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周一(28日)兌換1.198美元,創下2015年1月以來新高價,美元指數同時收跌0.5%至92.25,來到2016年5月以來低位,反映市場正聚焦颶風哈維對全美第四大城市德州侯斯頓和全美經濟的重創。

今年以來,歐元對美元升值13.7%成為超強貨幣,而美元對應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則下跌近10%成為超弱勢貨幣。造成這個現象的主因或與美國與歐洲的經濟展望無關,很可能是年初美元漲勢過度預期之後的失望性回跌。

主政者的默許更加速了歐元相對美元強勢的預期心理。首先,特朗普先前提到美元太強後,市場開始轉向,即使美元跌到目前的價位,特朗普當局相關的官員並未發表美元太弱的看法,上周美聯儲主席耶倫也沒在央行年會上對利率表示意見,這讓美元多頭找不到著力點。

另一方面,歐元強勢至此,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至今也沒有發表有意讓歐元降溫的言論,市場解讀目前的歐元匯率仍在容許的範圍之內。

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發佈的資料,截至8月25日為止,投機客持有的美元空倉達94億美元,今年5月中旬還持有300多億美元的多倉,直到7月中下旬才由多翻空。

那麼,美元指數未來將弱到甚麼程度呢?在主政者未改變看法之前,市場很可能一步步地測試其底線。從技術面觀之,最差的狀況是美元指數的起漲點——2014年的80附近,在此之前則是重要的心理關口90,而200個月的均線支撐在88.8附近。

進入9月份,美元的負面消息還包括聯邦政府的債限危機,市場多預期美國府會最後還是會達成調高上限的協議,但過程中雙方的討價還價可能仍對美元產生心理衝擊。不過,一旦債限危機解除,美聯儲縮表動作或可成為美元反彈的重要心理支撐。

至於歐元,技術面最大的壓力是2011年以來的大頭部頸線位置1.2美元附近,與最新報價相當接近,預估近期將多空交戰激烈。不排除挑戰不成後暫時拉回測試1.16美元。歐洲央行預計在9月7日舉行例會,屆時德拉吉是否發表匯率太強傷害出口(尤其德國產品出口美國)的言論將成為觀察重點。

部份專家認為2018年意大利選情或成為歐元上漲的阻力,但選後也可能出現類似今年5月的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成為歐元續漲的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