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明報》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話稱,三分之一的重慶市中共十九大代表將被取消代表資格,包括5名市委常委級,即副部級的高官,以及8名廳級官員。這其中除了有7月業已落馬的前市委書記孫政才外,還有剛剛被查的組織部女部長曾慶紅。

雖然上述消息並未公示,但中共官媒9月15日稱,中共山東省委常委、秘書長鬍文容調任重慶市委委員、常委。當天晚上的「重慶新聞聯播」畫面顯示,重慶市委常委悉數出席了有關的「學習會」,獨缺曾慶紅,而胡文容已現身該會議,按照市委常委原有排名正好坐在其位置上。這似乎在暗示,胡文容已接替曾慶紅擔任組織部長。

在中共官場上,重名的官員不少,一男一女曾慶紅就是一例。巧合的是,二人都是江西人。男曾慶紅是江派二號人物、江澤民的「大總管」,這兩年被外界心照不宣的視為當代「慶親王」。清朝慶親王奕劻,是晚清的一個大貪官,曾慶紅與之有諸多類似之處。

而女曾慶紅仕途起於江西,且長期在江西任職。2008年3月到12月,在曾慶紅(男)老家吉安市短暫主政,在曾的心腹蘇榮任江西省委書記期間,她被提拔,於2011年8月至2013年1月,任江西省組織部副部長,其後,在任半年江西省副省長後,空降重慶任重慶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顯然,女曾慶紅的一路升遷離不開同名的「慶親王」的關照。

據大陸媒體報道,2008年兩會期間,業已退休的原中共副主席曾慶紅在中國職工之家江西代表團駐地「看望」江西代表團全體代表時,與時任全國人大代表、江西省萍鄉市市長曾慶紅(女)握手,並對其「勉勵」。這表明,曾慶紅(男)早已注意到了與自己同名又是老鄉的這個女官員,而就在兩會後,曾慶紅(女)先是被調任吉安,之後就被升至江西第二大城市九江任市委副書記、市長。三年後,又升任組織部副部長。

在九江任職期間,即2011年5月,神華集團江西國華九江煤炭儲備(中轉)發電一體化項目落地江西。蘇榮和神華集團原董事長張喜武共同為公司揭牌,而神華集團這幾年來有若干高管被查,其腐敗問題正在逐步浮出水面。背後同樣涉及曾慶紅(男)。作為九江市的主官的曾慶紅,不會不知道這個項目的,其又起了甚麼作用?

而在江西組織部任職期間,曾慶紅不僅與蘇榮存在交集,而且與時任組織部部長的莫建成屬於上下級關係。今年8月,調任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組長莫建成已落馬,當時筆者分析其被查主因應與其在內蒙古和江西任職有關。其快速升遷與其追隨江派殘酷迫害法輪功有關。資料顯示,他是2010年調到江西任省委常委,並先後出任組織部部長、統戰部部長、常務副省長、省委副書記。在此期間,蘇榮、莫建成、曾慶紅沆瀣一氣,共同提拔腐敗官員,並不奇怪。

因為在蘇榮的雙開通報中有這樣的說法:其「個人擅自改變組織決定」、「在幹部選拔任用上為人謀利」、「大肆賣官鬻爵,帶壞了幹部隊伍,敗壞了社會風氣」,身為組織部部長、副部長的莫建成和曾慶紅應該是難辭其咎,至於收受了多少賄賂就不得而知了。而曾在江西紀檢系統任職的方華清披露,莫建成一直都在極盡全力的掩蓋蘇榮所犯罪孽。

2016年10月,中央巡視組向江西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時,曾明確要求肅清蘇榮「餘毒」,而當時莫建成調離江西並不久。是以莫建成的落馬和現在曾慶紅(女)傳出的不妙消息,更可能是肅清蘇榮「餘毒」的重要一步。

蒙「慶親王」賞識被提拔的女曾慶紅岌岌可危,與之有關的莫建成也落馬了,提拔她的蘇榮亦被判刑,他們背後的「慶親王」會無恙嗎?

從目前的情況看,「慶親王」曾慶紅的「秘書幫」、「特務幫」、「江西幫」、「石化幫」的重要馬仔均已落馬;其家族成員中曾慶紅弟弟曾慶淮,侄女曾寶寶,內侄女廣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王曉玲,以及兒子曾偉等攫取巨額利益的醜聞一再被曝光。據中共有關部門不完全統計,曾家包括香港、澳門以及澳洲、紐西蘭、英國等境內外財產、資金,超過200億元人民幣。而香港《動向》雜誌透露的是曾家至少有12人在境外、外國定居,僅在國內資產就有430到470億元。是否如此,單從曝光的曾偉夫婦2007年在澳洲購買的價值3240萬澳幣(約2.5億人民幣)的豪宅就可窺見。曾家人心在哪裏,大家都明白,難怪曾被批是「背叛父母,背叛黨的事業」。

除此而外,習近平上台以來的不少攪局的背後,都隱現包括曾慶紅在內的江派人馬的影子。在中共高層博弈已到了你死我活的情況下,為了確保高層所言的政治安全,是否在中共十九大前拿下曾慶紅,乃至江澤民,備受外界關注。彼曾慶紅被查的傳聞,正在延燒「大個」的曾慶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