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2017年上半年再創新高,媒體預測星期三(7月19日)的中美全面經濟對話,貿易話題可能成為雙方爭論焦點,雙方要求進一步開放市場。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日前發佈的貿易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中美順差額同比增長6.5%,且中國的對美順差比例在整體順差額中再次超過60%,比2016年(49%)同期大幅攀升。

《日本經濟新聞》稱:「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重視巨額對華貿易逆差的問題,或許會成為7月19日首次舉行的中美全面經濟會談的火種。」

據悉,本輪經濟會談中方由副總理汪洋帶隊,發改委、商務部、財政部、外交部、工信部及農業部的代表出席。而美方則由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應對。

首次中美會談 貿易讓位給北韓問題

早在4月的首次中美首腦會談中,雙方並未討論貿易順差問題。因為特朗普以中國在北韓的核導問題上與美國合作為交換條件,所以並未強調巨額貿易逆差。據悉,中美雙方有達成修正貿易失衡的「百日計劃」,最早是由中方提出。

此後,特朗普還一度緩和對華貿易的強硬論調,「從激進(對華)政策轉向現實路線」。在總統選舉期間,他發出過「向中國產品徵收45%的關稅」的聲音。

此外,有分析指出,中方此舉是想以「百日計劃」為後盾,躲避美國提出的市場開放和結構改革要求。那麼輾轉到了7月,中美雙方無疑都走到了必須談貿易的地步。

百日計劃驗收 總體乏善可陳

7月16日百日計劃正好滿100天,從已落實的內容看,百日計劃有可圈可點的成果,但是總體成果有限。

中美兩國都不滿意相互之間的市場開放程度。比如事隔14年,美國牛肉重回中國市場。實際上,中國2016年秋季就已經解除美國牛肉進口禁令,只不過一直拖到首腦會談才擺上檯面講。另外,受中國在食品安全方面的限制,中國進口的美國牛肉最多只佔整體的10~15%。

而在金融方面,中國解除美國信用卡公司的網購結算禁令,但金融機構的人士告訴路透社,「中國當地的信用卡公司控制了市場,(美國企業)沒有涉足的空間」。而美國信譽評級公司能否進入中國,目前還不得而知。此外,鋼鐵產能過剩問題也始終處於擱置狀態。

另一方面,北韓並沒有停止核導開發,且在7月初再次試射一枚洲際導彈。媒體普遍認為,特朗普對中國在北韓問題上的行動不滿,預料他可能會轉向在經濟領域向中國施壓,而7月19日的中美對話,貿易逆差最可能成為焦點。

特朗普:必須解決對華貿易問題

在7月初的德國G20峰會上,特朗普與習近平第二次會談,特朗普對習近平表示:對美國來說,中國貿易存在非常非常大的問題。

《紐約時報》引述特朗普上周三(7月12日)與隨機記者在空軍一號上的對話,特朗普說:「必須解決與中國的貿易問題,因為這完全不是互惠的。」

當被問到要如何處理時,他回答:「有人問,你手上有甚麼牌?我說,很簡單——貿易。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這些嚇人的貿易協議,像跟中國之間的這種。那是我們的優勢,我們會修復它。」這種說法可以理解為美國會繼續對中國在貿易問題上施壓,迫使中國做出一定的讓步。「我想放手一試,讓我們看看結果會怎樣」,特朗普說道。

綜合近期特朗普政府的動態,很可能首先提及匯率以及鋼鐵兩大問題。在政權交接團隊負責貨幣政策的經濟學家謝爾頓(Judy Shelton)日前告訴《日本經濟新聞》:「已經準備好將中國指定為匯率操縱國的總統令,只不過特朗普還沒有簽發。」

此外,特朗普當局還在討論新的鋼鐵進口限制。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說,「鋼鐵是個大問題」,不止是中國在傾銷鋼鐵,還有其它國家。他表示,會阻止這種破壞美國鋼鐵行業的情況,「會結束的」。對於美國可能採取何種措施,特朗普表示,限額和關稅,可能兩種方式都會用。

外界預測中美都不會輕易鬆口

而中國的底線會如何?美國戰略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研究副主任甘迺迪(Scott Kenney)分析,中國可能更願意設置長期的(談判)日程,而非改變它監管經濟的方式。

「中國對(貿易)現狀滿意,從現有的中美經濟關係中極大受益,所以它們希望維持(現狀)。」甘迺迪說。他認為中方想避免中美之間出任何大的問題,「(會談)會獲知中國的底線,達到避開潛在貿易戰的目的。」

對於中美之間的關係定位,特朗普的說法或許更具代表性。他告訴隨行記者,自己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建立了非常好的關係,但是不要忘了「他代表的是中國,我代表的是美國。所以情況一直會那樣」。

試想如果特朗普當局真的向中國產品徵收45%的關稅,那麼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降低近3%。而另一方面,中國持有巨額的美國國債,只要中美間稍微顯露要互相制裁的意願或苗頭,都可能會造成世界市場震動。所以中美雙方深諳此道、不會輕易動真格,但談判桌上肯定少不了唇槍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