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表現差」、「學術不誠實」,「中國在美八千留學生被退學」。留洋精英國家楝樑,何以思想拙劣?更因「表現差」、「不誠實」而迫令退學!而請槍作弊,剽竊論文,僱人代考,偽造證書等等,早已是一條龍式的集團生意,有價有市!為求一張海外「沙紙」,無所不用其極,難怪沙堆城堡、沙堆廢紙、沙堆國人,一盤散沙般虛弱自怯,放棄內涵實力,難堪衝擊!而自古已有的「科場舞弊」國粹,更昇華海外,丟人「軟實力」,令人嘆服。

越來越佩服南懷瑾先生,明言中國最缺乏的是思想家,而不是甚麼財經金融,科學電腦等專才。沒有高瞻遠矚的思想,改革開放,只能停留於晚清「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草創階段。金錢財富,當然可買任何硬件,但軟件執行,卻需遠大眼光知識智慧去開發,而當中最重要的執行人,如沒有崇高的思想及品德,一切硬件如航母戰機等等,往往不是保護國家維持和平的「利器」,反而成為國際動亂窮兵黷武的「兇器」,如此,倒不如瀏覽美女胸器,從來「美比歷史更真實」,何解大家都迷信不實?

「十年樹木 ,百年樹人」,教育對國家至為重要。中國思想盛世,是「幸運」還是「不幸」卻只存在於先秦?諸子百家,思想學說百花齊放。七國咁亂,競逐生存,領導者自然要開放心胸,爭取賢才,而當時大部份人才,主要來自民間自學,更無正式官學指導思想或規範教育,沒有綑綁的制度思想,難怪可出現孔子,老子,莊子,墨子等等超級思想家,可惜自此以後,中國已良才不再,一切已牢牢縳死,一流人才只能遷移海外,掙脫繩索,才可發揮所長。

硬實力容易用金錢堆砌,軟實力又如何?看HBO 權力遊戲有段對白,暴風女王問她的大臣:「你是先父舊臣,瓦里斯大人?」瓦:「是的」女:「後來你效力篡奪者。」瓦:「我必須做出選擇,不是侍奉勞勃或是慘遭斬首。」女:「但你很快變節?」瓦:「勞勃確實勝過令尊,瘋王殘酷無情,是史上罕見的暴君,勞勃並未喪心病狂。」女:「所以你責無旁貸,另立明主?....誰命令你暗殺我?」瓦:「勞勃國王。」女:「誰買兇行刺?」瓦:「微臣迫於無奈。」女:「毫無忠誠可言,只要君王不合其意,就輔助他人篡位,這是那門子的忠僕?」瓦:「效忠報國之僕,君王無能,臣民不應愚忠,只要雙眼猶存,我就會審視明察,我並非出生於顯赫名門,身份卑微,是任人宰割的祭品,幼年時住在貧民窟,陛下想知道我究竟效忠於誰?既非君王,亦非女王,我效忠於人民,專制暴政荼毒百姓,賢明德政造福人民,你想贏取民心,就要獲得百姓支持,你若要求愚忠,微臣尊重吾王意旨。.....但我選擇追隨你,因我知道你是人民最大的希望。」女:「請向我發誓,一旦你認為我辜負人民,.....你會像今日這般直視我的雙眼,告訴我。」

先秦時期,君臣仍有類似的對話,各個思想家都試圖為人民福祉作出努力,輸出各類思想,改造世界。奈何我們現在都自我麻痺更自我陶醉,既沒有這種領導與臣民,軟硬之間還有甚麼值得宣揚,值得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