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的內蒙古朱日和大閱兵,習近平講話時大力強調「黨指揮槍」,受閱的前導隊伍更不同尋常地出現了3面紅旗,從前到後依次是中共的鐮刀錘子旗、五星旗、八一旗,這更在形式上凸顯了要強化「黨指揮槍」的意圖。

很多人不明白,中共不是歷來就是「黨指揮槍」的嗎?習這樣說,豈非多此一舉?其實不然。

雖然中共近幾代黨魁中,毛鄧江胡都曾明確強調過「黨指揮槍」,但是同樣的話在不同的背景下,從不同的人嘴巴裏冒出來,意涵往往是不一樣的。

對中共的「正話」一貫須反向理解才能看到其真實面目。黨強調「維穩」,實話就是很不穩,政權有危機。南方人的話,這叫做「以形補形」,因為腿腳不行,所以要補豬蹄子。

所以,習近平現在這麼惡補「黨指揮槍」,話外之意,就是「槍」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聽「黨」的指揮了。

這話怎講?

「黨槍關係」歷經三種形態

中共的歷史,大致出現過「黨槍分離」、「黨指揮槍」(黨槍合一)、「槍指揮黨」三種形態。

1921年中共成立之後的14年,大體上處於「黨槍分離」的狀態,其黨內最高領導人,如陳獨秀、向忠發、博古等,都不是軍人出身,很多時候還都在「大都市」潛伏作業,對遠在「根據地」的「槍」掌控力有限。

到了1933年,中共中央整體從上海搬到了江西瑞金,分離多時的「黨」和「槍」終於碰頭,山中二虎開始爭權。1935年的遵義會議,情況大變,由張聞天出任中共總書記,軍權則落到了軍委實際話事人毛澤東的手裏。

此後,因為張弱毛強,中共出現了明顯的「槍指揮黨」。

到了1943年,毛兼任黨內一號,由此「黨槍合一」。此後直到1976年毛病死,33年間,都是「黨指揮槍」的時期。

1976年,毛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上台後,同時擔任了黨和軍隊的最高領導4年多,但因為文人出身的他在軍中根脈甚淺,這段時間,嚴格來講,只能算是黨和槍的「弱結合」時期,屬於一種特殊的過渡形態。

1981年6月,鄧小平出任軍委主席,黨內一號變成胡耀邦。因鄧大胡小,故再次出現「槍指揮黨」的形態。

此後16年,鄧小平一直沒有擔任中共黨內最高職務,甚至鄧89之後卸任軍委主席變成一介平民後,仍實際把控著軍隊,這是鄧得以把胡耀邦、趙紫陽相繼搞下台,並令身為軍委主席的江澤民也「戰戰兢兢」的重要支撐點。

鄧病亡的1997年,當了總書記兼軍委主席7年的江澤民終於真正嚐到了「黨槍合一」的滋味。

2002年,胡錦濤接任中共總書記,江以准軍事政變的方式繼續留任了近2年的軍委主席。胡在位的10年,即使在江不擔任軍委主席的後8年,江通過早前設立在軍中的心腹把胡架空。實際掌控軍權的仍是江。這段時間的形態,屬於「槍指揮黨」。

2012年11月,胡錦濤「裸退」,習近平同時接任黨內和軍中一把手。後面的故事,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了。「垂簾聽政」慣了的江死抓著軍權不放,習江陣營一場惡戰由此展開。

在這個意義上,習近平反復強調「黨指揮槍」,可以說,就是在對江的隔空喊話。言外之意,「老江你再不放手,往下有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