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公民魏素惠,原是濰坊西關街道辦事處基金會科室負責人、機關團支部書記,因為拒絕分管基金會的領導朱希義的追求,而失去了工作。她開始維權並舉報朱貪污受賄問題後,2005年的一場車禍,她不僅被致殘、被精神病。近日,她接受大紀元的採訪,呼籲能有醫院提供醫療救助。

拒絕領導求愛失去工作

51歲的魏素惠,山東省經濟管理幹部學校本科畢業,年輕能幹的她,進入西關街道辦事處,從文書、勞資、科室負責人,做到機關團支部書記,深得朱希義(此人是人大副主任,分管基金會基金)的信任與喜歡,朱多次求愛被婉拒後,對魏素惠展開了報復迫害。

年輕時的魏素惠。(魏素惠推特)
年輕時的魏素惠。(魏素惠推特)

一次,朱希義以末尾淘汰之名,將她趕出了工作了14年的機關。一位老幹部認為她冤,給了她一份民主評議的結果:朱希義是25名副科級幹部的倒數第三名,而魏素惠是辦公室的正數第三名。為了工作權她寫了一封信,向上級彙報此情況,並匿名舉報反映朱希義貪污受賄的問題。

舉報貪官遭來橫禍

她在舉報信中說,朱希義自1995年起分管基金會,違犯國家金融制度多頭開戶、公款私存,高息攬儲,肆無忌憚地侵吞國家財產。朱希義官雖小,但給老百姓造成的損失並不小,在當地居民中影響極壞。不久朱希義被「雙規」批捕,後又運用人脈關係免於起訴。

2005年9月29日,也是朱希義從看守所出來的第二天,魏素惠在上班途中在四平路單行道上被對向來的兩輛出租車給撞上,被托出了30多米遠,最後右側頭部觸地摔在地上。當時報了警,打了四年官司,但是法院卻不予追究出租車司機責任,最後不得已以9.5萬人民幣和解了事。

照理說,在上班途中遭遇車禍,應當要有工傷待遇,魏素惠當時的用工單位「濰坊友誼商場」卻強行以幾萬元價格買斷勞動合同關係,讓她從此失去可以持續治療的醫療救助費用。

車禍受傷被精神病

2013年1月4日,衛生局局長黃進到家中來接訪,將魏素惠接到濰坊第二人民醫院治療。在給她打了造影劑檢查腦垂體,又打了增強劑,1月10日左右說她有精神病,便將她關進濰坊第二人民醫院精神病治療室,單獨關一個房間,期間不停給她餵藥。

被車禍後又被精神病。(魏素惠推特)
被車禍後又被精神病。(魏素惠推特)

2013農曆正月初五,外面下著雪,院長唐兆春用車拖我去給母親上墳,說是我上墳沒有給我母親磕頭,母親的靈魂跟著我,所以導致我精神失常。沒有精神病的我被他們這樣戲弄,讓我飽受精神的催殘。

唐兆春還對她說:「病交給大夫,命運交給佛,哪個醫生手下沒有幾個冤鬼?老陶(莆田系神經外科醫師,給她做手術失敗)還敢割魏素惠一刀,你就是精神病,去三院精神病院治療比較好。」

期間他們請濰坊三院(精神病科)為她會診,又組織各個專家六次會診,共七次說她精神病,卻都是口頭診斷,不給診斷書。

魏素惠說,被關在精神病治療室,手機通訊工具被沒收,唐多次駡她。「每天讓我躺在病房看《弟子規》,讓我不停服精神憂鬱藥物片,都被我拒絕。」

在魏素惠最困難最無助的時候,多次向衛生局反映情況,而衛生局長黃進(省副省長黃勝弟)卻聯合唐兆春把她趕出醫院,並下令濰坊54家醫院不得收治魏素惠。

後來在朋友的幫助下,她到了北京中國中醫藥科學院附屬中醫醫院骨科治療,善款用完後她又只能回家養病。此時,她的頸椎、腰椎骨均已出現斷裂,整個能支撐身體關鍵環節部位已無法動彈。

被騙光救命錢還遭毒打

郝金聚,自稱是原濰坊市作協主席,筆名赫震。(魏素惠推特)
郝金聚,自稱是原濰坊市作協主席,筆名赫震。(魏素惠推特)

在北京期間她透過一位好心人士的引介,認識了媒體人郝金聚(筆名赫震),說能幫她求醫治病。

據郝金聚向魏素惠介紹,自己是山東高密南鄉人,是原濰坊市作協主席。他對魏素惠說,他認識301醫院的人,讓她去京治療。她在北京24天根本住不上醫院,郝還將她治病的錢騙走,在她的追討下,郝金聚到濰坊的魏家破門進入毒打魏素惠,把她的兩腿膝蓋骨打碎,使她的病情雪上加霜。

郝金聚(筆名赫震)自行提款,請他寫上借條。(魏素惠推特)
郝金聚(筆名赫震)自行提款,請他寫上借條。(魏素惠推特)

尋求醫院收治

這些年,她為了治病,花盡了所有積蓄和外債,連房子都賣了,如今又遇上郝金聚騙走她僅剩的一點救命錢。她說,現在她最大的心願和最迫切的想法就是治病。希望有醫院願意收治她並能把她的病治好。

魏素惠請求社會援助。(魏素惠推特)
魏素惠請求社會援助。(魏素惠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