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國防部官方微信24日消息,9月23日至24日,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和越南國防部長吳春歷分別率團,先後在越南萊州省萊州市和雲南省紅河州金平縣舉行兩軍第四次邊境高層會晤。 

這場軍方高層會晤原定6月20日舉行,但當時訪越的范長龍突然提前結束行程,會晤告吹。中共國防部稱因「工作安排原因」取消會晤。 

親共港媒引越南媒體的報道披露,當時中越雙方在一場關於南海問題的閉門會議上發生激烈爭執。原因之一是越方不承認中方有關南海島礁主權「自古屬中國」的主張;二是會議期間,越方在南海爭議海域進行油氣開採前的勘探工作。 

據報道,中方在萬安灘附近海域出動了40艘軍艦、海警船和數架「運八」軍用運輸機,前往阻止越南的鑽探行動。而越方也有十幾艘艦船在場。消息稱,這是繼2014年在西沙中建島發生的中海油981號對峙事件以來,最嚴重的一宗軍事對峙事件。 

之後,中共外長王毅原訂8月在第50屆東南亞國家協會外長會議(AMM)暨相關會議期間會見越南副總理兼外長范平明的計劃,也因不明原因取消。 

在8月5日的東盟外長會上,有報道指越南希望對中共南海造島及軍事化採取更強硬的措辭,但遭部份親中成員國的反對,造成聯合聲明難產,一天後才補發聲明。 

至於長期在領土爭端中僵持的中越關係為何此時轉向,有分析認為,中共即將舉行十九大,北京有必要調整外交政策,儘量安撫外部矛盾,而越南亦凍結了在南海爭議海域開採油氣計劃,釋放出緩和信號。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9月也訪問了越南。 

這次會面,並非2016年初升任越共國防部長的吳春歷和范長龍首次會面。去年8月,吳春歷訪中時,兩人就已在「八一大樓」碰過頭。 

越南國防部長的地位與中共國防部長不同,前者是越南軍方二把手,軍委副書記,大將,地位僅次於越共總書記兼軍委書記(越南不設軍委主席,設軍委書記、副書記和軍委常委);而後者是軍方四把手,軍委委員。

所以,兩方會見時,吳春歷和范長龍的地位「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