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香港媒體最新的消息,曾任湖南省長、省委書記,現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的周強並不在十九大代表名單中,如果與中共十八大代表名單中處在最高層的公、檢、法、司、安「五長」都入選相比,這的確有些反常。

十八大時,這「五長」分別是:公安部部長孟建柱,最高院院長王勝俊,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和國家安全部部長耿惠昌。而在十九大的代表名單中,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司法部部長張軍和國安部部長陳文清都在其列,獨獨缺了周強,這樣的信號,官場上的人都懂。也因此,傳出了周強被查的消息。

大概是為了證明自己尚安好以及表明心跡,9月7日,周強在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2017年年會暨「法院組織法法官法修改」理論研討會上的發言中,急急表態向習近平「效忠」,講話中多次提及習近平,包括「習核心」,並稱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深入學習貫徹其一系列講話精神等。而周強的這番言論自然改變不了其不受高層信任的事實,至於其究竟有事沒事,其自是心知肚明。

今年2月,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了十八屆中共中央第十一輪巡視的13家單位的回饋情況,其中最高檢、最高法的回饋會議不僅規格高,而且回饋措辭亦與其他家不同。

規格高是指主持向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回饋會議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洪祝,主持向最高法法院院長周強回饋會議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趙樂際,而主持其它11家回饋會議的或為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或為巡視辦負責人。一個政治局委員,兩個中央書記處書記坐鎮最高檢、最高法回饋會議,重視程度已不言而喻。

趙洪祝和趙樂際在分別闡述對最高檢、最高法巡視整改的要求時,都提出了「要突出黨組(黨委)和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巡視發現的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黨組」。這樣的表述在此輪巡視回饋中也極為少見。顯然,根子上的問題與最高檢一把手曹建明、最高法一把手周強密切相關。

巡視組在最高法發現的是甚麼問題呢?具體來說就是「四個意識」需要進一步增強,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不夠嚴格,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仍然存在,公款旅遊、濫發津貼補貼問題仍有發生,等等。作為一把手的周強,無疑不僅缺乏政治意識、看齊意識,而且「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

從兩位巡視組組長向曹建明和周強提出的向「習核心」看齊以及「進一步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尤其對周強還提出了「正確處理堅持黨的領導和確保司法機關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職權的關係,採取有效措施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的要求看,周強的問題的確不小。

如在今年1月14日習近平出訪瑞士之際,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其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

也就是說,周強不僅沒有做到向習近平看齊,而且還違背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向習挑釁,其背後的推手是誰非常耐人尋味。

再如1月25日,中國傳統新年的前兩天,「兩高」突然發佈《關於辦理組織、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解釋》列舉了十二種情形,聲稱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解釋》中所列舉的判刑情形與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情形對應,明顯將打壓矛頭指向法輪功學員,企圖升級對法輪功的迫害,阻止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同日,中共官媒人民網刊登一則大同女子懸掛法輪功條幅而獲刑的消息,更是佐證「兩高」出爐《解釋》的目地何在。「兩高」之舉再次將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迫害法輪功問題公開化。作為司法機關,沒有立法解釋權的「兩高」,通過《解釋》再次讓世人對所謂的「依法治國」有了清晰的認識,而究竟誰是背後的推手呢?曹建明、周強?背後的推手又是誰?

這樣的周強和曹建明顯然無法獲得高層的信任。而在對「兩高」的巡視回饋中,均有「巡視組還收到一些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在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剛剛調研完湖南後,曾在湖南任職的周強的高危指數陡然上升。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今年3月落馬的湖南省建築工程集團總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運武,曾得到過時任湖南省省長周強的肯定,二人有諸多交集。劉運武與周強是否存在利益交換並不好說,但周強至少有失察之責。

也是在周強任職湖南時,民運領袖李旺陽在醫院離奇死亡。另外,大紀元早前披露,周強曾追隨令計劃,並在湖南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令計畫在2012年與周永康、薄熙來結成了政治同盟,從事陰謀活動。顯而易見,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周強不能置身世外。

這樣不被高層信任、又落選十九大代表的周強,現在表態已經是遲了,雖然其是否被查仍是個未知數,但最高院院長在未來被更換應不意外。值得注意的是,最高院入選十九大代表的一個是最高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一個是副院長江必新,而十八大入選代表的只有沈德詠。沈德詠接替周強的可能性並不小。

公開資料顯示,沈德詠曾在中國政法大學研究院訴訟法學專業學習,並獲得法學碩士學位,其後在江西政法委調研室、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江西省高級法院任副院長,後在最高法院、上海市紀委任要職,寫過多篇論文和十幾本書,督辦過有影響的大案,如上海「社保案」。

2012年12月,在紀念現行憲法公佈施行三十周年會議上,沈德詠力挺習近平,稱法院一定要認真學習的講話,抓好貫徹落實。今年6月在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聯合發佈了《關於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後,最高法院網站刊發了沈德詠的解讀文章「我們應當如何適用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文章特意點出了刑訊逼供,是對公民人身權最嚴重的侵犯,由此導致的冤假錯案是最嚴重的不公正。

沈德詠的文章意在警告執法者,不要濫用酷刑,不要製造冤案,否則會被追責。這對於那些仍在繼續迫害法輪功的執法者來說,無疑是一個清晰的信號。

可以肯定的是,北京高層若想真正推行「依法治國」,最高法不開刀,不首先做到是無法真正進行的,而周強落選十九大代表可視為高層要整肅的一個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