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夥獵人,拚命地追趕著一頭受傷的小鹿。他們進到一處山林,看到眼前的景色,都萬分驚奇。世代狩獵的先輩,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他們這裏會有這麼一座漂亮出奇的山林。

吉祥清寧的泉水,瑞麗的花草散發的清香,沁人心脾,參差的樹木格外別緻,飛禽走獸各在自己的位置自在著,祥雲靄靄籠罩山巒。看到這些,獵人們都紛紛的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棄在一旁。

也許都跑累了,大家靜靜的坐下來。好像他們生命中,從來沒有過的煥然一新。景致那麼平和吉祥,他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萬物溶為一體的力量,遠遠的超過他們使用過的種種武器,不可估量的無限。

這些獵人都好奇,這些萬物怎麼會那麼彼此平靜呢?看著眼前的樹木,雖然高矮有別,但錯落有致相互輝映,彼此謙卑互為禮讓。獵人看著,好像都能從這寧靜中,讀出不同物類他們心中所表達的語言。

而後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把目光轉向那些參天的古木,高聳雲端,格外奇異。獵人都議論紛紛, 這個說:瞧,這些古木怎麼會長的那麼高大呢?那個說:這棵樹顏色好看一點,那顆樹皮就有些灰黯。也有的說:這些樹長得那麼高,一定會讓人砍走的。

聽著獵人的議論,古木都沒有作聲。是呀,古木還能說甚麼呢?難道還要想想自己:為甚麼要長那麼高嗎?自己為甚麼不長得顏色漂亮一些嗎?還是要擔心,將來長那麼高後,生命的去向呢?

這些古木連想都沒有想,一點這樣的概念都沒有。他們心裏清楚,他們就是這樣的種子,就是要生長。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多餘的。

歲月流逝,這些古木歷經了大自然中一切的天災人禍。但依然挺拔高聳。

每次災難不可避免的降臨時,他們的根都深深的緊緊地抓著大地。越往上長,他們的根紮在大地裏越牢固,因為他們清楚,沒有這大地,生長不僅是不可能,而且也會給生命帶來危險,尤其面對災難,除了緊緊紮根於大地,其它的想法都是無益趣的。

是,有時難免會摧殘一些枝葉,但是過後,大地依然會拿出更多地養份,補給他們受傷的肢體,古木也還是一樣的生長。而且,大地對他們的補給營養,隨著他們的生長,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大地從來沒有說過一句:索求回報之類的言語,甚至抱怨,或者甚麼想法。只是默默的呵護,不斷的營養補助古木,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養份,都無條件地輸送給參天古木,希望他們健康地不斷地生長,達到這類種子先天的要求。

古木親身經歷了人世千百秋,也紛紛見證了人的一切都是虛幻。生老病死這些因素構成了不同的人,到最後,連這些構成的因素都是幻化來的。

古木越來越沉穩的生長,不再為外界的言論所困。他們生長進入不同的天,枝繁葉茂,果色鮮美。不同諸天的眾生,都紛紛地來採摘這益人的果實。而此時的古木,正遙遙地思念大地,感恩大地的無私孕育。

千年後,有一夥心胸狹窄之輩,要砍伐這些古木,去建築豪華的娛樂和體育設施。此時的古木,覺得即使砍伐或燒成灰燼,對這個生命的本身,也是沒有絲毫動搖的。因為先天的本性,是一切物質的有形無形改變不了的。即使化為灰燼,也可以溶為大地其中的一部份,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是該回報大地哺育之恩的時候了。

古木除了惦記大地的哺育,便沒再多想甚麼。

事情出乎意料。這些心胸狹窄之輩還沒等到砍伐古木時日,便受到諸天眾神的譴怒,紛紛暴斃。這時的古木無比繁華繁榮,果實華麗芬芳,耀眼萬分。眾生都感激著,會有這麼好的福份來享用著奇異的果子。

古木緩緩道來:你們看到了嗎,我和你們的生命,以及你們享用的鮮美果實,都是那大地無私賦予我們的,你們都要記住大地的恩德,那是我們的根本,那才是我們都要永遠感激的。
此時,古木望著遙遙承載萬物,圓容不滅不息的大地,落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