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鴿」一掠,翻雲覆雨,華南一帶頓成澤國,滿目瘡痍。香港一切活動停止,澳門災情尤為嚴重,全市癱瘓,9人熬不過去。賭業帶來豐厚財政收入,可惜並沒有給人民提供更多保障。政府每年派糖,但在性命攸關之際卻一籌莫展。

過於依靠賭博收入

博彩業佔澳門政府每年稅收高達八成,去年的博彩毛收入為2,232億澳門元。自2002年賭權開放後,發展急速,在百花爭豔下賭場一個比一個華麗,整個城市被燈火照得無分晝夜。

本年7月入境旅客接近300萬,數字驚人。酒店業入住率85%,人均消費1,787澳門元。澳門的簡單「背靠祖國大陸旅客,外仗國際賭場投資」經濟模式,教其大可抱臂當胸,逍遙自在的等待銀紙從天而降。

得之於易的經濟,令澳門降低了警覺性,就連最根本的基建也沒有完全做好,一次颱風把其黃金縷衣剝下,將老百姓披露於風雨之中。

賭場賺錢 客人輸錢

賭場這門生意很「霸道」,公司要賺,客自然輸。若然有客懂怎樣去贏錢,賭場將不再歡迎你。換句話說,賭場只歡迎輸錢的客人,莊與閒關係不單對立,而是矛盾。此外,這等業務嚴重影響社會安定,已有不少家庭因此破碎,更甚令人走上絕路。

美國、中國、日本為全球頭三位人民輸錢最多於賭博上的國家,包括港澳在內的中國百姓在2016年合共輸掉624億美元於博彩上。若以成人人均數字計算,澳洲(損手近1,000美元/年,一半輸在角子老虎機)、新加坡和愛爾蘭則名列前茅。由於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沒有多設限制於備有老虎機會所的發展,導致此州貢獻了一半該國的輸錢總額,重災細區不少為華人聚居地。中國人輸的錢大多發生在澳門這彈丸之地,更助長不少洗黑錢活動。澳門人若然想留在當地工作,即使不在賭場上班,亦難免間接與賭業扯在一起,十分無奈。

如此單一賭博經濟的始作俑者並非來自澳門人,而是葡萄牙人,可惜到回歸後,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不僅沒有及時扭轉局面,而是變本加厲把賭業推上了瘋癲、沒回頭路的境界。

賭牌由原本3個額外多生3個非法的副賭牌,又毫不監管,甚至故意釀成,繼而利用澳門作資金外逃跳板。

澳門,就這樣「為國家犧牲,完成歷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