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四個季節的輪迴,不禁令人感歎:創世造物之主是多麼神奇,大自然充滿了多少奧妙。四季中人們似乎更愛春季和秋季,然而造物主賦予了四季迥然不同的個性和特質,讓生命在四季中得以生長、繁榮和延續。細思之,夏季之美,同樣令人為之喜悅和讚歎。 應該珍愛夏季,因為生命在夏季成長最旺盛。一次雨後,我和孩子們追逐著蜻蜓蝴蝶嬉戲,一個小男孩對我說:「老師,夏天為甚麼這麼美呀!」我不由莞爾,孩子的一句童語,不是對大自然和生命真心的禮讚嗎?

我答不出孩子的話,只是在心裏無比感恩著造物主的偉大。夏天是這麼的美,這不正是造物主給生命最好的恩賜嗎?

生命在夏季能獲得最完美的成長和蛻變。經過夏季獨有的風、雨、雷、電和暴風驟雨的洗禮,每一個生命都在盡力伸展著腰肢,吮吸著上天降下的甘露作為滋養,接受著雖然疼痛、但卻能讓生命走向飽滿和成熟的錘鍊。經過一個夏天,生命變得強壯、堅忍、枝繁葉茂。更為奇妙的是,夏天還藏著一個最大的秘密,生命在經過那些洗禮和錘鍊之後,會結出自己豐美而神秘的果實,這不也正是造物主賜給生命的榮耀嗎?

夏天是視覺和聽覺的盛宴。生命的率真和熱情,在夏天最能淋漓盡致的展現,到處充滿著蓬勃盎然的生機。所有的植物,高大的樹木,鮮艷的花朵,一蓬蓬、一束束、一堆堆、一點點,都展示出華美的風貌,顏色紛呈,姿態各異又目不暇接,哪怕是一株空谷裏的幽蘭,也同樣是「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生命的最本質,原沒有榮辱得失,只是用自己或偉岸或微小的身軀,繁榮裝點著自己所在的世界,構成了無量無計、無窮無盡的大千宇宙。

夏季隨處可聞盛大的交響樂。既有管絃樂又有彈撥樂,甚至一整個夏天不絕於耳。白天,知了、鳴蟬、黃鸝、百靈,還有更多一時稱呼不上來名字,這些演奏家的熱情經久不衰,讓夏天的溫度也隨之提升;夜晚,紡織娘、蛐蛐、小蟲等又相繼鼓瑟彈琴,交織成一片裊裊的天籟之音,夏夜微風徐徐而至,濃密的樹影間輕輕搖動著一朵朵白色的葫蘆花兒,皎潔的月光下,那些花朵竟然顯得那麼潔白而嫻雅,讓人感到夏夜又是如此美好靜謐。

生命的絢爛讓人思考夏季的神諭:生命各安其位,各屬其類,無不應時而發,應時而息,無一不在彰顯其遵循創世主的安排,隨天意而動,生命才能永存永恆,永不止息。

我聽不懂鳥語蟲音,但從花朵美麗的盛開中、從鳥蟲不倦的鳴叫中,我真切的感知到:生命之所以如此絢爛,正是他們對造物主最好的回報。

一草一木皆生命,一沙一石皆世界。在這個茫茫世界上,我們甚至找不到兩片相同的樹葉,正如我們無法找到另一個相同的自己,生命就是以自己獨有的方式,展現著造物主的慈悲和智慧,生命也是以自己獨有的方式,表達著對造物主的感恩。

經過一個絢爛的夏季,我想每個人都應該想一想,連一棵小草都知道生命的意義,而我們是否已經懂得,造物主對我們的珍惜;是否能做到,用一顆純淨的心努力成長,努力無私的奉獻自己,拿出自己甜美的果實,來感恩和回報慈悲偉大的創世造物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