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加強網絡言論監控,中共網信辦又發佈限制網民言論的規定,要求互聯網群組建立者和管理者對群組發佈的信息負責。

前媒體人朱欣欣告訴本報記者,中共在「十九大」前,讓群主看守群消息,說明中共現在已經控制不了,「現在的群組太多,靠中共網警、網特根本就管不過來,他們是想讓群主變相擔任網警的身份。如果『不負責』,就要抓群主,這明顯是株連政策」。

維權律師因網絡言論獲罪

中國大陸維權律師祝聖武9月6日收到山東省司法廳的告知書,指他在新浪微博上「涉嫌發表危害國家安全言論」,擬吊銷其律師執業證。

祝聖武到底是在微博發表甚麼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不但他本人至今不知道,這兩天也成為維權律師圈互相打聽與議論的話題。

祝聖武6月因所謂「微博言論」遭司法局喝茶約談,被要求寫保證書,保證不辦理法輪功案件、保證微博發言規規矩矩、保證遵紀守法,但遭到祝聖武的拒絕。

群主遭連坐

9月7日,中共網信辦發佈的新規稱,互聯網群組將「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讓群主監督群成員發佈的信息,對群信息內容的安全管理負主體責任。

規定中還說,這些互聯網群組包括微信群、QQ群、微博群、貼吧群、陌陌群、支付寶群聊等,該群聊新規將於10月8日實行。

有網民表示,「明朝之前只株連九族,朱棣將門生列為第十族,開創株連十族。紅潮為箝制言論,竟要創新株連第十一族(群主)。」

朱欣欣認為,群組中的網友說甚麼,群主是無法控制的,「用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株連政策,完全是非法手段,連黑社會都不如。」

民主人士朱承志認為,中共這種荒唐做法除了想收緊言論自由外,更害怕網友在交流過程中傳遞真實訊息,中共害怕老百姓在一起商討。

五毛當內鬼

朱欣欣表示,在有些群裏面有不少五毛,為了讓這個群被封掉,在裏面發有關色情的東西,這樣中共就能找理由去封群了。而事實上,大家在群交流中多是傳播真相或者是談論民主自由有關的話題。

「共同目標群」群主對《大紀元》說,中共的五毛無處不在,幾乎每個群裏都有,「它混進你的群,就封你的群。我現在已經辦過52個『共同目標群』了。我建一個,它封一個,我們叫它『封建』。中共連我的號也封了,現在只能是請別人幫我申請了」。

微博實名認證

2016年大陸網民數量達到7.31億,這讓對傳統媒體控制的相當嚴厲的中共政府,對互聯網的力量和影響越來越擔心。

中共十九大前對網絡掀起嚴控浪潮,從封殺翻牆軟件和VPN禁止海外思想言論傳播,到接下來的網絡評論實名制。

9月8日新浪微博再發佈消息,在下周五(9月15日)前,包含2011年之前註冊的用戶均需要完成微博實名認證,否則不能進行發帖和評論。這輪網控的影響範圍可能蔓延至港澳台的微博用戶。

這其實是中共掩耳盜鈴的一種愚蠢手段,朱欣欣表示,中共以為它把別人發聲的空間堵死就能控制人內心的真實思想,這是不可能的,別人會有其它的渠道去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