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奇案的內幕

您曾經被人騙過嗎?

您曾經受過委屈、被人栽贓陷害過嗎?

那是甚麼心情您能體會嗎?

下面講的是一場可以稱之為本世紀最大的栽贓案。因為這個事件,千千萬萬善良的中國人被誣陷,千千萬萬善良的中國人被騙。您了解這其中的真相嗎?

「天安門自焚騙局」回放

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日)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了震驚世界的自焚事件。

事發兩個小時後

新華社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新聞,聲稱:自焚者是5名來自開封市的法輪功學員。但是,美國之音記者打電話向北京公安局和公安部查證,他們答覆說不知道有此事發生。

隨後,央視在全國幾乎是24小時反覆播出自己製作的「自焚新聞節目」,矛頭直指法輪功。

一周之後

又拋出12歲的小學生劉思影被焚燒後的悲慘鏡頭,煽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在全國對法輪功掀起了文革式的鋪天蓋地的「大批判政治運動」。

事實真相究竟如何?

為甚麼新華社在事發兩小時後,一反「層層請示、遲遲不報」的常態,以驚人速度報道了自焚事件,並一口咬定他們是法輪功學員?自焚者真的是法輪功學員嗎?

法輪功的書中明確寫著「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是有罪的」。那麼,自焚者不是法輪功學員,這重重迷霧後究竟又是怎樣一個「廬山真面目」?

在「自焚」事件發生一個星期之後,央視的「焦點訪談」播出了自焚專題節目,裏面引用了很多自焚現場的錄像。但是,通過對「焦點訪談」的自焚錄像進行慢鏡頭播放和分析,足以看出「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一場瞞天過海的栽贓陷害。這一點,也請您自己來分析和判斷。

穿幫之一

被當場滅口的劉春玲

中共稱:劉春玲是被燒死的。但央視錄像表明:劉春玲是在自焚現場被人用重物擊打頭部致死。請看原始版的央視「焦點訪談」自焚專題錄像。(註:後來央視修改版的節目已經剪去這一小段錄像。http://www.youtube.com/watch?v=Lv5ZreBQWSw)

通過慢鏡頭可以看見,劉春玲身上的火焰已基本熄滅,突然,有人用重物猛擊她的頭部。劉隨即倒地,一條狀物快速彈起,飛出。(見圖3-6)誰是出手之人?如果把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的頭部,穿軍衣的武警正走向鏡頭前,他身後,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投擲重物的方位,仍保持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見圖8)我們還可看到,劉倒地時,左手不自覺抬起來觸摸被打擊部位。(見圖7)

自焚事件發生不久,世界著名媒體《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Phillip Pan),第一時間趕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而且劉春玲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還不時毆打老母和幼女。這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相差甚遠。

穿幫之二

天安門警察都背著滅火器巡邏?

在天安門自焚,史無前例。天安門廣場上沒有滅火器材,也從沒有見過背著滅火器巡邏的警察。「自焚」發生後,僅一分多鐘的時間內,現場警察就拿出了十幾個滅火器,對多名自焚者滅火。按照天安門廣場的橫、縱向距離計算,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取到滅火器;而且現場顯示的兩輛警車,平時也不可能裝備大量滅火器材。

如果不是事先知情、精心策劃,警察怎麼可能在幾分鐘的時間內迅速拿出十幾個滅火器及專業滅火毯?央視的自焚錄像有各種遠、近組合鏡頭,還有及時抓拍特寫,這不是在拍有腳本的電影嗎?

面對國際社會直接質疑,中共聲明稱這些鏡頭是CNN在天安門拍攝到的,但CNN發言人馬上發表聲明指正:「CNN的記者在自焚案發前就被中共逮捕,錄像機被沒收。」

從央視的自焚錄像上,可清楚看到在廣場軍警中間,一個背攝影包的男子正在從容地現場拍攝。當外界指問此人是誰時,中共不敢回應。

穿幫之三

頭髮和膠樽燒不壞?

央視「焦點訪談」播出的自焚專題錄像中,被澆上汽油、大火燒過的王進東,面部看似嚴重燒壞,腿上的棉衣也被燒爛,但他兩腿間盛汽油的塑膠雪碧瓶卻翠綠如新,最易著火的頭髮也齊刷完整。

而且,「每一個被燙傷或燒傷過的人都了解那種痛苦,更何況烈焰焚身時的巨大痛苦。故自焚者在疼痛、窒息及熱浪包圍下多以奔跑來緩解痛苦。南韓學生以自焚抗議全斗煥政府的錄像中,自焚者近乎癲狂地狂奔、尖叫直至倒地的表現才是正常的,絕非天安門自焚者所表現出來的輕鬆自如。」一位外科醫生的原話。

穿幫之四

切開氣管4天就能唱歌?

參與「自焚」的12歲女孩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手術,4天後就接受記者採訪。她帶著插管,還能底氣十足、聲音清脆地說話和唱歌。完全違反常理。

按常理,手術切口在聲帶的下方,此時人通過插入切口的管子呼吸,氣流不過聲帶,根本無法正常說話。如果一定要說話,必需堵著插管,但出來的聲音是斷斷續續的、有漏氣聲,絕不是像劉思影那麼明亮的歌聲。(註:劉思影在康復準備出院前幾天,已經被滅口、死無對證。)

另外,嚴重燒傷病人要在無菌隔離室接受治療,嚴防感染,也不能用繃帶包紮的嚴嚴實實。但是,央視「焦點訪談」播出的自焚專題錄像中,沒有穿戴任何防護衣的記者李玉強,拿著滿是細菌的話筒採訪,等於是變相殺人。而且,所有的「自焚者」都被厚厚的繃帶裹得像木乃伊一樣,大面積燒傷的病人千萬不能這樣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