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貴州省興義市法院以妨害民事訴訟罪,把村官趙進才判處拘留15日,罰款3萬元,原因是他辱罵法官黃金龍。

據中央社報道,7月18日,興義市鄭屯鎮絨泥村書記趙進才,因對市法院審理其妻子黃某某為被告的遺產繼承與析產糾紛案一審判決結果不滿,酒後用手機編發短信,辱罵承辦法官鄭屯法庭庭長黃金龍。其短信中有「狗庭長」的字樣。

對此,安徽前檢察官沈良慶對大紀元表示,此問題需要放在中共的專政統治下看待。民眾或者部份品階低的官員在遇到不公平對待時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渠道,在公檢法均是中共鎮壓工具的現況下,民眾採取過激行為發洩怨氣是可以理解的。他表示這種類似的事情,甚至是殺法官的事情也有很多,民眾的怨氣越來越重。

「大陸的不管是刑事、民事案件,尤其是跟政治有關的案子,不是一般的偏重偏輕問題,都是錯誤的冤案。司法成了鎮壓的工具、刀把子。」沈良慶說。

大陸著名人權律師程海表示,趙進才被判處拘留跟罰款,是法院量刑過重。「只罵了一句,按照法律警告、批評教育即可。」程海還表示,像法院這種重判或者冤判的案子在大陸特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