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百名粉絲的引頸期待中,7月22日,大陸著名藝人劉曉慶現身香港書展,並首次登上香港書展的講台,以作家身份與讀者見面,分享新書《人生不怕從頭再來》。她說,她更喜歡書的英文名“RISE FROM THE ASHES”。或者,英文的意思更貼切地表達她以及她所經歷的人生起跌。

80年代末期,是風生水起的「劉曉慶時代」。

先後在4部電影中飾演慈禧太后,4次飾演武則天,劉曉慶稱自己已有263歲不止的年齡。從16歲演到82歲,她對自己的承諾是,每一個角色都要做到超越,演16歲要比16歲的人演得還像。她不僅做到了,而且創造了迄今為止無人能超越的成就:6次獲金雞獎和百花獎。她說那時那個獎項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幾百萬的選票,而每一張選票都相當於一個礦山,一所醫院,一間學校。

「我是沒有過潛規則的」

正如劉曉慶所言:「我所扮演的名女人,再加上我自己親身的經歷,其實我覺得我現在自己的人生一點都不比我扮演的那些名女人遜色。而且,在我所扮演的每一個名女人,都是先靠男人上位,然後再自己去書寫自己的歷史。可是我,我是沒有過潛規則的(不成文規定。演藝圈暗指女演員被迫和導演、製片人等陪睡,以得到演出機會)!」

可是,2002年的一天,正當她在自己8千呎辦公室「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時候,卻突遭舉報而懵懂入獄。她說:「秦城監獄是關押大犯要犯的地方,我應該沒這麼大級別吧?」經過了一個非常難熬的歲月,出來後,她反倒平靜地說:「我從來沒有怨恨過舉報我的人,心裏從來沒有不平衡過。因為我覺得國家要普及稅法,一定要我這樣典型的,沒有我也要有別人,所以還是我來吧。因為我上過福布斯雜誌,我知道我是比較合適的。」

由恐懼被槍斃到知道不用死。她對自己說:「我本來生下來就沒有名,沒有錢,我只是到名利場上轉了一圈又回到原處。人生不過再重新來一次。我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

422天秦城監獄生活,她除了每日在狹小的監倉走8千步,就是無論是北風呼號還是大雪紛飛,都堅持每日洗凍水澡(基本無熱水);買來瓊瑤全集、金庸全集、古龍全集,並在監獄學英文……

鎂光燈下恍如隔世

從秦城監獄出來取保候審階段,劉曉慶已經從億萬富姐變成了負債千萬的「負婆」。為了幾分錢的菜她要跟人討價還價。於是,她唯有到橫店影視城跑龍套做臨時演員。

「我作為曾經的大明星,橫店影視城裏的所有影視演員都是我不認識的年輕演員,於是我就去給他們演配角,甚至演老媽子,從少台詞到多台詞,從50塊(人民幣,下同)到150塊,再到300塊錢一天。我就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當我第一天拍戲的時候,我坐在鎂光燈下,我感覺恍若隔世!」說到此,曉慶語帶哽咽,忍不住流下淚來:「我從來沒想到,我還能可以再做演員!因為我以為,我永遠都不可能演戲了……」連台下的聽眾亦忍不住唏噓落淚。

「再第一次演戲,我一個台詞說不出,完全忘記該說甚麼,一個字也說不出。根本想不起來應該怎麼拍戲。」年輕導演喊停後卻私下對人說:「我們得把她換了,她腦子都壞了。」

「過去我是飛揚跋扈,不可一世。(出獄後)江湖中沒人找我演戲,唯一能夠救自己的,就是才華,然後加上自己的努力。」她相信:「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我就要把它演好。」再度從做新人開始,她再一次樹立了口碑,又再一次,憑藉雙手打拼了天下。當檢察院宣判她無罪的時候,她已經靠自己的努力和朋友的幫助,還清了所有債務。

至今她可以坦蕩地說:「如果我個人偷稅,或者我有甚麼潛規則,或者我有甚麼任何的不當收入,我告訴大家,我今天不會站在這裏。是因為我的一切都經得起考驗!因為到今天為止,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的一生俯仰無愧。此心光明。」

再次站在藝術巔峰

2004年,當一切重歸平靜。劉曉慶復出後,開始踏足舞台劇。曾主演舞台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之後,再演《風華絕代》(賽金花)。曉慶說:「我最早開始演話劇的時候,在中國的話劇界,是把我當笑話來看的。」

當許多人想看到年逾六旬的劉曉慶在台上如何步履蹣跚時,她卻讓所有的人瞪大眼睛看見了成功,以及數百場演出創下的奇蹟。「我作為一個笑話出現在舞台上,然後我又作為一個殺進去的黑馬,到今天,我已經獲得了話劇世界所有關於話劇的獎項,我獲得了話劇界終身成就獎,而且我獲得了世界紀錄……」她還成為當時美國總統奧巴馬的頭號VIP嘉賓。

歷經高山低谷,起伏跌宕的人生,劉曉慶卻說:「我沒有怨恨。因為我知道換位思考。其實這個事件(寃獄)儘管給我造成了很多痛苦,但是我覺得它也成就了我。我從一個不可一世的年少輕狂的人到了今天,我失去的是有價的和有限的,我獲得的是無價的和無限的。我可以寬恕一切,可以原諒一切。」

大度 寬恕 感恩

她坦言,雖然在秦城監獄的時候曾經想過很多出來後報復的方式。但是,「今天的我完全可以和當初寫舉報信的,或者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說了不實之詞的人,我完全可以請他們喝茶,在一起談笑風生,笑談往事。我其實感謝他們,如果沒有他們,我也不會有這樣的經歷,也不會這樣鳳凰涅磐、重新變成一個新的人生。」

提到香港,她說:「香港對我有太多的回憶。」從早年沒錢時,在旺角女人街用5元買的一件紅色衫去參加電影《原野》首映禮到後來變成出名「曉慶衫」……。她感念低谷時鄭明明、胡慧中(台灣著名藝人)等好友的相助。

曉慶再次強調:「香港是一個我非常不能忘記的地方。到了今天的我站在這兒,是一個完全沒債務的、我沒有欠過任何一個人的劉曉慶。我個人認為,在這些幫助當中,不能夠因為一些小怨而忘記大恩。」儘管有朋友在後來的生意或合作中有一些事情出現,比如曾借給她20萬的朋友卻令她虧蝕2千萬。「但是我覺得不能夠因為這些小怨忘記他(她)給我的大恩。」◇ 

劉曉慶和鄭明明感情要好,劉曉慶每次來香港的條件是一定要明明姐在才來。(王文君/大紀元)
劉曉慶和鄭明明感情要好,劉曉慶每次來香港的條件是一定要明明姐在才來。(王文君/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