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才延續了十幾年,讓我可以看到孩子們長大,還能見到孫子。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我不可能活在世上。」1964年東京奧運會自由泳銀牌得主Jan Becker如是說。看到Becker,很難將一名運動愛好者、聞名世界的前游泳選手,與東方修煉文化聯繫在一起。但就是這樣一位當年享譽泳界的女士,為了心中的信仰,於2002年法輪大法在大陸遭受嚴重迫害的時候,毅然與另外8名澳洲西方學員到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震驚海內外媒體。

現年73歲,如今已修煉法輪大法19年的Becker說,她知道中共如何在1999年發動對法輪大法鋪天蓋地的迫害,如何在海內外造謠、抹黑法輪大法並收買其它國家的政府。而她,曾經一個病危的生命,在法輪大法給予她第二次生命後,以無以言表的感激和虔誠,與海外法輪大法學員一起反迫害,向周遭的人講述真相,直到今天未曾間斷。

生命垂危 得大法重獲新生

Becker自幼體弱多病,到了中年後,她罹患了一種與肺結核/麻風病相關的呼吸系統疾病,澳洲的頂級醫學專家也束手無策。舉步維艱的Becker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走到了盡頭。

雖然人間的醫生無力回天,但Becker卻受到上天的眷顧。

1998年一位朋友介紹Becker煉法輪功,由於從煉功中感受到巨大的能量,3個月後Becker開始閱讀《轉法輪》,並深受觸動。她決定親身實踐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以此指導自己的生活和言行。自此,Becker的身體也迅速恢復,「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的肢體變得更靈活,尤其是我能感受到我腰部以下的能量通道都被打開了,我的膝蓋能碰到地上。以前我甚至不能膝蓋朝上坐半小時,可是現在我可以雙盤打坐一小時,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體驗。」從那以後,Becker把所有的藥物都扔了,再也沒有去看過醫生。

退休前Becker在一家大型項目工程公司擔任了十幾年的人事經理,「那時我幾乎每天在上班前都去公園煉五套法輪大法功法,同事和老闆都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因此都非常支持我修煉」。

得法後的Becker在工作中會同時站在公司、經理及員工三方角度考慮事情。她也會為了捍衛員工的權利和利益挺身而出。正因如此,Becker深受全公司同事的信任。「通過修煉,我學會如何開拓自己的思維,變得更加善良。當你能真正地以善待人,你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種善,那感覺很激勵人心也很美妙。我的老闆也知道我是盡心為公司服務,他很感謝我。」

奧運名將在天安門的吶喊

就在Becker沉浸在修煉法輪大法、重獲生命的喜悅中,中國傳來了噩耗──中共1999年7月20日開始動用全部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大法,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學員。這使得Becker感到震驚。

於是2002年,Becker決定和其他幾名澳洲學員一同去天安門廣場表達對法輪大法的支持。在沒有向任何人提起的情況下,她悄悄向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她相信自己會平安回來。

Becker和其他8名學員約好2002年3月7日早上10時在天安門廣場會合。Becker回憶說,當時廣場周圍有不少配槍的公安和警衛,當她到達時,其他學員已經拉出橫幅。她邊跑邊拿出一面印有法輪圖形及「真、善、忍」三字的旗子。她加入其他學員並不斷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公安似乎沒有料到會有這麼多西方人在天安門抗議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他們顯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的,Becker和其他人就被警察推上巴士帶走。

在派出所,公安隔離學員並強行搶走他們身上有關法輪大法的東西。Becker被5名警察監控並非法拘禁了30個小時,期間公安不斷問她問題並試圖侮辱她。而Becker也通過回答問題不斷告訴那些警察法輪大法的真相。

3月8日,公安將9名西方學員聚集在一起,警察將他們送到機場遣返回澳洲。Becker於2002年3月9日平安回到澳洲。

無畏中共威脅與恐嚇

回到澳洲後,很快的澳洲廣播公司、澳洲《時代報》、《澳洲人報》、7號電視台、9號電視台、美國之音等多家全世界主流媒體先後報道了Becker的天安門抗議。

Becker為此感到高興,因為她成功地引起人們關注中共對法輪大法學員的迫害,她有更多的機會告訴人們真相。

當公司知道Becker去天安門抗議後,老闆相當讚許她的勇敢,甚至將她的英勇舉動告訴公司的客戶和其他人。Becker說:「在天安門廣場,能夠多次從心中喊出『法輪大法好』是我的榮幸。我知道這是我人生旅程的一部份,我沒有感到一點點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