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官媒微信「政事兒」刊文《從仕途起點清除遺毒,這個落馬副部問題有多嚴重?》,指的是此前18日被「雙開」的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劉善橋,引發了湖北全省的遺毒清除工作。

這篇文章寫道,劉善橋9月18日被中紀委立案審查後,在18日當晚及19日,省委、省政府、省政協、省人大等省級四套班子,以及劉善橋之前主政過的隨州(仕途起點)、襄陽(舊稱襄樊)、黃岡等三市,紛紛表態,表示徹底肅清遺毒。

就如此文所言,像劉善橋這樣一位副部級被中紀委處理後,引發了全省的遺毒清除工作的情況,實不多見。

但若要外界說,在「十九大」這個節骨眼,這情況還是現任天津書記李鴻忠不樂見的。

李鴻忠入津之前主政湖北省近10年,也與劉善橋有著近10年的上下級關係,尤其是2007年至2012年,李鴻忠湖北兩大政績工程,都在劉善橋此一期間主政的黃岡市。

一是2010年李鴻忠時任省長拍板開建的黃岡長江大橋,官方稱這是湖北省交通建設史上的一件大事。一是2011年2月成立的「大別山試驗區」,湖北地區主要範圍是黃岡市,官方稱這是李鴻忠履新書記後抓的第一個重大工程。

履歷顯示,在2012年,劉善橋不僅「當選」十八大代表,還「當選」十屆湖北省委委員。這應該可以說明李鴻忠對劉善橋在黃岡的工作是肯定的。

不過,在政事兒這篇文章中特別提到:劉善橋由黃岡市委書記調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不久,曾不斷有人實名舉報其在黃岡任職時的問題,指稱其賣官、重用親信,離開黃岡前突擊提拔60名處級幹部。

劉善橋是在2013年從黃岡市改到省政協工作,而李鴻忠是在2016年9月離鄂入津的,也就是說,李鴻忠那時候曾有3年多時間可以處理對劉善橋的舉報卻置之不理。

其實李鴻忠2007年從深圳到湖北,能與劉善橋一拍即合,以及涉嫌包庇他的貪腐,最關鍵原因還是兩人都有迫害法輪功的豐富經驗。劉善橋早在2002年,就是黃岡當地的「迫害一把手」。

在中紀委對劉善橋的雙開通報中,指其「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按此歸屬及習王定義的反腐主體責任人,李鴻忠將被追究反腐不力的責任。回頭看,可見李鴻忠似曾為此「打預防針」。

劉善橋6月26日落馬後,外界關注他是王岐山貴州現身後的「首虎」。因為王岐山隱身40天後,於6月20日至6月22日,現身貴州檢查紀檢監察工作。而23日上午,李鴻忠隨即主持召開天津市委常委會議,主題是傳達學習王岐山貴州講話,並再次表態力挺習核心。

結果劉善橋在李鴻忠表忠3天後照樣落馬,而且算起來是湖北官場首個遺毒,其腐敗重地黃岡市又是前上司李鴻忠的政績重地,特別是中紀委雙開通報這一句:「不忠誠、不老實」,像在打臉「忠字不離口」的李鴻忠。李鴻忠十九大仕途實在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