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發於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之間的遼西戰役、徐蚌戰役與平津戰役是國共戰爭的三次關鍵戰役,均以中國共產黨的勝利告終。這三大戰役在中共的宣傳中,是「世界戰爭史上罕見的壯麗篇章」、歸功於「天才」毛澤東的「完美的指揮」。有大陸記者得以採訪在蔣介石身邊臥底長達15年的特務沈安娜,當問及遼瀋戰役、淮海戰役的具體情況時,沈安娜說:「歷史,該解密的可以解密,不該解密的還是不能解密。」

中共官方一直迴避的是甚麼,為甚麼不能公開解密?透過多方史料,可以看到中共不能公開解密的一個原因是:中共所吹噓的「三大戰役」的勝利,都不過是紅色間諜臥底的功勞,毛澤東之所以能決勝千里之外,就是依靠周恩來創立的中共中央特務科的地下活動,中共的勝利史不過就是一部特務史。

遼瀋戰役的最大紅色臥底: 衛立煌

衛立煌,字俊如,1897年生於合肥,是孫中山的衛士。北伐戰爭中,衛立煌屢立戰功,成為最年輕的「小營長」,後上升為蔣介石的「五虎上將」,曾經為蔣介石剿共立下功勞。為嘉獎衛立煌,蔣介石特意將大別山中的城鎮金家寨命名為「立煌縣」。

1938年2月,中共地下黨員趙榮聲受中共派遣,到國民黨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部做統戰工作,擔任衛立煌的秘書。畢業於燕京大學西北戰地服務團的趙榮聲,當時的名字叫任天馬。有一次,趙榮聲收到署名「胡服」(劉少奇化名)的信,約趙榮聲到澠池縣見面。趙榮聲到澠池縣八路軍兵站,見到特意從延安過來的劉少奇,他想了解趙榮聲在衛立煌身邊做統戰工作的情況。

聽了趙榮聲的彙報後,劉少奇說:「你只要能在衛立煌身邊待下去,就是成績……」指示他要做好在衛立煌身邊長期待下去的打算。劉當時確定了他的「紅色臥底」的身分。

延安拜會毛澤東

趙榮聲披露:1938年4月17日,應趙榮聲的建議,衛立煌帶隊前往延安,繞道訪問延安3天。延安老百姓敲鑼打鼓歡迎他,毛澤東還設宴招待衛立煌、郭寄嶠等人。席間,毛破例飲酒,兩人還留下8張合影。

1939年忻口戰役後,擔任八路軍直接上司的衛立煌三次與周恩來會面,之後還與朱德、劉少奇相見。期間,他曾要求加入共產黨,但被婉拒。這或許是因為中共認為他在國民黨陣營中的作用更大。

之後,衛立煌通過趙榮聲獲知陝北抗日根據地急缺物資,便下令撥給根據地100萬發步槍子彈、25萬顆手榴彈和180箱牛肉罐頭。

蔣介石生疑

當時曾有一位少將高參聯絡員向蔣介石彙報,說衛立煌有「親共」嫌疑。蔣派人調查,沒找到確切證據。但蔣對人說:「衛會打仗,不懂政治。」

蔣介石對衛立煌不放心。1941年5月,蔣介石將衛立煌調任河南省政府主席,革去上將軍銜,讓其領餉奉養老母。對此,周恩來曾代表中共對衛立煌說:「你是受了我們的累。」

1943年,蔣介石再度啟用衛立煌,在緬甸擔任遠征軍司令,與英美軍隊合作。衛立煌取得了滇緬之戰的勝利,立了大功,深得美國人欣賞,稱他為「百勝將軍」。

抗戰勝利後,蔣介石藉口讓衛立煌考察歐美,解除了他的兵權。1946年11月,衛立煌一行四人,從上海經日本到美國,1947年春,衛立煌從美國去了歐洲。在英國,衛立煌見到了夫人韓權華的表妹弟汪德昭。

汪德昭1933年到法國勤工儉學,是法國著名物理學家、共產黨員保羅•郎之萬的學生。受郎之萬的影響,汪德昭成為中國留法學生中的左派領袖。

衛立煌對汪德昭說:「將來回國,蔣還是要用我的。」汪德昭問:「那你就起義嗎?」「我決心這樣幹!」衛立煌說:「現在感到難辦的就是我的意見,沒法傳到延安方面去。」汪德昭說:「回到巴黎,我可以找到適當的關係,取得聯繫,尋求配合。」

1947年10月,在巴黎的衛立煌收到蔣介石催其回國的急電,令其回去擔任東北「剿總」總司令。這也是美國人對蔣介石的建議,當時國民黨軍在東北屢遭慘敗。

衛知道回國後就要參加內戰,便設法通過汪德昭向中共中央發了一封電報,大意是:「為了盡快結束中國內戰,我願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力求與中共合作;因個人環境關係,希望絕對保守秘密。」

衛立煌很快跟法國的蘇聯大使館聯繫,通過他們與中共接上頭,接受了毛澤東的指令,配合東北野戰軍的行動。

紅色臥底啟動

對於衛立煌回國接受任命的動機,據衛的夫人韓權華披露:「並不是想幫助蔣介石打仗,而是促成蔣介石失敗。」

有史料證實,1948年,衛立煌奉命接替陳誠到瀋陽上任之初,接到過一封絕密電報:「前次在巴黎發出的電報已達到目的地,對方有回信,謂可以利用目前情況相機行事。」

趙榮聲在《回憶衛立煌先生》中的描述也對此事提供了佐證:「1948年初衛立煌得到回電,其內容大意是:『信已轉到目的地,據革命權威人士的意見,將軍應當自己選擇時機並且利用當時情況,做有利於革命的事情。』」

上任不久,衛立煌密電汪德昭回國擔任他的秘書處長,以便和解放軍取得直接聯繫。作為法國科學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法國原子能委員會顧問,汪德昭跑到遍地戰火的東北,去搞自己並不了解的軍事工作,可見汪德昭執行的也不是一般的任務。據趙榮聲記述:「可惜的是,汪德昭多年旅居外國,和中國的共產黨素無來往。返國之後,找不到解放軍這一方面的線索,倒不如以前在巴黎找外國共產黨方便。」

衛立煌一到東北,就按照毛澤東的旨意,把國軍集中到幾個大城市裏,90%的農村一彈不發成了中共的地盤。中共的力量迅速在農村發展起來,國軍被孤立在幾座大城市裏,行動困難,處處挨打。他集中兵力,固守要點。當時各地守軍頻頻告急,蔣介石一再電令其派兵解圍,他卻仍然把主力集中於瀋陽、錦州、長春附近,拒不出戰。同時他加緊網羅舊屬,收攬人心,開展部隊的訓練整頓,修築工事。這些貌似積極的備戰姿態,頗能掩人耳目。

衛立煌常對周圍的人說:「共軍目前的戰法是圍城打援,我們絕不能輕舉妄動,上其圈套,只有蓄聚力量,固守瀋陽,以待時局的變化。」

1948年5月初,蔣介石再次電令衛立煌打通瀋錦線。蔣介石決心將主力撤到錦州,成立機動兵團以隨時準備行動。但衛立煌陽奉陰違使事情不了了之。

蔣介石要衛立煌把部隊撤到南大門錦州外,與關內傅作義軍隊保持聯繫,互相支撐,必要時撤進關內。毛澤東則要求衛立煌把部隊留駐在東北的幾個大城市內,以便東北野戰軍奪取錦州,「關門打狗」,全殲國軍。蔣介石幾次命令衛立煌,衛都拒不執行,由此導致了國軍在東北戰場上的被動局面。

10月9日至15日,東北野戰軍對錦州城發起總攻。8日,國軍廖耀湘9兵團奉命西進解錦州之圍,到達彰武、新立屯。從9日到15日錦州被攻克有六天的時間,美製機械化裝備的部隊從彰武趕到錦州,時間綽綽有餘。但衛立煌藉口「瀋陽只能固守以自保」,而不執行蔣介石的命令;命令部隊停止前進,並暗中下令,供應廖耀湘裝甲兵團的燃料彈藥不准超過一星期,使其無法快速推進。據衛夫人韓權華回憶,當時衛立煌告訴她:「看他盲人瞎馬怎麼走。」15日,東北野戰軍攻克錦州。

戰略預言家陳孝威認為,「東北之失陷,基於錦州之失守,由於瀋陽援兵久而不至。瀋援之不能速達,在於衛立煌之不能即時奉行命令」。衛立煌「貽誤戎機達十三日之久。古今中外,除非作亂造反,否則,斷未見有此種不受節制之將領」。

衛立煌不執行蔣介石的指令,執意將國民黨軍置於林彪的槍口下,並最終導致其全軍覆滅於東北,為中共遼瀋戰役立了大功。遼瀋決戰歷時52天,國軍損失47萬2千餘人,其中包括國軍五大主力的兩個軍。

為保護衛立煌,消除衛立煌「通共」的嫌疑,1948年12月25日,中共公布國民黨43名戰犯,衛立煌被列第13名戰犯。據說,當衛立煌看到自己名列戰犯名單時,長嘆一聲說:「我有救了!」

衛立煌就此躲過「與共匪私通之罪」,被蔣介石軟禁在南京,後取道上海,乘英輪抵香港。

1949年10月3日,中共建政後的第三天,衛立煌從香港發賀電向「毛主席」表示「竭誠擁護」,並問候「朱副主席、周總理」。1955年衛立煌回到大陸後,備受禮遇。

1960年1月,衛立煌因患心臟病和肺炎在北京死去。葬禮由周恩來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