國城市繼續開Uber。」

居住在倫敦的胡先生認為,Uber為不少乘客提供了優惠快捷的服務,這種零工經濟的急速發展觸動了傳統經濟,而監管機構無法跟上變化,為零工經濟參與者制定合適的管制,在各方壓力下,他們可能不知所措,甚至會採取極端手段,終止零工經濟公司的營運權。倫敦交通局的決定,長線來說只會窒礙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