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演出三天造成轟動,觀眾似乎對神韻交響樂曲情有獨鍾,盼望連聽四場返場曲都捨不得離場。2017年9月22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時又是四曲安可曲,這已形成神韻音樂會特有的「安可現象」。

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在觀眾面前不斷拿出手帕擦汗,似乎向大家示意「三首了!」最後,因為被樂迷的熱情所感動,甚至乾脆闔上樂譜,一再在觀眾前搖著白色手帕,用融化觀眾的窩心可愛動作「舉起白旗」,似乎在說「我投降啦!再來最後一首!」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在觀眾前搖著白色手帕,似乎在說「我投降啦!再來最後一首!」(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在觀眾前搖著白色手帕,似乎在說「我投降啦!再來最後一首!」(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在演奏。(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在演奏。(陳柏州/大紀元)

國際知名音樂家讚譽不斷

「我要說Bravo(再演一曲),真的Bravo!」 「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台灣音樂推手、一手創立「中華蕭邦音樂基金會」、國際知名鋼琴家藤田梓教授盛讚:「從頭到尾都很感動,不但非常專業,裏面音樂的偉大加上信仰的力量,呈現出了最寶貴的精神。」

「第一首曲子《下世正法》就有六個樂段,一般都五段或四段,而且編制這麼龐大的一個樂團,但因為她對音樂的愛(精神),把這個樂曲創作出來了!」

「驚艷!」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於演出後讚道:「光是中、西樂的結合與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這麼好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樂曲應用相當多的五聲音階,而且不管是節奏上面或者是弦律線條,都加了許多巧妙的轉調或變化。」「能把這個多元素巧妙結合在一起,非常棒的創作!」

蘇顯達表示第一首樂曲《下世正法》似乎讓他聽出開天闢地的感覺,「好像一個開始的序」「就是一個序奏的開始,這樣的一個感受,很不錯!」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陳柏州/大紀元)

偉大的樂曲《下世正法》

台北國家音樂廳是台灣重要的音樂演出場地,裏面有全台最大的管風琴,其巴洛克時期型式4172根音管全部手工打造。管風琴音色雄偉肅穆而莊嚴,在教堂用以頌神讚神,激勵人們對創世之主的敬畏之心。

「第一首《下世正法》就讓我非常感動,我可以感受到神在迎接我們,跟我的距離很近,對我們傳達他的關愛!」國際扶輪D3522地區總監郭繼勳讚歎地說,「我是國家音樂廳的常客,卻從沒有聽過這樣完美融合中、西樂器,且同時呈現了中華文化的底蘊特色的交響樂。」

「我閉著眼睛聽,我感覺到天界,而且有飛天在演出場內環繞。」長期修行的控股集團協理林育賢敬讚說,「還有天女散花,真的非常開心!」

讚神、頌天,其實是西方古典音樂流芳百世的起源,也正好是東方音樂文明之始。《樂記》記載「樂著大始」,偉大的樂曲得以反映宇宙的創始。

「神韻交響樂真的是非常神聖莊嚴!」能量教育藝識流總監王禹婕驚讚地說,「尤其是演出《敦煌》時,我可以感應敦煌的千佛都在現場,全場能量場非常之強!」

「此曲應是天上有!」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行政處長許主峰說,「第一個曲目《下世正法》,我就感到神的降臨,佛陀再世。」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孫璐與王真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孫璐與王真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把靈魂交給喜悅祥和的正面能量

「我來的時候帶著負能量,可是聽完後充滿正能量!」文創業副理蔡文苑表示,「來看前心情本來很亂,進場後突然覺得我就進入了她的音樂世界,發現心情很平和,我突然發現我的靈魂交給她了!」

「我今天特地從高雄坐高鐵到台北聽這場音樂會!」台灣鑄造學會理事長、國立海洋大學機械與電機工程系教授莊水旺充滿喜悅地說,「心靈真的得到正面的能量,我才剛剛做完手術就來聽演出,我相信最近一定會很順利。」

「今晚是我幾個月來最愉快的一個晚上!」花藝設計師戴瑞蘭表示,「現在天災人禍不斷,社會紛紛擾擾,很多不安與煩惱,聽了神韻音樂,內心感覺到非常的平和與喜悅。」

「樂者敦和,率神而從天」,「故聖人作樂以應天」,幾千年前的《樂記》,提醒後代子孫,美好的創作是表率禮讚神佛、頌讚創世之「天」的偉大。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圖為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磅礴中奏出沉靜

「寒夜客來茶當酒」,戴瑞蘭形容,「神韻兼具東西方特色,像是一杯令人回甘的好茶,又是一杯芬芳的烈酒,同時可清淡,可壯麗濃烈,帶給人震撼!」

「我真想要喊安可喊到晚上10點!」馬來西亞籍的旅行社資深經理Elizabeth Lim讚歎道,「我看到清風扶蓮,又感受到忽必烈的大汗王朝氣勢,在草原上奔馳,太棒了!就一直想要聽安可曲,那個喊最大聲的一定就是我!」

藝廊羅丹藝境執行總監游子儁表示:「無論是樂器融合,還是文化融合都非常巧妙,從來沒有看過四首安可曲的交響樂!」

神韻交響樂的「安可現象」在台灣音樂界與樂迷間延燒。在21世紀以聖樂、讚樂、雅樂,呼喚了人類內心對音樂最深層的真正渴望。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售票百分百,爆滿的觀眾不斷喊安可,掌聲不斷。(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售票百分百,爆滿的觀眾不斷喊安可,掌聲不斷。(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帶領所有藝術家們謝幕,售票百分百,爆滿的觀眾不斷喊安可,掌聲不斷。(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帶領所有藝術家們謝幕,售票百分百,爆滿的觀眾不斷喊安可,掌聲不斷。(陳柏州/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