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默克爾與舒爾茨之間的電視對決相比,五個小黨的電視辯論熱鬧多了。參加的黨派多,政治觀點也南轅北轍。

德國大選就在眼前了,兩個大黨9月3日進行了唯一的一場電視對決。但說是對決,其實沉悶無聊,無風無浪。因為這兩個黨在很多方面都很接近,很難產生真正的衝突。五個小黨的辯論就熱鬧多了。

三男二女五黨過招

9月4日,五個小黨也來了一場電視辯論。從參與者,到討論話題、問話形式等都不一樣。主持人很嚴厲,到時間不肯住嘴的會強行打斷,要求發言者直奔主題。不過,有時候發言的政治家滔滔不絕,主持人喊停也停不下來。有評論說,主持人有時候有些控制不住場面。

電視一台的這場電視辯論由左翼黨(Linkspartei)瓦根克內西特(Sahra Wagenknecht)、自民黨(FDP)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綠黨(Grüne)厄茲德米爾(Cem Özdemir)、選項黨(AfD)魏德爾(Alice Weidel)和基社盟(CSU)赫爾曼(Joachim Hermann)五位候選人參加,兩位主持人提問,參與者還可以直接互相提問。

這場辯論1小時15分,由於時間的限制幾位政治家對難民、房租、教育、歐盟、土耳其、電子化、電動車、尾氣門、退休年齡、俄羅斯政策等等進行了短兵相接地面對面辯論。

言簡意賅考驗口才

在對待難民問題上,基社盟候選人赫爾曼表示,臨時獲得避難權的難民無權要求家庭團聚,這符合歐盟和德國的法律。綠黨反駁,稱家庭團聚有利於融入。左翼黨女領袖大批,遣返難民回阿富汗不人道。選項黨候選人魏德爾則在幾個有關難民身份的界定上繞了一個大圈子,最後表示,該黨主張,對獲得所謂「有限保護」的難民人數定出上限,即控制在一萬人以內。

這場電視辯論,參與方多,發言時間有限,因此如何簡潔、明確地表達自己非常關鍵,對每個人的口才功底是一個考驗。表現好會給其所代表的政黨加分,說得不好甚至會丟選票。

一個多小時下來,媒體評論,自民黨候選人林德納口才最棒。他一如既往地邏輯清晰,言簡意賅,幾乎是出口成章。綠黨主席厄茲德米爾也不錯,他用移民後代的親身經歷說事,令人信服,而且有感染力。而基社盟候選人赫爾曼稍遜,有媒體評論,他說話有些拖泥帶水,不能切入要害。

女流之輩中,左翼黨女黨魁瓦根克內西特不僅戴的一對大耳環閃耀搶鏡,她沉穩自信,口才同樣可圈可點。而選項黨女候選人魏德爾也許鍛練機會還不夠多,說的就沒有那麼俐落。

如何組合?誰與誰相生相剋

根據各黨的政治主張,選舉後誰與誰組合也是令人感興趣的話題。目前執政黨、黑紅大聯合已經走到盡頭,尤其為了爭選票,分歧暴露明顯。問題是,除了黑紅還有甚麼顏色組合的可能性。

德國《焦點》雜誌分析五黨辯論時稱,誰和誰組閣先不提,先說誰肯定不和誰合作。首先就是在場的兩位女將所代表的政黨:左翼黨和選項黨。

兩位候選人的語言對陣也是唇槍舌劍,刀光劍影的感覺。選項黨恭維左翼黨女黨魁是該黨唯一一個頭腦清醒的人。言外之意,左翼黨都是頭腦不清的人。左翼黨代表立即回敬:「收回這些恭維。」並反過來「關心」選項黨女候選人,如何與黨內一群「半納粹份子」相處。

兩大黨電視對決、五黨電視辯論後,不知道是否對選情有所影響,是否有選民因此改了主意。不過這之後的民調似乎並沒有發生很大變化。到底鹿死誰手,9月24日便知道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