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十九大,大陸的軍委人事突然出現變動。此前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突然卸任,由李作成接替其職務。同時流傳軍委委員的其他人事變動。有專家就這波的軍委人事大變動進行分析。

日前,中共官方並沒有交代房峰輝的去處。與此同時,在軍改後升為北部戰區空軍司令員丁來杭,網傳已換下馬曉天升任為空軍司令員,而68歲的馬曉天去向不明。

港媒有消息稱,海軍政委苗華將接替張陽擔任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很快走馬上任。而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將接替李作成的陸軍司令員職務;北部戰區司令員宋普選接替趙克石任軍委後勤保障部長;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李尚福接替張又俠任軍委裝備發展部長。

中共十八大軍委委員有11人,包括軍委主席習近平、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和許其亮,及8名委員:國防部長常萬全、剛卸任的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後勤保障部長趙克石、裝備發展部長張又俠、空軍司令員馬曉天、火箭軍司令員魏鳳和和今年年初卸任的海軍司令員吳勝利。

今年年初,南海艦隊司令沈金龍接替72歲的吳勝利,出任海軍司令員。按中共年齡線慣例,習近平之外的10人軍委名單中至少有5人到齡退休。留下許其亮、張陽、魏鳳和、張又俠五人。

著名政論家胡平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軍委這一波換人從理論上講是一個過渡狀態,當然也許十九大就是按現在的班子,也許還會有變動,需在十九大才能夠確認。

他介紹,有說房峰輝去人大、政協任閒差。如果他去那可能就沒甚麼意思了,基本上就到頭了。但另一方面又說可能他要接受調查,現在就不是很清楚。如傳聞所言,他就沒可能升任軍委副主席。

軍方的人事變動背後,胡平認為透露了習近平的整頓軍隊的基本思路:「他想用他的親信,但是他的親信很少,原來他信得過的人也很少。因為他的成長背景不可能和軍界的有太多的關聯,所以他也不知道誰是他的親信,誰不是他的親信。」

「所以他採取的辦法就是在軍隊系統不斷的洗牌,洗了一次又一次,這樣就造成在每個重要的崗位上,不光是兵不識將,將不識兵,而且還是將不識將,在同事之間這些將互相都是不熟悉的。」

胡平認爲:「這樣他就可以防止他們暗中拉幫結派,造成小團伙。因為大家誰跟誰都不熟,如果對中央不滿、有意見,你也不敢跟你的同僚說,因為你不知道同僚內心的想法,誰都不敢說。這麼一來大家都只有執行上頭的命令。從最高統治的角度就會安全一些。」

胡平通過當年六四學運鄧小平調動20萬不同番號的大軍進行鎮壓為例來進一步說明:誰都知道根本不需要那麼多軍隊,但不同部隊的負責人互相不知道彼此想法,就不敢輕舉妄動。「這樣在軍頭之間由於缺乏互信,而互相抵防,客觀上形成一種互相監督,這樣就利於最上頭的人控制,習近平想採取的是這種辦法。」

早在今年初就有傳聞,習近平在十九大可能不再設立軍委副主席,或軍委副主席不入政治局。

胡平表示有這種可能性。他分析:「習近平就是要拉開軍委主席和其他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的距離,不是大家都平起平坐了,而是賦予第一把手更大的權力,這是他的目的所在。或者他會降低軍委副主席的級別,不入政治局,總之他的目的都是一樣的。」

胡平還認為,十九大上不會有甚麼大的新東西,習更想做的就是通過十九大、組織上的進一步安排去強化他的個人權力。

他分析:「至於他有了權力打算做甚麼事,十九大大概是看不出來的。十九大上都會說些官話、套話,根本沒有甚麼訊息量。他有些甚麼想法會在他個人權力鞏固之後去做。」

「十九大前他事先要拔的是像孫政才這些,你不拔他就會接著當官的,甚至還可能升官,這個他才必須得事先就拔掉,那些本來就該照單下車的人就不用費勁了。」

江澤民掌軍權前後二十多年,在江的縱容和保護下,中共軍隊貪污腐敗的行為已經達到令人瞠目的程度。同時,江為鞏固權力提拔了大批將軍,利用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胡錦濤,在軍中賣官鬻爵,培植勢力。

習近平上台後大力進行軍隊反腐和大規模的軍改。去年初,習近平軍改後形成新體制,七大軍區變成五大戰區,成立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與海軍、空軍並為五大軍種。曾任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的辛子陵此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軍改是防止江曾發動軍事政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