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是學醫的。2014年3月13日,她上班時突然肚子疼得很厲害,在縣城醫院找了一位做B超的親戚,檢查結果是卵巢上長了一個12厘米大的腫瘤。第二天,她又去市中心醫院檢查,結果也一樣,醫生建議她住院治療。

女兒在市中心醫院辦理了住院手續後,又做了各項檢查,沒有查出其它問題,定於3月17日做腹腔鏡手術。當時離她結婚日期只有五個多月。

3月17日上午做腹腔鏡手術,到下午兩點多了手術還沒有結束,我開始擔心起來。又過了一會,醫生出來了,將我和家人叫到一起。

醫生說:手術中切除了右側卵巢,後穹隆結節可見有異型細胞,可疑癌細胞,切除大網膜結節,取出的東西術中做了兩次鑑定,確診為卵巢癌,鑑定準確率為百分之九十五,需要立即開腹手術,將卵巢全部切除,否則有生命危險。並拿單子叫我們簽字。

百分之一的希望都不放棄

聽到這個消息, 我感到五雷轟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丈夫臉色蒼白,蹲在地上起不來了,他要我簽,我渾身抖得無法下筆,我的兩個妹妹哭著說:「姐姐呀,不能簽啊!她還有五個多月就做新娘子了。別說還有百分之五的希望、就是百分之一也不能放棄啊!」醫生見我們這樣,叫我們考慮五分鐘做決定,最後由我妹妹簽字,下週再做第二次手術。

過了一會,女兒出來了,因是全麻,還沒甦醒,我和家人禁不住哭起來。這時,過來一男子說她女兒也是這樣,去年做了手術,今年已擴散,正在這裡治療。

我打電話把女兒的男朋友叫來,把女兒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並告訴他,這門婚事到此為止了,我們不能拖累你,你也是個好孩子,訂婚的禮錢全部退給你。男孩子聽完後哭著走了。

回家後我無法入眠。我修煉法輪功,女兒以前也修煉,迫害後就有點帶修不修了,現在她身體出現狀況,我在心裏默默求師父加持,讓她有機會重新認真修煉。我對丈夫說,現在只有大法才能救我們的女兒,不修煉的丈夫也認同。

晚上12點多了,女兒的男朋友來電話說,他也無法入眠,並說不會放棄這門婚事。我告訴他,如二次手術就不能要孩子了,他說以後領養一個孩子,電話兩端我倆都在哭。

母女齊闖關 每天學法煉功

第二天早晨,我和丈夫來到醫院,見女兒已清醒,我問女兒怎麼樣,女兒說:「媽,你行我就行。」我悟到不只是女兒過關,也是我的大關,通過此事暴露出我很多要修的心。悟到這些時,我反復背誦師父的經文《正念》,越背心裏越亮堂,心越來越平穩。中午突然感到師父給我灌頂,身心從裡到外有一種通透感。

下午我妹妹和女兒的老闆拿著從醫院取出的病理,找到市裡有名的病理專家去做鑑定,鑑定結果是:一,右側卵巢宮內膜樣腺癌,中、高分化。二:後穹隆子宮內膜異位症。專家說不用做第二次手術了,只吃藥化療即可。聽到此,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幫我化解了此事。

轉天,我的兩個妹妹拿著病理又去了北京,北大醫院病理專家鑑定:(一)符合卵巢交界性子宮內膜樣腫瘤,局灶癌變,癌變成份呈現子宮內膜樣腺癌(一級)表現。(二) 後穹隆子宮內膜異位症。專家說:不用化療,吃藥就行了。轉天,我的兩個妹妹又去了三零一部隊醫院,病理專家鑑定:右卵巢高分化宮內膜樣癌伴顯著磷化,另見部份呈交界性腫瘤改變。

自女兒進手術室,發生的一切還沒和她談。女兒清醒後,一直在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同修也鼓勵她。我決定把真實情況告訴女兒,我們共同來面對這一切。

因女兒是學醫的,其實聰明的她,早就猜到了。我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告訴她,以及我真切地感受到大法師父在看護著她。女兒聽完後哭著說:「我後悔沒有早點堅持學法。媽,你放心吧!我一定走好修煉的路,這一關一定能過的去。」

正說著,醫生來查房,得知我女兒已經知道病情,他把我和女兒叫到醫辦室,知道女兒是學醫的,就詳細的給她講了病情,有問有答,女兒始終心情比較平靜。醫生建議二次手術,或趕緊化療。女兒說:回去考慮考慮再說吧!

回家後,女兒每天和我一起學法煉功,身體恢復得很快。有不正確狀態時,我倆都是同時向內找,在師父的點悟下很快就能歸正。休息了20來天,就正常上班了。

如期完婚 小生命降臨

再說女兒的男朋友,自從知道病情後,每天打電話安慰我,並瞭解女兒的病況,我都如實回答。女兒出院後,他和父母還一起來看我女兒。我們按期給兩個孩子辦了婚事。

女兒結婚的第3個月,她懷孕了,所有知道女兒情況的人都說太神奇了。2015年6月18日臨產了,比預產期提前了16天,因孩子胎位是坐位,醫生說只能剖腹產。6月19日上午,來了20多位親朋好友,共同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現在小外孫女兩周歲了,女兒在孩子11個月時上班後,一直由我帶著,小外孫女身體非常健康可愛,她見人會主動打招呼,見了老人會叫奶奶爺爺。我在此感謝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女兒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聰明可愛的外孫女。

(文:李英 中國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