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09維權律師大抓捕兩周年之際,709家屬和代理律師,還有關注他們的團體向大紀元表達了他們在這2年裏的一些感受、對仍被關押的人士的關注,以及對中國結束專制、走向法治的期待。

兩年前的7月9日,中共開始大規模打壓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超過320名維權律師、法律人士被抓捕、關押、綁架或約談,消息震驚海內外,被稱作〝709大抓捕〞事件。時至今日,還有8人仍被關押。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發言人陳潔文向大紀元表示,關注709案兩年來,整體的感受是擔憂。

陳潔文說,這個擔憂是對整個中國往前的發展的。「律師作為公民社會裏頭一個社群,現在打壓的力度,兩年下來我們沒有看見它走向更好,或是更緩。然後整個公民社會發展的空間也在收縮。這是非常一致性的發展。這種發展是中國走向越來越集權的一個國家的一種方向。這是讓人覺得非常擔憂的。」

陳潔文表示最近感受最重的是酷刑的問題。「比如說,以前只是會打人,甚至有時會把人打死,但是,現在他們會用更多的肉眼看不見的酷刑,傷害在精神上、心理方面,這些說明,中共沒有禁止酷刑,只是換了一些他們讓你更難調查的方法。」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告訴大紀元,這兩年來感受到這個過程非常艱辛,他和程海律師一次一次的去要求會見王全璋的時候,當局不給見面,「用他們的強權剝奪我們的辯護權。」

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說,她的丈夫王全璋一直被失蹤,杳無音訊,在這兩年裏,他們控告了300多次,「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在這樣一個不正常的環境之下,最基本的這些人權需要我們自己不斷地堅持去爭取。」

基於其他人被關押,以及王全璋律師處於徹底失蹤的狀態,陳潔文表示將繼續向國際呼籲。

「王全璋律師兩年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唯一的消息就是他被酷刑。江天勇的情況也讓人擔憂,還有吳淦,他的情況非常不明朗。謝陽律師出來了,但是他現在還不在家,他到底在哪呢?還有一些辦過709案的律師,他們現在的律師證在年檢的過程中受到為難,這些事情讓我們感覺事情沒有完結,還是非常擔憂的。」

維權律師葛文秀表示,在這兩年的過程中,他最大的感受是中共破壞法治,「在我接受709家屬的委託之後,作為律師我從來沒有見到過我的當事人,我幾次去天津見他們都沒有見到。」

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姍表示,她最大的感受是,外界的支持給了她克服各種困難與恐懼的力量。

原珊姍說,江天勇、王全璋、吳淦都是無罪的,他們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優秀的男人、最了不起的公民,他們應該盡早被釋放與家人團聚,他們一日不出來我們的呼籲和抗爭就不會停止!「尤其王全璋我們都很關心他的身體情況是否遭到嚴重酷刑,他的安危和健康讓人擔心。」

葛文秀也表達了對王全璋的關切:「最主要的是王全璋生死都不清楚,也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甚麼,我最想說的,我只是疑問,王全璋律師到底是否還活著。」

而作為王全璋的代理律師余文生說,在這兩周年之際,他對王全璋最想說的是:「你的堅持鼓勵了我們,你的堅持讓我們看到了法治的希望,希望你好好活著,希望你現在沒有受傷。」

除此,余文生還表示了對中國走向法治的期待。他說,中國目前體制是中共一黨專制的體制,專制的體制是沒有法治的。「在目前中國的專制體制之下,我認為中國不可能實現法治,我對這個不抱著希望,但是我們會努力促使中國向法治的方向前進。」

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姍表示,中國的普通民眾已經覺醒了,法治的中國、和平民主、人權保障對所有人都很重要,正義的力量會越來越大。「我相信,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的中國一定能夠實現。」