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邊境執法官員發現,更多的中國人試圖冒著生命危險及支付高昂費用,越過美墨邊界非法入境美國。移民律師說,在人口走私集團眼中,「這些中國人是肥羊,不是人」。

過去,移民執法官員在美墨邊境最常見的非法行為是藏在汽車行李廂的毒品,或者使用假造旅行文件的墨西哥公民。現在,經常抓到的是意圖非法入境美國的中國公民,邊境主管機關不得不聘用會說普通話的官員。

中國公民通過美墨邊境偷渡增長五成

根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CBP)的數據,2017財年(2016年10月1日到2017年9月30日),在加州海關逮捕了261名中國公民,比2016財年(177人)增長近50%。

此外,2017財年截至9月中旬止,加州聖地亞哥縣的邊防巡邏隊(Border Patrol)總計逮捕了218名中國公民,其中包括8月份抓到的23名中國公民。2016財年被逮捕的中國公民為861人。

雖然被逮捕的中國公民人數,和其他國家非法移民數量相比,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但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發展。

根據CBP的數據,今年試圖通過美國西南方邊境非法入境美國的中國人,大約五成以上選擇加州南方的美墨邊境。這些中國人的最終目的地是紐約或洛杉磯,他們支付人口走私集團的費用,從數千到數萬美元都有,有的甚且高達7萬美元。

通常,走私集團將中國人藏在汽車內,導致他們必須在運送過程中,捲縮在幽閉空間,忍受高溫、熱浪、尾氣排煙以及不足的氧氣。

聖地亞哥副檢察長康維夫(Mark Conover)告訴《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San Diego Union-Tribune),人口走私集團向有意非法入境美國者,收取高昂費用,僱用車手以極不人道的方式,將他們運送到美國;而這些非法移民即便闖關成功,也要耗盡幾十年的努力,在不人道的工作環境下,辛苦掙錢償還走私費。

近期案例

今年稍早,墨西哥知名歌手的兒子,24歲的阿吉拉(Jose Emiliano Aguilar)駕著克萊斯勒私家車,內藏4名中國人,走私不成被查獲。這4人坦承支付3,000到6萬美元的費用,其中2人的目的地是紐約,另2人是洛杉磯。

上周五(9月22日)凌晨4時30分,美國公民Erik Atanasio Vasquez駕車通過美墨海關時,被查獲在行李廂中藏著兩名中國女士:彭艾香(音譯,Ai Xiang Peng)和張艷(音譯,Yan Zhang)。她們告訴執法人員,想要去洛杉磯,支付1.3萬美元走私費。

9月17日晚上,中國男子高東(音譯,Dong Gao)被CBP執法官員發現躲在Esteban Gonzalez Barraza車子的後座中。高東坦承支付一萬美元的走私費,目的地是紐約。

阿奇(Sidney Aki)是CBP負責San Ysidro和Otay Mesa邊境的主任。他說,抓到這些中國公民後,立即提供氧氣和水,並檢查他們的身體狀況,因為他們所處的環境具有致命危險。

被逮捕後的命運

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發言人李溫迪(Wendi Lee)告訴BBC,這些中國人被抓後,就會被遣送回中國,但過程冗長。

CBP會將他們帶到拘留中心,並就個案展開調查。會讓他們通知中共的領事館,也可以給家人打電話,語言不通的,還會為他們提供翻譯員。

接下來,CBP會將他們的案件送到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讓移民法官審理他們的案件。

ICE會根據被扣押者會否對社區構成危險或逃跑,決定是否給予保釋,或繼續扣留。目前,獲得保釋的機率極低,大部份人被扣留。最後,移民法官會作出決定。

如果法官決定要將被扣押的人遣送回中國,ICE要先取得北京政府的許可。

非法入境美國 生活陷巨大壓力

對於近期為何中國人開始青睞美墨邊境的管道,偷渡非法來美,聖地亞哥移民律師康先生(San Kang)說,儘管中國的富人和中產階級人口在快速增加,但是仍然有大量的窮人,很多人將前進美國,在美國努力工作,視為是改善自己及家人生活的途徑。」

阿奇表示,被抓到的中國人來自各行各業,有廚師、餐館服務員、工程師,也有學生。

「中國人非法入境美國後,面臨很大的生活壓力,因為必須償還借錢支付高昂走私費的債務」,阿奇說,「這可能是長期或者終其一生的壓力,而且走私者還會再找上他們。」

「走私者會威脅他們:『我們知道你是非法的,我們可以輕易地打電話給當局,他們會找到你。如果你想隱藏身份,最好付錢給我們。』」

移民律師古勒(Marilyn Gunner)說,如果走私者告訴中國人,來美國後會有工作,償還走私費,那麼這不僅是走私人口,還涉及到「奴隸販賣」。

她說,「對走私者來說,這些中國人只是肥羊,而不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