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今年6月澳洲媒體揭露中共對澳洲、特別是澳洲政界的滲透和干擾,引起強烈反響後。在紐西蘭即將舉行大選之際,當地媒體近期也開始聚焦中共對該國的滲透和干擾並引發國際關注。這次處於風尖浪口上的是紐西蘭執政黨國家黨(National party)的華人國會議員楊健,他被媒體曝光曾在以培養間諜出名的中共軍事院校學習和執教了十多年,當地媒體也報道說,他正受到紐西蘭安全情報局(NZSIS)的調查。

作為對紐西蘭媒體Newsroom和英國《金融時報》聯合報道曝光事實的回應,2011年起任國家黨議員的楊健周三(9月13日)承認自己32歲之前住在中國期間曾教授中共間諜們英語,讓他們可以監視通訊並為中共政府蒐集情報,但他否認自己負責培訓被派往海外的間諜,並否認自己曾受過間諜訓練,或是中共有軍銜的軍官。

楊健(中)周三開新聞發佈會,堅稱自己對紐西蘭忠誠。( 影片截圖)
楊健(中)周三開新聞發佈會,堅稱自己對紐西蘭忠誠。( 影片截圖)

現年55歲的楊健並稱目前的報道是為了損害國家黨在9月23日大選中勝選的機會,這場大選比之前預期要更加激烈,國家黨面臨工黨(Labour party)的挑戰。紐西蘭總理英格利希(Bill English)稱自己知道楊健的「軍事訓練,包括軍事情報」訓練的經歷,但他未對情報部門是否就楊健對他做出警告做出澄清。

被控隱瞞中共間諜學校經歷

Newsroom新聞網9月13日報道,國家黨議員楊健,因隱瞞曾經在中國著名的間諜學校學習的經歷,被紐西蘭安全情報局(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SIS)盯上,並調查了三年。報道說,楊健在他的工作和政治簡歷中,都沒有提起過他曾在空軍工程學院或者是隸屬總參的洛陽外國語學院學習和工作的經歷。

洛陽外國語學院隸屬於解放軍總參三部,這是中共專門從事間諜活動的部門。Newsroom被告知,楊健在解放軍空軍工程學院學習後又任教5年,幾乎可以肯定,和這個學院的其他學生和員工也都一樣,他是中共的軍事情報官員和共產黨員。楊健周三承認自己「曾是」中共黨員,但稱出國後就不再是黨員了。

不過就在周二,面對Newsroom的採訪,楊拒絕發表評論,反覆對著相機說:「去問我的老闆」,「我沒有甚麼可隱瞞的。」之後就開車走人。報道說,Newsroom了解到,紐西蘭安全情報局在3年多的時間裏,對楊進行了仔細的審查,去年還找一個與楊有關的人談話——這暗示情報部門懷疑楊從事威脅國家安全的活動。

前中共黨員「忠誠度」引質疑

紐西蘭總理英格利希稱自己不會因為楊健曾經是中共黨員而感到擔憂,稱「讓我們記住我們是在談一個紐西蘭人」。不過很多人懷疑已經是紐西蘭公民的楊健對紐西蘭的忠誠。在過去5到10年,中共情報機構被指竭盡全力在全球招募一切可能為他們工作的公職人員。

《金融時報》報道,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中國問題高級分析師約翰遜(Christopher Johnson)說:「中國最近幾年一直積極在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體系中的基層安置和結交人員,並幫助他們獲得有影響力的位置。」一位熟悉楊健、非常了解中國海外情報活動的人士表示:「具備這樣的教育背景,(楊健)即使還沒有成為間諜的話,也會是一個首要目標。」目前還不清楚,紐西蘭政府高層官員對楊健和中共軍方和情報機構的關聯了解到甚麼程度,以及他們採取了那些方法來保護敏感的涉及國家安全的信息。2014年10月至2016年3月,楊健在可能涉及敏感信息的紐西蘭國會外交、防務和貿易特別委員會擔任委員,不過他目前僅為議會民族事務私人秘書。

黑貓、白貓 亦或者是木馬?

楊健表示,外界對他的經歷有疑慮是因為不夠了解中國的制度和學校。不過他出國以及之後的經歷讓外界起疑,1994年,楊健獲得了澳洲國際發展署(AusAid)的獎學金,前往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學習。但中國觀察家認為,允許有情報背景的人去澳洲學習,沒有中共當局或軍方的事先批准肯定不行。

美國的中國情報專家馬蒂斯(Peter Mattis)認為,楊健離開中國到澳洲可能有兩種情況。一個是逃離祖國,忘掉過去,創造一個新的生活;另一個是為軍事情報部門工作,很可能是總參二部針對人的間諜活動。1999年,他遷往紐西蘭,在奧克蘭大學講授國際關係課程。並最終在2011年成為國會議員。

英國《衛報》報道說,楊健成為議員後的國會首次發言中即引述前中共魁首鄧小平的話:「不管白貓黑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不過該報表示,周三楊健面臨的問題不是他是黑貓或白貓,而是他是不是一個「木馬」。對此他表示堅決否認任何質疑他對紐西蘭忠誠的指稱,並稱相關報道背後是排華種族歧視。

專家:沒有「友好」情報部門

《金融時報》說,自2011年當選為議員後,楊健成為該黨在奧克蘭華人社區的重要籌款人。楊健還曾數次代表紐西蘭到中國進行官方訪問,並出席兩國領導人的高層會議。他總是推動紐西蘭與北京方面加強關係,他所採取的國際政策和持有的立場也總是與中共的政策和立場一致。他也和中共在紐西蘭的使領館關係密切。

而自1999年到紐西蘭以來,楊健就積極參與半官方的紐西蘭與中國、日本和東南亞國家的討論和活動。

當被問到有中共軍事情報背景的楊在紐西蘭成為國會議員是否不正常時,美國的中國情報專家馬蒂斯說:「我希望國家黨對楊進行審查,因為這非常令人不安」,「我們可以與一些國家友好,但情報機構沒有友好的。」

《金融時報》在報道中提到,1988年被派到南京大學與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合作建立的研究中心監視一名美國教授的徐美紅和楊健是同班同學。但徐美紅與美國教授接觸後,被美國文化所吸引並與其墜入愛河。徐美紅受到中共當局的迫害但後來逃到美國,並出版了暢銷書《中國的女兒》講述自己的經歷。

中共對西方政界的廣泛滲透

紐西蘭是「五眼」(Five Eyes)情報聯盟的成員國,楊健擔任該國執政黨國會議員6年的事實讓人們質疑:隨著中共日益積極地影響和秘密監視西方政府,西方政府是否準備好了應對政策。據了解,除了紐西蘭,沒有任何西方國家有一位曾在中共軍事情報系統接受過大量訓練的現任議員。

《金融時報》文章說,「五眼聯盟」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這五個國家分享情報網絡。文章引述美國一名資深中國問題專家的話警告說,同美國和英國相比,北京似乎把紐西蘭當作一個易攻擊的軟目標,把它當成在其他國家運作的試驗場。

此前,2010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警告稱,加拿大數名省內閣部長和政府僱員是受外國(尤其是中國)控制的「勢力代理人」。澳洲主流媒體今年6月也報道,中共對澳洲正在進行一項全面戰略部署,通過操控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區、華文媒體及政治獻金進行權錢交易等,損害澳洲的主權和國土安全。◇

楊健學習和任職學校的背景

楊健在中國軍事情報機構的學習和工作,吸引了澳洲和新西蘭的中國觀察家。空軍工程學院被稱為中國十大軍事院校之一;洛陽外國語學院隸屬於解放軍總參三部——中共兩大主要軍事情報機構之一。這所院校在河南省,有大約500名教學人員教授29種語言,有5萬名畢業生,其中包括100名將軍。

總參三部負責中共的信號情報行動,並根據蒐集的信息提供情報評估。根據作家斯托克斯(Mark Stokes)在2015年寫的《解放軍總參三部二局》一書,分派到該部門的語言學家們被送到洛陽進行語言培訓,然後轉交給第三局進行特殊任務的技術培訓。楊就是在洛陽遇見了他的妻子簡,一位信息技術專家。

中國問題專家、《中國軍事分析》的作者、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的前工作人員馬蒂斯說,總參三部負責所有形式的信號情報。「可能是發現信號的方向,可能是加密,也可能試圖破譯其他國家、其它軍隊的密碼,現在則涉及電腦網絡的利用。」馬蒂斯肯定這是在進行間諜活動。楊在南京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時間,正是他的參與情報工作的一個強有力的指標,因為那時到這所學校學習的中國學生,很多都來自軍事情報機構。「這不是十分確定,但肯定是一個信號指標,再結合其它事情,可以明確地認定一個人是否屬於國家安全部或軍事情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