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中共央行通過中期借貸便利(MLF)向大陸銀行體系注入了3600億元人民幣,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放緩前一段時間以來在金融體系去槓桿所引發的銀行系統動盪的舉動。

據《金融時報》7月14日報道,3600億元這一數額是當日到期的這類貸款1800億元人民幣的兩倍。

九州證券在北京的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央行此舉顯示希望流動性企穩。

瑞銀(UBS)常駐香港的亞洲經濟研究聯席主管汪濤13日也表示:「最近幾個星期出現了放緩貨幣和監管收緊的明顯跡象。」

但是,汪濤認為,最新的寬鬆措施很可能是暫時的。她說:「最近的寬鬆不應被視為監管收緊將要結束,而只是調整步伐,改進協調。」因為去槓桿和金融風險控制仍然是中共的首要任務。

今年4月,習近平表示今年大陸的經濟政策中「金融安全」是重點。

隨後,央行開始收緊市場的流動性,而銀監會對金融界推出了一系列監管措施,並警告各銀行要迴避各種高風險操作和交易結構。要求銀行「自查」,向銀監會報告其之前從事的操作,最早的報告最遲須在6月12日提交,最後一份報告最遲須在7月15日提交。

銀監會的種種舉動在銀行體系內引發衝擊。市場流動性緊張和銀監會指令相結合,引發了債券市場的震盪。

但是財新網在6月份報道說,銀監會已悄悄延長了自查報告的截止日期。與此同時,流動性的重要指標7日回購利率在7月份平均為2.76%,低於6月份的2.93%。

有分析師表示,監管者之前低估了收緊流動性和更嚴格宏觀審慎監管的組合拳的影響。其結果是強力推進的去槓桿努力威脅到了要引發它旨在防範的危機。

據悉,在日前召開的中共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會成立一個金融協調辦公室。彭博報道,該辦公室將設在央行,並由央行行長兼任主任,以加強央行在金融協調地位,發揮央行在宏觀審慎管理中的主導作用。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隨著習近平在各個領域的反腐不斷深入,江派利益集團的白手套不斷被調查,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的反腐目標已經逼近了江澤民、曾慶紅等幾隻終極「大老虎」。這些「大老虎」以及他們手下的爪牙肯定會垂死掙扎,甚至魚死網破,尤其在經濟領域。所以,習近平所說的「金融安全」包含著預防再次發生像2015年那樣的金融政變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