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盛產國際名企——蘋果、谷歌等都在這裏紮根。加州也盛產陽光,一年大部份時間都是陽光明媚,萬里無雲。湛藍湛藍的天空讓你無比愜意。

我來到加州有段時間了,可是一點雨水也沒有見到,我真的非常渴望雨季的到來。我遇見的第一場雨,終於來了。

雨不大,也不急,但是從昨夜一直到今天白天,一直在下。第一次看到加州天空佈滿那麼多的烏雲,一時突然感覺不習慣了。我佇立在窗前,默默看著窗外的雨景,手機裏播放著一首歌——「無處安放」:「心愛的人啊,多年以後是否還記得我的惦念,我的憂愁和掙扎。」

我無法想像我的不辭而別,給你留下的傷害有多深。雖然我有不得已的理由,也是糾結很長時間後,才狠心做出的決定,但我依然害怕想像你的痛苦,你的無助。

我離開的時候已經想好讓你恨我,讓你忘記我,讓你詛咒我,這樣,我的心情會好受些,我的負罪感會減輕些。

「思念的人啊,人們常說時間會讓愛變得淡忘,變得模糊和破碎。」

我曾試圖忘記過去,甚至想自生自滅地消失在這個世界裏。但是人的脆弱和掙扎,往往在最後關頭成為一根稻草,讓我苟活下去。

當我戰戰兢兢地從其他人那裏知道,你在我離開後說「不恨她,我想她」的時候,我的心徹底碎了。我在找你,可是卻找不到了。

沒有人知道你帶著孩子去了哪裏,即使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願意告訴我。我知道, 現在, 我的悔恨一文不值。我想,如果我找到你,我願意跪在你的面前,不求得你的原諒和寬恕,只是想聽著你的聲音,看著你。

「心愛的人啊,時光飛逝我們終究要漸漸老去……。」

窗外一個小女孩兒穿著雨衣和雨鞋站在雨裏,很興奮的樣子。也許太長時間沒有見到雨了,她踩著地面的雨水,滿眼的驚喜。

我們的孩子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懂事,從她出生後,時間過得好快:她會翻身了, 會爬了, 會走了, 會說話了,上幼兒園了,上小學了......

她問我們問題時, 我會說:「SOSO!」而你會說:「 SO EASY!」

我多麼想再接送她上下學啊!不知道你是如何告訴她我離開的緣由,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知道這一切,

但是我現在已經沒有資格問這些了,也許我的沉默、我的祈禱,對她是最好的祝福。我不敢想,也不願想...... 我是否真的就要這樣漸漸老去......。

「可你知不知道,沒有你,我那顆叮叮噹噹的心啊,終將這樣無處安放。」

雨還在下,天空的烏雲偶爾散開,露出點陽光,但是馬上又被另一大片烏雲蓋住。雨水打濕了已經被豔陽烘烤良久的樹葉,那一棵一棵樹此時變得生機盎然起來。

我第一次聽〈無處安放〉這首歌,是在「中國新歌聲」裏,由白若溪唱的。當時她那空靈的聲音直擊我內心。我聽著聽著竟流出了眼淚。後來又聽汪峰的原版,又多了幾分滄桑和感悟。

「回望遠方秋雨般無垠的蕭索,也嚐到思念的苦澀。」

我知道我為甚麼這麼盼望下雨了。雖然加州陽光使人心情舒暢,而我只能,在瑟瑟秋雨中思念心愛的人。當思念化為淚水,如窗外秋雨般,靜靜淌下,心情則被滌蕩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